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江沉沙杨小月的小说叫《沉王》,它的作者是周啸人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是因为杨小月吧。江沉沙也不多说,敬了回去。杨逐又斟满一杯:“少侠,你和那小兄弟为了小月做的事,我都听村长说了,如此恩情,杨某实在不知如何报答啊!”说罢,他端杯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一饮而尽后,他再斟一杯道:“如今,令正也醒了过来,实在是值得庆贺!来!”
 
《沉王》精彩试读
江沉沙忙把她扶了起来:“快起来,他们说你还不宜动气。”
 
“方才我得罪了位小兄弟,还请你转告他,我会去赔罪的。这份救命的恩情,我也一定会报。”那姑娘喘着气,接过药汤。她喝得很艰难,每咽下一口,眉头就拧紧一分。
 
这也难怪,直到昨天,她都还连水都喝不下去。
 
江沉沙静静等着,拿起了那白玉坠子。之前这坠子上满是血污,看不太清楚,现在一看,那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又涌上了心头。
 
这是半块白玉珏,断口虽不规整,但也已经被摩挲得光滑润泽,想必是被贴身戴了很久。
 
“原来没丢……”看见这玉坠,那姑娘的眼眶忽然红了。
 
“原先的绳子应该是被泡烂了,府上的家丁帮你重新穿了一下。”江沉沙把它递了过去,“在下姓江名川,不知姑娘芳名?”
 
那姑娘“啊”了一声,似乎犹豫了起来。半晌过后,她启唇道:“我叫宁误,宁死不屈的宁,误入歧途的误。”
 
宁误,应该不会是真名。江沉沙虽然没有接触过纵横家,但他听说过不少传闻。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这些能窥测天意的奇人们,往往顺势而易主,连主公都不止一位,更何况姓名了。
 
彼此都用假名来招呼吗……江沉沙在心里苦笑一声。
 
“不过,最好还是不要叫这个名字。”宁误咬了咬下唇,“你喊我……小误就行。”
 
“那么,误姑娘,我有些疑问,还请姑娘指点一二。”江沉沙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那白玉坠子,你是从哪得来的?”
 
宁误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江沉沙会这么问:“这是家里人给我的,我从小就戴在身上。”
 
“它是被摔碎过,还是原本就这样?”
 
“一直如此。”宁误眨了眨眼,“少侠,你怎么问起它来?”
 
半块玉珏,也就意味着它原本应是一对……江沉沙猛地一怔:难道我以前见过另一只?若真如此,那么在北雁军中,一定有和这姑娘有关联的人。
 
“少侠?”宁误轻唤了一声,这才让江沉沙回过神来。再抬眼看去时,不知为何,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位陌生的姑娘亲切了不少。
 
“抱歉。”他赔笑一声,重整思绪后再问道,“你为什么会被困在那个地穴里?”
 
宁误的目光里仍含着疑惑。她轻捏着手中的玉坠:“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我有时间。”江沉沙正襟危坐。窗外桂花零落。
沉王江沉沙杨小月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宁误把坠子戴在脖子上:“我是纵横家,这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当时你们闯入地穴,如果不是我施展了纵横之术,毒气一旦遇上火,我们连全尸都留不下来。”
 
有这回事?江沉沙心里一惊。他落地后没多久就被困在了幻象之中,对于宁误说的这些并无印象。
 
“当今天下,懂纵横之术的不过百人,而能看透一载光阴之外的,更是只有寥寥十几人。”宁误缓缓道,“在这十几人之中,只有一位是三秋人。”
 
“三秋人?”江沉沙头一次听说,“是指纵横家的首领吗?”
 
宁误略一沉吟,摇了摇头:“是先皇设立的机密组织。三秋人都是诸子百家的顶尖高手,先皇希望他们能够占破天机、通晓阴阳万物,从而保护大嵬江山,直至千秋万代。”
 
在北境可从未听说过这些事。战场瞬息万变,边关战士们都是活在当下,吃完上顿就开始盼下顿,哪里顾得上千秋万代。
 
江沉沙重整思绪:“这跟地穴有什么关系?”
 
“那位加入三秋人的纵横家,是我的……旧人。”宁误握紧坠子,“为了寻他,我四处打听三秋人的下落,才会找进这座深山。”
 
旧人?莫非就是北雁军中人?江沉沙心里一紧。
 
“然后你误入了地穴?”
 
“不。”宁误的眼中闪过一丝寒意,“我是被一路追杀,迫于无奈,主动躲进去的。”
 
她的眼睛……没有说谎。江沉沙眉心一紧:“为什么会被追杀。”
 
宁误叹了口气,把话锋一转:“先皇驾崩之后的事,你知道多少?”
 
“百家大流放,还有……”江沉沙轻吸一口气,“江府被一夜屠门。”
 
“我们那位新天子的手段,可远不止如此。”说到这,宁误闭上了眼。她飞快地默念了什么,忽然把双眼一睁,金色的光芒在瞳上骤然绽放。
 
纵横术?
 
