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人公是林希洄方哲的小说是《妖妇又绿江南岸》,它的作者是白沉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方夏侦探社收到快递公司发过来的一批器材。希洄本来已经离开,得知方哲收到器材,又折返回来。希洄解释说,这是她以前做侦探社的朋友不用的二手货,让方哲看看哪些合用就留下。方夏侦探社以前人员最多的时候,有六个...

妖妇又绿江南岸

《妖妇又绿江南岸》 绿江南侦探社 免费试读

方夏侦探社收到快递公司发过来的一批器材。希洄本来已经离开,得知方哲收到器材,又折返回来。

希洄解释说,这是她以前做侦探社的朋友不用的二手货,让方哲看看哪些合用就留下。

方夏侦探社以前人员最多的时候,有六个人,结果经营两年后,虽然单子多了,可是人手却越来越少。走掉的侦探都觉得太累,又不敢随便跟人提起自己的职业,都从这个非主流行业转到主流行业里去了。器材好多因为用不上,都闲置了。

这次希洄朋友送来的器材也不少,猛一看,跟之前损失的器材数量也差不多,幸亏还能挑拣一番,不用再留那么多闲置的东西。结果方哲打开器材包裹后,当时就傻了眼。

这……这些器材居然都和他以前那些器材是一模一样的牌子,一模一样的颜色、款式。他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这么巧?

唯一不同的是,这些器材看着都是崭新的,并不像二手货。如果这些器材的磨损也都和他以前的器材一样,那他真的要怀疑这就是自己之前那批货了。

方哲看来看去,对这些器材都很满意。

希洄看他满意,便对着满地刚开封的大包小包,提出了两个要求:“这些都留下吧,就按照你之前那笔器材折旧后的费用来算好了,就当做我的投资。”她把这些器材修整成原样也要花很多精力的好不好?她的妖法可不是白白施展的,算起来方哲也不亏————虽然方哲的侦探社本来就是被她砸掉的。哎,以后还是不要随便动用妖法的好,希洄第N次下决定。不然也太没有做人的感觉了。

方哲刚刚因为不明原因得罪了林大美人,这下当然没二话:“好!”算起来其实他是赚了吧?毕竟他的器材都是用过的二手货了,这批货明显还是新的,怎么会是希洄朋友用过的二手货?那他朋友平时对这些器材还真是保养十分得当啊!闲置一部分就闲置一部分好了,等人手够了,单子多了,这些东西就都能用上了。

希洄又提出第二个要求:“既然我是投资人之一了,我要求给侦探社改名字!”

“啊?”方哲有些不懂她的想法了,“怎么突然想起改名字?”

“因为我想改!”

“可是我叫的好好的……”

“那就改一个更好的,反正就是换一下名片的事!地址不变,电话不变,有以前的客户找,或者是有新客户按照以前查到的联系方式找,肯定找得到,又没什么损失。”

“可是……好端端的,为了改个名字还要费劲去工商局换营业执照,你总得告诉我原因吧?”

“原因?原因是我打算关掉茶叶店,专心和你一起搞侦探社。为了补偿我,你得把侦探社改成我茶叶店的名字!”

“?”方哲差点没喷出来。

这么文绉绉的酸啦吧唧的名字,怎么听都不该是一个侦探社的名字,不威风,不神秘,没气场,不稳重。这几样总得占一样才行吧?

希洄点头:“对,就叫————!”

不知怎地,方哲心头忽然想起那场奇怪的梦,梦里那个一身白衣襕衫的书生在晨曦的薄雾间吟诗。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梦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而且梦有一种特别明显的特质————梦境中的事情很容易遗忘。但那个梦,他却一直记得清清楚楚。而且,他似乎能连襕衫上的每一道褶皱,树梢上的每一片树叶都看的清清楚楚,并且直到现在都还能记起。

那场景似乎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希洄看方哲发呆,很不客气的在他肩头推了一把:“你在想什么?到底行不行?”

方哲回过神来:“太麻烦了吧?而且这个名字太……文艺了吧?我总觉得不合适!”其实他想说,这个名字只适合做茶叶店的名字,如果用在其他地方也太老土了。用文艺来形容这三个字,那简直是对“文艺”的亵渎啊。

希洄双手叉腰,凶巴巴地看着他:“你之前在医院里答应过我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把侦探社名字改了?”

“你说你会答应我一件事!”

