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爱难言》以秦深陶知乐为主角的一篇好看的爱情小说,小说情节非常火热。《深爱难言》小说简介:想着昔日的回忆,秦深不自觉的将脚踏在了半空中,低头往下一看,是一望无际的深渊。记得曾经是谁说过,喜欢这种从高处俯瞰的感觉。好像众生皆在脚下,一个人的君临天下,坐拥江山。
 
《深爱难言》精彩试读:
那时候秦深还嘲笑过她,觉得她幼稚,想象力丰富。
 
但是现在,他只觉得心痛。
 
如果能重来一次,他发誓一定会满足陶知乐所有的愿望,她的每一句话,他都会尽力为他达成。
 
但是这几年的等待和寻找,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再也没有办法,在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她的人间里徘徊。
 
也许,是时候去另一个世界找她了。
 
秦深探了探头,感受了一下腾空的感觉。
 
就在他扶着窗台,想要一跃而下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秦总,你这是要干什么?”严子谦慢悠悠的走了进来,慵懒的靠在门槛上,一双桃花眼调侃似的看着眼前的人。
 
他才刚刚做完一台手术就赶了过来,没想到一进门就看到这样的情形。
 
秦深,他刚才是准备轻生吗?
 
“你……是严子谦?”秦深只觉得眼前这个人很面熟,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一下子想起来这个人就是当初陶知乐的主治医生。
 
“我还以为秦总贵人多忘事,早把我忘记了呢!”严子谦笑着说了一声,慢慢的走了进来,“你刚才在干什么呢?半个身子都要伸到窗户外面去了。”
 
秦深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试图掩饰刚才的尴尬,“只是想看清楚脚下的风景而已。”
 
他转过身子,从阳台上下来,走到办公桌旁边,给严子谦倒了一杯茶。
 
“还是……你更想抽烟?”秦深见他并没有要动那杯茶的意思,便从桌子上拿起一包雪茄,递给他一根,自己低头在抽屉里找起打火机来。
 
严子谦摇了摇头,示意不用,“我记得以前你好像不抽烟的,怎么现在开始抽了?”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皱了皱眉,语气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试探,“还抽得挺多的,一天至少一包吧?”
 
陶知乐死去之后,他也不是一成不变。
 
他为人更加冷漠,不讲人情。
 
不管是做生意还是待人接物上,他都习惯了单刀直入,从来不喜欢跟人周旋,多说一些废话。
 
严子谦早就料到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并不介意的耸了耸肩,好脾气的笑了一下,“我关心你抽不抽烟,可不是来巴结讨好你的。”
 
“我只是担心,你抽那么多烟,到时候把身体抽坏了,就没有办法进行器官移植了。”
 
他话说完之后,空气里陷入了长久的寂静。
 
直到秦深抽完一支烟,他才觉得有些好笑的开口,“你今天来,是想劝我捐献器官?”
 
严子谦诚实的点了点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好像对这些事情并不怎么在意。
 
或者说,并不排斥。
 
秦深把椅子转过去,背对着他,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只是此时多了一丝沙哑,“我早就已经签订好器官捐献的协议,死后。身上所有有用的器官都会被用于医学用途。”
 
他说完,不过严子谦震惊的眼神,转过身子,朝门口挑了挑下巴,“慢走不送。”
 
严子谦还没有从他刚刚的话中缓过神来,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见秦深已经起身打算离开,他连忙跟着走过去,在门口拦住他。
《深爱难言》小说全文-秦深陶知乐全章节阅读
“我想你是误会了。”严子谦的声音有些急切,“我不是代表医院来的,我是代表个人来的。”
 
“我的孩子有先天性疾病,需要紧急肾源,你刚好匹配得上……”
 
……
 
车子一路开到医院,在住院楼停了下来。
 
直到走到一间病房门口,秦深还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答应严子谦这个无礼的要求。
 
直到看见病床上躺着的那个虚弱的小孩时,他才突然好像明白了答案一样。
 
那个小孩子,看上去不过才五六岁,身上却插满了管子,小小的脸上还罩着一个巨大的氧气罩,看上去十分不和谐。
 
这样的场景,别说是小孩了,就像是他这样的成年人,都会觉得有些可怜。
 
不能跑不能跳,不能跟其他的伙伴一起玩呢,只能够这样安静的躺在床上,接受着命运的审判,每分每秒都在和死亡做斗争。
 
“他很勇敢。”秦深低低的说了一句。
 
他的眼神,在看到那个小孩子的那一瞬间,立马变得柔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