《浪子年华》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小说《浪子年华》主角是罗想李岚岚,小说主要讲述:“我当时就怂了啊,一个急刹车停了,他们也没过来抓我。不过刘敏敏倒是直接下了车,一个老头把刘敏敏护着上了一辆路虎就走了,剩下的路虎却往你们之前杀人的地方去了。”胖哥停了停,继续说道:“我一看没人管我,当然是继续开车送你们往翡翠园这边来啊。”“不过你干爷住的那地方是真的好,山清水秀,私人池塘,还有游泳池,”胖哥一脸兴奋,然后又变得一脸淫荡的说道:“就是没有女佣,我看电影里面有钱人家里的女佣个顶个漂亮,而且主人说要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浪子年华》精彩试读:
我知道胖哥说这些话是想逗我笑,没好气的说道:“你他妈的看的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电影,对了,阿秀和他妹妹在不在这里。”胖哥点点头,说道:“他们和我住在一个大客房的套间里,洛洛倒是很讨你干爷喜欢的,都恨不得叫孙女了。只是阿秀吗……”
 
“你他妈能不能别这样说话说一半,老子真的要被你气死了,”我伸手假意要打在胖哥的头上,胖哥赶紧往后一躲说道:“别呀,我活跃一下气氛,阿秀从来的那天气就和你家管家两个人天天呆在后面的院子过手,每一次都是阿秀被打趴下在地上。”
 
我晃了晃脑袋,说道:“我昏了多久了?”
 
胖哥也不和我贫了,对我说道:“今天是第三天吧,你等着,我去叫医生,顺便告诉干爷和你岚岚你醒了。”
 
我点点头,靠在床上闭上了眼睛,不出意外刘敏敏应该是打电话通知的她管家杨叔,杨叔在半路上就把刘敏敏给接走了。杨叔带来的人有一部分往我们出事的地方去了,估计是在帮我们料理现场。
 
虽然不知道刘敏敏父亲到底是干嘛的,只要知道她大伯是市委书记就好了。可是无论事情善后处理的多好,我在平台上的事情,和孙耀强行带着两个女人上车都是被人看见的。反正这件事和我脱不了关系。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岚岚从门口快步跑了进来。岚岚两只眼睛红红的,抱着我把头埋在我怀里,我搂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说道:”我又没事,不用急啊。“
 
岚岚声音里带着哭腔说道:“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拉住敏敏那天晚上没有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然后抹了抹眼睛说道:“我看你身上流了好多好多血,吓死我了。”
 
“哼,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阿秀的妹妹洛洛正扶着拄着象牙手杖的干爷正站在门口,胖哥跟着在干爷背后对我眨着眼睛。
 
岚岚从我怀里抬起头站在一边让开了位置,我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干爷走过来按住我说道:“伤口还没怎么好,先好好躺着。”
 
“你这小子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干爷叹了口气说道,一边的岚岚听了这话半蹲着在干爷面前急的都要哭了出来,“干爷,都是我不好,不怪罗想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起来,起来,你这像什么话,还好这是在自己家里。”干爷把岚岚从地上拉了起来,岚岚还在小声的哽咽着。干爷看了看身边,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和罗想说会话。”
 
“哦哦哦,”胖哥急忙点头,洛洛跟着拉了岚岚走出了门外,顺手还带上了门。干爷放下了手杖,坐在了我的床边说道:“比起王留,我觉得你和我年轻时候更像一点。”
 
我没有说话,干爷看了我一眼,然后回想道:“我年轻时天不怕地不怕,那个时候社会乱啊。我抢地盘,挣名头,亲自动手处理掉的人也有二十几个,那时候警察根本不管事,你只要塞钱封口就行了。”
 
“其实我也不想惹事的,我闲麻烦,我本来只想好好的做自己的生意,带着一帮兄弟有点吃喝就行。可是啊,总是有那么一些人,眼红你,妒忌你,上门来故意找你的麻烦。那我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带着兄弟一路杀过去,杀到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然后就太平了。”
经典小说浪子年华全文目录阅读
我看着坐在我面前抬起头的干爷,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候豪气冲天的样子。“地盘有了,内部的一些事情就来了,老兄弟不服气我啊。大家一起打下来的地盘,凭什么你当老大?我那个时候讲义气,就把河东那一片给分了出来。”
 
说道这里,干爷顿了一下,看着我说道:”河东那边,后来一直是孙力的地盘了。“
 
“人是不是你杀的?”我一抬头,看见干爷笑着看着我。急忙摇头,“孙耀不是我杀的,我只是杀了他一个手下。孙耀是被一个叫秦玖的女人用枪杀的。“
 
干爷从床边站了起来,拿着手杖在地板上顿了顿,说道:“现在不是你杀的,也变成你杀的了。”然后转过身说道:“关于秦玖,你醒了我告诉了你大哥,他晚上会回来吃饭,到时候会跟你说的。”
 
什么意思?秦玖和王留又怎么了,难不成他们两个有一腿?我想着穿着一身旗袍,头发挽起来盘在头上的秦玖和一身西装带着金丝框眼镜的干哥站在一起的模样。好吧,天作之合。
 
干爷出门之后,岚岚和胖哥跟着进来了,洛洛应该是送干爷出去了,看得出来干爷很喜欢这个小姑娘。毕竟自己也到了抱孙子的年纪,大哥却没有这个意思,现在洛洛来了,可以当个小孙女看待。
 
“事情后来怎么样了?”我坐在床上,岚岚拿来一个食盒,从里面拿出了煲了很久的汤,还有一小盒饺子。
 
“后来?反正新闻也没上,新闻是少数人想给多数人看的东西。按理说,”胖哥摸着下巴沉吟道:“像那晚在西山死了三个,加上那几台百万多的车,可以搞一个大新闻了,但是在新闻上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而已。”
 
我喝了口汤想到”这件事怕是刘敏敏家里在背后运作,只有政府才能这么简单的操作新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