江沉沙忍不住朝前倾了倾身子。只见一对罗盘在她眼前层层展开,复杂的金线纵横交错,细如毫芒的字符在其间星罗棋布。
 
“唔!”宁误浑身一颤,眼眶里忽然涌出了血。她伏在被子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没事吧!”江沉沙站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慌。”宁误擦了擦眼角的血,面色苍白,“江少侠,对不住,我刚才试了试你。”
 
江沉沙一脸茫然。
 
“有些话,我不敢随意说。”宁误莞尔一笑,汗珠顺着颈脖滑下,“别看我这副模样,我可是很惜命的啊。”
 
难道她用纵横术窥探了我之后的言行?一种微妙的错乱感涌上心头,江沉沙忽然来了兴致:“你想说什么,但说无妨。”
 
“大流放和江府屠门案,都是李濯登基之后的事。”宁误直言不讳,“早在先皇驾崩之前,他就已经做了许多准备,其中有一项,就是追杀三秋人。”
 
江沉沙并不质疑,那一夜江府的惨状浮现在脑海中。对于李濯的残忍手段,他早已恨之入骨,无论那个暴君做出什么,他都不会觉得惊讶。
 
“少侠,”宁误淡淡一笑,“杀气太重了,收一收。”
 
江沉沙回过神:“见笑了……”
 
“能帮我倒杯水吗?”宁误指了指桌上的茶壶。喝过后,她长出一口气:“所谓的追杀,说白了,根本就是一场屠杀。”
 
“连坐,对吗。”江沉沙放下杯子,“只要与三秋人有关的,一律格杀勿论。”
 
宁误点了点头,恨恨道:“我是在问路的时候被盯上的,被辰王教发了红榜。那帮教众做事和疯狗一样,一旦被咬上,根本甩不掉。”
 
“辰王教?”
 
“怎么,去年闹得皇都满城风雨,你竟然不知道?”宁误有些不可置信。
 
江沉沙苦笑一声。除了四年前自己受诏入宫接受封赏外,他这几年就没有从前线上退下来半步,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什么教。
 
“就是一帮狂热的信徒,坚信李濯是辰王转世,到处宣扬他的功绩。”宁误的语气里满是不屑,“当时惹得先皇都震怒了,皇都戒严,杀了好多人。后来这帮人就转到了暗处,耳目还颇多呢。”
 
辰王转世?好大的口气。江沉沙在心里冷笑一声。“辰”乃是天地间第一位王的名讳,他李濯有何能耐,敢自称是辰王转世?
 
宁误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又扬起嘴角添了句:“那帮人还自称看过李濯的裸体,说有辰王印记。我真是好奇得紧,他们看的到底是哪儿?”
 
沉默片刻后,二人相视大笑起来。“来龙去脉,我大概知道了。”江沉沙倒了杯水,一饮而尽,“不过照你所说,那地穴里的阵法也是三秋人设下的?”
 
宁误面露难色:“应该是吧。”
 
能和千岁换命阵这种邪术扯上关系……
 
“你的那位旧人,到底……”江沉沙话刚出口,就自知不妥,赶忙收了声。
 
“我明白你的意思。”宁误提起脖子上的白玉坠,“等找到了他,我一定要好好问清楚,不合我意,便狠狠给他一巴掌。”
 
说着,她想抡起手,无奈气力虚弱,抬不高手臂,只得笑笑作罢。
 
“没想到我会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宁误看着自己瘦如枯枝的手腕,神色有些惨淡。
 
狼狈吗……江沉沙默不作声。在他看来,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了,那千岁换命阵里匍匐着的无数怪物,曾经可都是人。
 
正当此时,他双耳一动,听见屋外传来了脚步声。
 
“江少侠,老爷有请。”是小青的声音,“若方便的话,请姑娘也赏光同去。”
 
现在?江沉沙有些诧异。他开门应了几句,末了,又问道:“杨少爷回来了吗。”
 
小青摇了摇头。
 
还没回……江沉沙隐隐有些担心。杨千钧虽然揽了责,但再怎么说也是为了妹妹的安危,如今杨小月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他却为此挨了一巴掌,心里自然不会好受。
 
不过,之后的事就不归自己管了。
 
“误姑娘,能走动吗?”他回头看去,却见宁误已经站了起来。
 
“恩人之约,我岂有不去的道理。”宁误调整呼吸,蹒跚地迈出脚步。她的腿已经不知有多久没有用过了,没办法立刻走稳。
 
江沉沙要去扶,宁误却摆了摆手:“不能再麻烦你们了。”
 
一踏出房门后,潮湿的苦味就扑面而来,风也更冷了些。抬头看去,云里呈现出沉沉的黑色,若不是那房间里的药味太重,江沉沙应该能更早察觉。
 
大雨将至,就像那天的洛城。
 
“请随我来。”小青做了个“请”的手势,向正厅走去。
 
江沉沙跟在宁误后面,本想在必要的时候帮忙扶一下,却没想到这姑娘一路越走越稳,到后来几乎就与常人无异了。
 
正厅门前种着两棵桂树,满地的碎花随风而走。
 
“老爷,少侠他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