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皇甫瑄叶轻衣的小说叫《青楼妙女抹复挑》,它的作者是木九言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花月站了起来,月霜四个也站了起来,“哟,姐姐回来了,妹妹替姐姐教育一下下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么?”叶轻衣转身看去,竟然是叶红绫,正一脸不屑的看着自己,那模样不,说不说的满足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满足。“是么?我揽翠阁的人什么时候轮的上别房的人来管了?妹妹,你这可是越了规矩了?怎么芸姨娘没有教你么?看来还真的是需要爹来管教管教来。”
 
《青楼妙女抹复挑》精彩试读
自己之前应该是见过治疗寒毒的那方子,只是有些部分要自己回想一下,目前能做的,也就是推拿之法,但是长久下来也不是什么好法子。自己只能赶紧想出方子,好还了那人的人情。欠别人的人情,叶轻衣可是不想的。
 
对了,自己可以先炼制药丸,那药丸可以缓解寒毒带来的疼痛,这样就给自己多增加了点时间。虽说那驱除寒毒之法有是有,自己依稀记得,那方法有些霸道,只怕那奕王爷能不能撑的住。
 
算了,撑不撑的住也不是自己能想的事儿,就算是死了也不干自己的事儿,自己只不过是不愿意欠人人情罢了。还了人情,叶轻衣是叶轻衣,奕王爷是奕王爷,老死不相往来,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不过当下还有最要紧的一件事,那就是想办法除了芸姨娘,就算不拿了她的性命,也要收回她管家的权利。只要那芸姨娘掌家一天,自己就会有更多的事儿,还有那个叶红绫。惹了本小姐,你们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叶轻衣心中开始盘算,如何让叶左侯收了那芸姨娘手中的权利,心中盘算着,想到了叶红绫和瑄王爷,心中顿是生出一计。
 
你叶红绫不是想成为瑄王妃么?那本小姐就帮你一把,帮你成为你心心念念的瑄王妃,到时候,本小姐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还是如此模样。
 
叶轻衣心中的算计谁也不知道,叶红绫屋中,不知道怎么的,叶红绫竟然打了个冷颤,这一看窗子也没有开着,莫不是谁在背后说自己坏话了,也就没放在心上。
 
绮香阁中,瑄王正在自己常驻的厢房之中,那日的两个妓子早就不在这儿了,瑄王身边倒是环路两个新来的姑娘,长得也是标志。
 
“王爷,您多喝点儿啊,蝶玉喂您,您可不能不喝啊。”
 
名为蝶玉的姑娘,整环着皇甫瑄的脖子,娇滴滴的说着,身上的骨头似是软了一般,整个身子都偎到了皇甫瑄的身上。胸前圆润的亮点,来回的蹭着皇甫的胸膛。
 
“好好好,本王喝,玉儿的酒本王怎么会拒绝。”皇甫瑄笑的正开心,张开嘴,将蝶玉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蝶玉的酒都喝了,王爷可不能不喝念儿的,不然,念儿可是不开心了。”
青楼妙女抹复挑皇甫瑄叶轻衣小说免费全集阅读
另一个名为念儿的姑娘,佯装着生气一般,看着皇甫瑄,语气相比蝶玉过之而无不及。见美人儿生气了,皇甫瑄怎么能忍心,一口喝掉了念儿手中的酒。“念儿可莫要生气,生气可会老的快。”
 
“王爷讨厌,就知道打趣人家,”
 
不说别的,这念儿倒也是绝色,一颦一笑之间尽是诱惑,看的皇甫瑄心中痒痒的,一把抱过念儿,吧唧一下亲了上去。
 
“打趣?本王可不会打趣,本王可是会打人,”
 
“讨厌王爷最坏了。”
 
不多时,皇甫瑄的屋中就传来了嗯嗯啊啊的声响,叶轻衣在隔壁的厢房,听着皇甫瑄那的声响,冷笑着。“果然是种马,这叶轻衣真是没脑子,竟然会想嫁给这样的人。叶红绫叶不过如此,以为有个王妃的头衔就可以了?还真是天真。”
 
