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骨赠卿心》主角:江离生墨染;讲述了:墨染触摸着他的脸颊,满足的笑着,“我刚才梦见你不要我了,还好,你还在。”江离生面色踟蹰,好久没有开口。“有一件事情,本来打算天亮以后告诉你的。”墨染脸上笑意僵住,听着他继续往下说,“越国送来了和书,他们愿意退兵,但前提是把你送过去。”
 
《画骨赠卿心》精彩试读
翌日。
 
关押俘虏的帐营中只剩下残肢断骸,猩红的血浸入地里,将泥土染了色。
 
墨染蹲坐在角落,听着进来的人一个个尖叫着逃开,这样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
 
几日时间,没人敢再来这里,看守的士兵都逃了,以往日复一日来这里接她出去做箭靶的人也不见踪影。
 
她茫然,不知所措,像是曾经在姜国皇宫中的处境。
 
人人畏她、怕她,她不知该怎么做。
画骨赠卿心
“你做的好事?”沉闷的脚步落在门前,隐隐低笑传来。
 
“阿离,阿离……是你来了?”
 
她的从腐烂的尸体上爬过去,跪在她面前,伸出去的手抓不到他的衣角,微微颤栗着,“你是不是来带我离开这里的?”
 
“恩……”
 
江离生低低应了一声。
 
墨染微微一怔,又往前爬了两步,空落的手抱住了他的双腿,“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
 
她怕他突然反悔,又不肯要自己。
 
“走吧。”江离生口气颇淡。
 
他走了几步不见身后动静,才回转过身,皱眉凝视着她,“你的腿怎么了?”
 
她跪在地上,迎着他的方向抬头。
 
“我的腿被打折了。”她说话很轻。
 
江离生眼底蓄满了狠戾的神情,从满地的撕碎的尸体上扫过,将她抱了起来,往主营走去。
 
墨染把脸捂在他的怀里,一口一口吮吸着他身上的味道。
 
她又哭又笑,失而复得的心情让她欣喜若狂,“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
 
江离生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他把她放在床榻上,刚起身,手腕被她牢牢抓住。
 
“我让人替你梳洗。”
 
“不。”墨染摇头,“你别走,我不梳洗。”
 
他忽然又对她这么好,她担心自己放开了他,他再回来的时候又变了心。
画骨赠卿心
“听话。”江离生轻声呢喃,还是劝说不了她,只能任由她拽着一只手,从中间隔着帘子,让宫女替她沐浴。
 
“阿离,这场战争什么时候能结束?”墨染痴恋的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
 
“很快了。”
 
“等战争结束,你带我去君悦山好不好?山上的枫叶该红了,一定很好看。”
 
“好。”
 
墨染微微捏紧了他的手,闭上眼,想象着山间微凉的风和漫山遍野的枫叶,红霞从她的指间穿过,映在他的瞳眸间,是世间最斑斓晶莹的琥珀。
 
沐浴更衣后,江离生让御医替她包扎好伤口,已经是黄昏。
 
她想出去走走,他抱着她,坐在漫天黄沙中,直到夜沉大漠才将她带回去休息。
 
墨染抱着他的手入睡,她梦见他弃他而去,蓦然从梦中惊醒。
 
“阿离……阿离!”没人回应,墨染扶着床边的柜子单脚站起来,伸手在空中寻找。刚松开手,重重跌在了地上。
 
她抠着地上的土想站起来,拼命喊着他的名字。
 
“怎么了?”江离生匆忙从外面跑进来,把她抱起,小心安放在床榻上,“我在这里,刚才出去有些事情。”
 
《画骨赠卿心》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可以阅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