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傅邵铭宋晚的小说叫《傅爱难收》,它的作者是逃离荒芜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傅邵铭的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他和宋晚,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来回的打量着。之前,他们只是猜测宋晚的身份。如今傅邵铭这算是亲口承认了自己同宋晚之间的关系,这所代表的意义也是不同的。“傅总和这位小姐郎才女貌,像极了天造地设的一对。”“傅总还没向我们介绍这位小姐是哪家的千金?”
 
《傅爱难收》精彩试读
宋晚的身体有些僵硬,她几乎能闻到突然靠近的傅邵铭身上传来的特有的气息。往日不堪的回忆浮现在脑海,宋晚的内心有些恐惧。
 
终于,在宋晚快要忍不住的时候,傅邵铭松开了她。
 
“走吧。”说着,傅邵铭示意宋晚跟着自己走出去。
 
车内,宋晚垂眸看着身上的礼服,她还从未穿过这么精致的礼服,像是纯手工制作出来的一样,尺寸亦合适极了。
 
宋晚突然联想到什么,下意识的开口问道:“傅先生,我记得我没和你说过我穿衣服的尺寸啊,这礼服的尺寸怎么那么合适?”
 
几乎在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宋晚就后悔了,顿时脸羞的通红。
 
因为她察觉到傅邵铭那自上而下打量她的目光,她瞬间就明白过来。往日,他们有过身体上的接触。
 
见宋晚明白自己的意思,傅邵铭就没再多说。
 
一路无言,车子最终在一条繁华街道上的酒店面前停下。酒店外面守着一些媒体记者,在认出这是傅邵铭的车后蜂拥而至。
 
只见傅邵铭率先下了车,他转而到另一侧打开车门,贴心的将手放在车门上方,令记者们不禁好奇车内之人的身份。
 
一身酒红色礼服的宋晚在人群中特别的显眼,闪光灯接二连三的亮起。
 
宋晚上前挽住傅邵铭的胳膊,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笑意,瞬间给她整个人增添了许多魅力。这是她在家里练习了好久的成果。
 
“傅总,请问您从来不带女伴参加宴会,现在您身边的这个女伴是谁呢?”
 
“傅总,请问可以透露一下您和这位女士是什么关系吗?”
 
“以后你们就会知道。”傅邵铭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反而是抛出了一个悬念,随即挽着宋晚朝着酒会内走去。
 
又一辆车子停下,苏蕊和苏父从车内下来。
 
恍惚间看见前方一道身影有些熟悉,苏蕊停下了脚步,下一秒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肯定是她看错了,那个贱女人怎么会有资格来参加这个酒会呢?!
 
殊不知,宋晚的出现,将会成为苏蕊一生的噩梦。
 
酒会的场地在酒店顶层的一个会所,傅邵铭带着宋晚乘坐电梯去往酒店的顶层。
 
察觉到身边宋晚的手有些颤抖,傅邵铭不禁握住了她的手,“既然选择了报仇这条路,你就应该变得强大。”
 
“傅先生,我知道,谢谢。”宋晚抬眸看向身侧的傅邵铭,唇角轻勾。这些道理她早就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起明白的通透,即使过程不易,她也会拼尽全力。
 
“你叫我什么?”傅邵铭挑眉,问道。
傅爱难收傅邵铭宋晚小说章节目录全文阅读
“傅先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宋晚那一双明眸中尽是疑惑。
 
“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称呼我为‘傅先生’是不是不太合适?”
 
“傅……傅邵铭?”宋晚试探性的开口,在她看来,这算是两个人之间比较亲近一点的称呼了。
 
“叫我邵铭,既然是演戏,那就要演全套的。”
 
宋晚抬头便对上傅邵铭那一双深邃眼眸,一时之间竟忘了该做什么反应。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打破了两人之间安静的气氛。宋晚也因此从刚刚的恍惚中回过神来。
 
“哦,我知道了,邵……邵铭。”宋晚有些别扭的叫出傅邵铭的名字。
 
直到这时,傅邵铭才满意的点头,“只有这样,戏才会更真一些。否则心引起别人的怀疑,会给你、我带来很大的麻烦。”
 
随后,在傅邵铭的示意下,两个人以一种很是亲密的姿势并行着,一进入酒会,便吸引了在场一些人的视线。
 
傅邵铭他们自然认得,只是他身边带来的那个女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有这个本事能成为傅邵铭的女伴。
 
随着两个人离酒会的会场越来越近,看见傅邵铭和宋晚在一起的人也越来越多,一时之间,众人不禁议论着傅邵铭身边这位女伴的身份。
 
一位身穿黑色西装商人模样的男人走了过来,举起手中的酒杯同傅邵铭打招呼,“傅总,好久不见。”
 
“徐总,别来无恙,最近生意可好?”
 