也不怪叶轻衣这样想,如今的时代,依旧是男人三妻四妾,女人要守妇道。就算是成了王妃又能怎么样,没脑子的人,早晚还是会被其他的姬妾弄死。
 
过了不多时,隔壁的声响就没了。叶轻衣忍不住在心中嘲笑:“种马就是种马,纵欲过度了,时间这么短,两盏茶时间都不到,那两个姑娘装的如此模样,也是心累吧。”
 
皇甫瑄完全没有想到,叶轻衣就在自己隔壁的厢房里。一场云雨之后,皇甫瑄满足的躺在床上,一只手搂着一个,脸上满是纵欲后的餍足。
 
“王爷,人家可是听说您的王妃前几天刚刚闹过了这绮香阁,您说她会不会再来闹我们姐妹两个。”
 
念儿乖巧的窝在皇甫瑄的怀中,但是眼中满是算计的光芒,和蝶玉对视着,蝶玉自是懂她的意思,也在旁边附和着:“就是啊,王爷在还好些,若是王爷不在,我们俩个可,,,”
 
蝶玉也是会拿捏人的心思,话就说了一半,等着让皇甫瑄来接。
 
皇甫瑄一听,原本还有笑意的脸,登时变了样,“哼,不过是泼妇一个,改日本王就去找父皇,休了她的王妃之位。”
 
“王爷不要气,人家好歹是大将军的嫡亲女儿,王爷可不能意气用事啊。”念儿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巴不得皇甫瑄赶紧去,这样自己再吹点儿枕边风,没准就能做瑄王的侍妾了,那可比在这青楼中自在多了,只伺候一个就成了,何须用的上喝现在一般。
 
“哼,将军的嫡亲女儿又怎么样?本王不想要,自然有法子不娶她。。待本王处理完手上的事,就来赎了你们二人如何?”“王爷此话当真?莫不是骗人家的吧?”念儿一听心中顿时激动了起来,就等着你说这话呢。但是脸上的表情没有变,期待看着皇甫瑄的脸。
 
“本王说话自是算数,怎么念儿不信那本王说的可就不算了!”皇甫瑄佯装变卦,念儿赶紧偎在皇甫瑄的胸口。
 
“怎么会,王爷一诺千金,念儿自然信你。到时候,念儿肯定会好好的伺候王爷的。”
 
“蝶玉也是。”
 
“好!哈哈哈,,”听的怀中的娇人儿如此,皇甫瑄岂能放过他们,翻身压住二人又是一番云雨。
 
“哼,休了本小姐?本小姐倒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到时候恩小姐倒要看看是谁丢人。”
 
听着皇甫瑄喝两个人的对话,叶轻衣也不气,为这种人气不值当的。叶轻衣心中早就盘算好了,到时候,皇甫瑄不过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感觉出来也有些时候了,叶轻衣整理了下衣衫走了出去。楼下绮香阁的妈妈一见金主下来了,赶紧迎了上去,脸上乐的都要看不见眼睛了。“小,,公子,不知道公子呆的可是舒坦?”
 
“恩,不错,那间房今后我就包了,妈妈可玩不能因为别人给的钱多,就随便被别人占了去。”叶轻衣一身男装,妈妈自然也是知道,这场合,该说的不该说的自己心中都有数。该做的不该做的,自个儿心里都得掂量掂量。
 
“好,那妈妈就给公子挂牌,敢问公子名讳?”
 
“叶青。有劳妈妈了。”说着,叶轻衣从衣袖之间拿出一腚银子,放到妈妈的手里。妈妈自是懂得,手下了银子陪笑道:“好,妈妈记下了。”
 
妈妈看着手里沉甸甸的银子,心中已经乐开了花,这小姐出手真是阔绰随随便便就是一锭银子。拿人钱财替人做事,妈妈也落得钱财,这种好事儿不做的就是傻子。反正到时候除了事儿,也不管自己的责任,到时候责任一推,爱谁谁。
 
叶轻衣不曾想,自己这一趟出来,拢翠阁竟然出了大事,等叶轻衣回道院中一看,花月几个人竟然跪在地上,脸上还是肿的。
 
叶轻衣赶紧上前,“花月,这是怎么回事?”
 
“小姐!”花月太严一看,是自家小姐,眼泪瞬间就落下来了。“你可算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