这样都行?方哲只好去看秦慧:“如果小秦不觉得跑工商改来改去很麻烦,我没意见。”

秦慧闻言,迈着欢快的小碎步,摆着狗腿的笑容,一溜烟跑到方哲身边,然后转身对着希洄点头哈腰:“只要林小姐高兴,别说改成‘绿江南’,就算改成‘绿帽子’我都没意见。”开玩笑,以为她没眼力劲吗?这种情况下,肯定是巴结老板娘啊!看方哲刚才对林希洄那态度,明显早已对人家姑娘十分上心了。这两人闹意见时,她得坚决的站到林希洄这边———关键时刻一定不能站错队呀!

一旁的小宋和小李也赶紧表态:“方总,我们也没意见!”

希洄对秦慧的表现十分满意:“真听话,回头给你涨工资。”

“谢谢林小姐。”秦慧谢完了希洄,又去看方哲,好言相劝,“经理,您是男人,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就闹别扭呢?”

方哲一听也是。不就是改个名字吗?希洄想改什么就改什么好了,只要不离谱到改成“**侦探社”之类的,那就随她改呗。“好吧”他摆出一副任重而道远的表情看着秦慧,“小秦,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秦慧连忙狗腿的点头,又问:“方总,那你看我的工资涨多少合适呢?”

简直是顺杆爬啊!“哦,这就得问林小姐了”方哲对秦慧一脚将他踢开,另觅新靠山的态度十分不满,存心逗弄她,“你的工资涨多少,就从林小姐的年度分红里扣出来好了。”

希洄只好对秦慧笑笑:“我也不知道涨多少合适,你去和会计商量吗。”她刚对现在的金钱购买力有了个模模糊糊的认识,对于薪资这方面,还不大懂呢。

方哲差点栽倒。有这么给人涨工资的吗?

秦慧也傻了眼,让她自己提出涨多少合适?这这这,虽然在发达国家确实有公司这么干,但是,方哲的管理理念还没有达到这么先进的水平吧?她回希洄一个苦笑:“我们只有**的代理会计,月末帮忙整理下账目,月初报下税。怎么商量?”

“额”希洄想了想,“你自己看着办好了。”

方哲闭了闭眼————他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希洄把自己的钱打水漂,所以只能闭上眼睛了。根据他对秦慧顺杆爬的性子的了解,秦慧绝对能狮子大开口。

还没等秦慧开口,他睁开眼,看着希洄:“你到底是跟钱有多大仇啊?”

秦慧闻言吐了吐舌头,生生将自己就要跳出嘴的数字咽了回去,只是小声嘀咕:“还好意思说人家,你自己不也一样。明明用不着别人一起投资每年分你的钱!”

方哲懒得跟个小姑娘计较,干脆就当听不见好了,反正他又不是大集团的管理层,不需要哪门子的权威,只是看着秦慧:“如果你真的想加工资,最好想出一个合理的数字。如果数目太过分,希洄觉得不合适,干脆不投资了,你就一分钱也涨不了了。”

这话的意思是……方哲也同意给她涨工资?秦慧惊讶的张大嘴,抬头看着方哲。方哲只是平静的看着她:“不只是你的,还有小李和小宋的。你们觉得该涨多少合适,下班之前报给我听。”

小李和小宋闻言大喜:“哥们,你太讲义气了!”

方哲决定给员工涨工资,代价是从“方总”变成了“哥们”!希洄觉得方哲这个老板做的还真悲剧!

方哲对三个下属一直以来的胡乱称呼早已免疫:“你们慢慢商量,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先走一步。”

重要的事?他要开始着手查童惟圣了?希洄立刻紧紧拖住他的手,免得被他甩开:“我也要去!”难怪突然给几个员工涨工资。面对这么难啃又这么危险的骨头人家都还不离不弃,愿意继续留下来工作,方哲再不涨工资简直没天理啊!!!

“不行,我要去办正事,不能带着你。还有,你就算要靠那些器材入股,也要过几个月才开始,这个月不算。”方哲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在没搞定童惟圣的事情之前,他不想把希洄也拖下水!

“你敢不带我去,我就把你帮童话查童惟圣的事捅到童惟圣那里。反正他的娱乐城和滑雪场开在哪里我都知道,就算见不到人,送个信我也是能办到的!”

这家伙不止会耍赖,还很会威胁人。方哲又有掐死她的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