宋晚站在傅邵铭的身边看着他同生意伙伴客套,暗中打量着周遭的一切。很快,她就发现了苏蕊的身影。
 
只是同朋友嬉笑交谈的苏蕊,因为进入酒会的时间有些晚,因此此时并没有看见宋晚。
 
宋晚觉得苏蕊脸上的笑意刺目极了,她会让苏蕊以后再也笑不出来!
 
渐渐的,围在傅邵铭身边的人越来越多,而宋晚也因此慢慢的被挤出去,离傅邵铭越来越远。
 
被围在人群中的傅邵铭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与众不同的贵族气息,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一样。
 
一直与人客套着,傅邵铭也没有一丝的不耐烦,突然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一样,傅邵铭下意识的在身边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想找的那个人,最后还是在远处发现了宋晚的身影。
 
“我还有事,有时间再聊。”傅邵铭说完以后,便拨开人群走到了宋晚的身边。
 
察觉到身上投过来好几道视线,宋晚不禁抬起头,只见傅邵铭正站在她的面前。“你怎么在这?”
 
“你那里太拥挤了,这里的空气好些。”
 
“拥挤,你也该陪在我身边的,别忘了你今天来的目的。”傅邵铭听宋晚那似是而非的口吻,不禁觉得有趣。
 
“我知道。”宋晚一边说着,一边侧头看向不远处的苏蕊,她盯了苏蕊许久,苏蕊竟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待会就让你看一场好戏。”
 
“傅总的身边可是从来不带女伴,这位是……”这时,一个没有眼力见的商人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与傅邵铭套近乎,发现了他身边的宋晚。
 
“是啊,傅总能将这位小姐带来参加酒会,可见傅总和这位小姐的关系不一般啊。”一旁的人凑过来附和着。
 
“的确是不一般,至于她的身份,当然只有一个。”傅邵铭难得没有忽视那些人的话,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话,并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问题。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于总,这位是赵总。”傅邵铭拉过宋晚的手,让她挽住自己胳膊,一一的向宋晚介绍着在场一些人的身份?
 
“于总好,赵总好,初次见面,还请多多关照。”宋晚勾唇同他们打招呼。
 
原本那几位商人只是因为宋晚和傅邵铭的关系不一般才对她有所关注,如今见她这样应付自如毫不扭捏,不禁对她有些侧目。
 
殊不知,这些勇气是宋晚在家里练习过数次的成果。为了这一天,她等了很久。
 
这时,于总忽然看见宋晚脖颈上戴的那一串项链,还以为自己看晃了眼,下意识的多看了几下。在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以后,不禁惊讶的合不拢嘴巴。
 
“傅总,请问这位小姐身上所戴的项链,是前两天你在拍卖会上花天价拍下来的一串钻石项链吗?”于总的话一出,在场的人的视线全都落在了宋晚脖颈上的那串项链上。
 
“于总眼神尖利的很,那正是那一串项链。”傅邵铭缓缓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声音很是低沉。
 
宋晚见众人的视线都放在项链上面,不禁低头举起项链,可她并没有发现项链有什么不同之处。
 
看出了宋晚的疑惑,于总好心的替她解释,“虽然这串项链的材料是谈钻石,但是这串项链背后的寓意更加的珍贵。这串项链名为‘爱之永恒’,是上个世纪法国的一位王子为他心爱的王妃所专门定制的一串项链。”
 
“当时我也看中了这条项链,只可惜,被傅总以九百万的高价拍走。如今看小姐戴上钻石的样子,我觉得忍痛割爱也值了。”
 
宋晚闻言猛然一惊,她有猜测过这条项链的价值,只是没想到竟然那么贵。
 
她抬眸看向傅邵铭时,正巧撞入他那一双深邃的眼眸,棱角分明的五官线条凌厉,面色无波,就好像送出去的是一条普通的项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