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

金丝雀002宋先生,出差这么久,你有没有想我?

伦敦的冬天是湿冷的,空气里似有若无地浮着冰冷的雨水,冷风袭来,带走仅有的热意。

南北的白色宝马就停在机场的B6号门,她对着镜子细细地补妆,转头就瞥到了正从机场走出来的男人。

男人身高挺拔,穿着一身黑色的正装,系着深灰色的领带,外面搭配着质地柔软的黑色长大衣,他抿着唇,没怎么说话,安静地听着跟在他身后的下属的汇报,在伦敦的雨雾中,男人凌厉深邃的五官柔软了些许。

南北正打算按下喇叭,就发现男人漆黑的眸光已经看了过来了,透过布满了雨雾的挡风玻璃,盯着她。

南北的唇角轻轻扬了扬,她降下车窗,远远地,看到男人薄唇微动,不知道跟身旁的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迈开长腿走了过来。

宋清然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

车门一关,他神情淡淡:“下次别来了。”

南北睫毛一颤,当作没听到,转过身就扑了过去,抱住了宋清然的腰,鼻间是冬天冷冽的气息,夹带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木柔软奶香,这个味道是她送给他的。

南北笑了:“宋先生,出差大半个月,还没换香水啊。”

宋清然垂眸看她,眉目敛着。

南北问:“出差这么久,你有没有想我?”

宋清然面无表情,他随意地扯了下领带,回答得漫不经心又冷情:“想你做什么?”

南北眼睛弯弯,还没说话,他就抓着她的手,稍稍分开了两人,他靠在了椅背上,闭上眼,神情淡漠,透着疲惫和拒绝:“安静点,我睡会。”

南北胸口有一股郁气堵着,她黑眸盯着面前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半晌,笑了笑,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不是么?

应该说,现在的他,比起小时候来,已经温柔多了。

南北还是气不过,他越这样说,她越是想吵闹,她直接直起身子,跨腿就坐在了他的腿上,手臂勾在了他的脖子上。

宋清然眼皮微动,眉间锁着,仍闭眼休憩,倒是没理会她。

南北的手伸进了他的大衣口袋里,摸出了他的手机,握着宋清然的手,解锁了。

南北直接点开微信,置顶的就是她的微信,当然是她自己置顶的,宋清然这个王八蛋,明明点开看了消息,就是几天不回她信息。

南北继续往下滑,看到苏湘的微信时,手指顿住,犹豫了一瞬,还是点开了,心脏瑟缩了下,胸膛起伏着。

苏湘:“清然,你看,我刚完成的画。”说是画,发来的却是一张自拍,苏湘和她的画。

女人化着精致的妆容,笑容灿烂,微微闭着眼,眼皮上缀着闪亮的人鱼姬色眼影,淡粉色的腮红衬得她少女气息浓郁,鼻尖一点微亮的高光,显得楚楚可怜,又透着几分俏皮。

就算南北再不高兴,也不得不承认,苏湘这个妆容化得真好。

再往下,是宋清然的回复,简单又温情,他说:“好看。”

没说是画,还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