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吻默爱情缠左右》主角:裴屿森江晚;讲述了:前男友劈腿,江晚当着媒体的面只用一句爱过概括所有,转身就开始了撩男计划。这个男人,不仅是林城最尊贵最富有的男人,还是所有女人的梦。而撩他的路也注定困难重重。第一次见面,她跨坐在裴先生的双腿上,极尽所能的撩拨他,“裴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只是撩人反被撩,“梦里,大家都说我是酒后少女的梦!”后来,她被撩得双腿发软时,他覆在耳边轻轻低语,“你是我的女人,以后解决所有问题只需要三个字:裴屿森!”作者白桃写的现代言情作品以吻默爱情缠左右全文免费阅读与以吻默爱情缠左右。
《以吻默爱情缠左右》精彩试读
以吻默爱情缠左右(裴屿森江晚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这张小嘴,还真是得理不饶人。”
 
下一秒,他的嘴唇便重重地覆了下来,江晚一颤,几乎是立刻用双手推拒,却推不开半分。
 
他的动作随着她的抗拒,越发凶狠起来,她颤抖得更加厉害,粉拳在他的胸膛上不停地捶打,可这对裴屿森来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裴屿森,嗯你流氓浑蛋,你是个大浑蛋。”
 
这一刻,饶是她教养再好,也忍不住骂了出来,她觉得她真的快被这个男人的喜怒无常弄疯了。
 
男人嘴角一勾,将吻加重,仿佛要将自己的气息,全部融入她的口腔之中。
 
大手向下移,扣住她的臀,一个用力,让她整个人离了地。她吓得瞪大了眼睛,一双纤细美腿就那么环上他劲瘦的腰身,姿势充满战栗的暧昧。
 
过了很久,他才停止了这个吻,整个人重重地压着她,头埋在她的发间,轻轻地嗅着上面的清香。
 
“记住,女人通透可以,但不能假装聪明,尤其是在予儿的事情上,知道吗,裴太太?”
 
他的意思是说,她想多了,完全可以不用防着裴予?到底爱到了什么程度,才会认为裴予是温室花朵,经不了一点风雨?还是,裴予的演技比她还要略胜一筹。不然为什么他所有的朋友都帮着裴予,还有他
 
“嗯!”她低头,从他的怀里钻出去,“但愿是我自作聪明。”
 
“你这个样子,是打算继续和我别扭下去,吵下去?”
 
裴屿森伸手拽过她,还是居高临下的样子:“予儿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江晚,你在害怕什么?我既然娶了你,就不会再对她有任何除了兄妹之外的想法。”
 
他叹息了一声,似乎有些无奈:“要我向你保证一下吗?还是你需要我给你什么东西,来加固这几句话的效果?”
 
她伸手拨开男人放在她肩上的大手,低低地笑出了声来:“裴屿森,告诉我,是不是我江晚在你眼里就适合玩这种低级的烂把戏,永远上不了台面?”
 
“或许吧,不都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吗?这话以前没觉得,现在听来觉得好有道理。”
 
休息间的气氛已经降至冰点,冻得人瑟瑟发抖。
 
她仰头,明明是想逼退眼里的泪水,却终究抵挡不住此刻那汹涌的泪意。
 
裴屿森朝她走过来,她往后躲,却被他轻易地困在了一双铁臂之间:“好了,别生气了,大不了以后有聚会的时候,不让予儿参加,好吗?”
 
她生气的根本就不是这个,而是他完全的不信任。夫妻之间的相处,如果没有信任做支撑,怎么可能会和睦?这样下去久了这段婚姻,只会变成困住两人的围城,也会让彼此千疮百孔,痛苦不堪。
 
“裴屿森,别忘了,你们是家人,想碰个面轻而易举。”
 
江晚仰脸看着他,没有什么特别情绪,很清淡如风的样子:“还有,你们不碰面,也不代表这个问题就会解决,它依然是横亘在我们中间的倒刺,拔出去太痛,插进去又太难。”
 
裴屿森的手拂过她脸颊上的黑发,动作很轻,像是怕吓到她一样:“所以裴太太的意思是我和予儿连兄妹都不能做了?”
 
江晚将头搁在男人的胸膛前,一双手揪着他的衬衫:“裴先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继续和裴予在一起。”
 
“如果你觉得让她成为小三受委屈了,我们可以把结婚证变成离婚证,对外,我会演好裴太太这个身份;对内,我会做好隐形人,你看这样,可以吗?”
 
她说得小心翼翼,不时地抬眸看他,这个样子,无辜得让人心疼。
 
他捏住她的下巴,英俊的面容上多了几分不知名的情绪,类似于愤怒。
 
“江晚,我是在跟你玩过家家的游戏吗?亏你想得出来。”说完,他就推开她,开始换衣服。
 
江晚走到他身侧,着急地说道:“裴屿森,这样是最好的选择,对我、对你、对裴予,都是最好的选择,你考虑一下。”
 
男人伸手解着身上的衬衫纽扣,抽空瞥了她一眼,像是在看怪物一样:“你的脑子都装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江晚在他脱下衬衫的那一刻,赶紧偏过身子,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
 
“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都是为了你着想。”
以吻默爱情缠左右(裴屿森江晚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裴屿森紧接着又解开皮带,脱掉西裤:“听说你在学生时代学习很好?永远的班长?永远的第一名?”
 
江晚微微蹙眉,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提起这些,这似乎跟他们现在说的话题没有什么关联。
 
“嗯!”
 
裴屿森淡淡地笑出声,语调舒缓慵懒:“我还听说,智商高的人,一般情商都很低。”
 
江晚听后一恼,他这是在变相地说她的情商低?
 
“你”
 
她转过身,却看见他正在脱内裤,吓得她又赶紧转了过来:“裴先生不也是毕业于国外尖端名牌大学的金融系吗,从小到大的履历表堪称完美,这么说来,咱们彼此彼此啊。”
 
裴屿森将脱掉的衣服裤子扔到她的身上,语气很自然随意:“叠上,回家手洗。”
 
是不是这一刻的灯光太过明亮,才会让她觉得,他话里透着宠溺,就像是经年累月积下来的默契。
 
“裴先生富可敌国,怎么在乎起这两件不要的衣服了?”
 
她觉得他就是故意的,故意来找她麻烦。
 
“嗯,因为是你弄脏的!”他也没掩饰,说得理直气壮。
 
江晚狠狠地咬唇,默默地将衣服叠起来,放在刚刚装衣服的纸袋里。
 
忍耐这种事情,刚好是她的强项。
 
裴屿森已经换好了衣服,千篇一律的白衬衫配黑西裤,被他演绎得几近完美。
 
不知怎么,她的脑海里突然蹦出四个字:衣冠禽兽。
 
“愣着干什么?不是想早点走吗?”
 
男人看着她,似乎很不满意她的走神:“还是你想在这里和我单独待着?”
 
江晚低着头,赶紧从他身边走过去,却被他伸手拉了回来:“后面的裙带开了,都走光了。”
 
裴屿森给她挑的这条裙子,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繁复,尤其后面的绑带,系不好很容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