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裴正卿温雪初的小说叫《婚宠妖娆总裁要负责》,它的作者是雪天吃雪糕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裴正卿心里有一团火蹭蹭地往上涨,马上就要喷出来了一般,还真是个不长脑子的女人。而小包子则是不满意地瞪了一眼裴正卿,他有妈妈保护着,怕什么!要不是裴正卿这个名字,满城皆知,他也不会被绑架,就是坐个出租车也能怪罪到妈妈的头上。然而出乎小包子的意料,温雪初低着头给裴正卿道了歉,并且附上一句话。
 
《婚宠妖娆总裁要负责》精彩试读
就仅仅这个举动,黛婗便知晓温雪初的背景大的惊人,不是他们这些小角色可以相提并论的,还好她刚才反应机智,看来这个大山靠的没有错。
 
已经打定了想法的黛婗在心里好好盘算了一圈。
 
而她这小小的举止早已经被方小露尽收眼底,娱乐圈是个很复杂的圈子,生活在里面的人都得为自己的出路寻找好的源头。
 
黛婗从一开始的举止对方小露而言并没有什么反感之处,她见惯了这种事情,已经不觉得有什么了。
 
“看透不说透,黛小姐也算是这个圈子里的明白人,能够知道刚才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方小露话已经摆在那里,黛婗也算是明白个七七八八。
 
“当然,我还有事情,就不在这里逗留了,有时间再见。”黛婗对方小露也算是客气。
 
两者身份不同,不算做考虑。
 
事后,黛婗的经纪人询问黛婗:“那方小露不过就是个经纪人,您跟她客气未免有些气了。”
 
经纪人也是为黛婗考虑,谁知晓黛婗一个眼神投过去,明显有些不悦。
 
“她之前给温千柔做经纪人,温千柔被捧得这么红,她的能力有多强不难看出,现在又给温雪初点名当经纪人,你是跟了我很久的人,连这点眼力价都看不出来吗?”
 
那经纪人一阵汗颜,差点因为自己的愚蠢丢了饭碗。
 
裴正卿是借上卫生间的事情出来的,避开了有心记者的跟踪,特意把温雪初叫到了一旁,未避免隔墙有耳,他观察了四周,在确认无事的情况下才正色道:“很忙?”
 
问的很犀利,不过两个字,温雪初已经感觉到压力顶着。
 
心里嘀咕着他的气量真小,表面上却笑颜道:“裴董事您不是在陪心上人吃饭,怎么有空过来指责我?”
 
这分明是指责,温雪初也不拐弯抹角。
 
她就是为小包子感到气恼,火气上来也懒得瞻前顾后。
 
反正裴正卿一时半会儿也治不了她的罪。
 
顶多就是挨骂两句,她不反驳便是,那点气量也是有的。
(裴正卿温雪初)最新章节_婚宠妖娆总裁要负责小说全章节阅读
“心上人?”裴正卿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哪里来的心上人,这个女人开始胡搅蛮缠了?
 
“难道裴董事刚刚陪完美人,这会儿就忘记了么?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也不认识,她还是替那个女人感到悲哀。
 
和裴正卿这样的男人在一起,注定是个悲剧。
 
在她还没有说出来谁的时候,裴正卿的大脑已经在飞速运转,神色也跟着一起变化。
 
这女人是吃醋了还是几个意思,他甚至觉得她关心的事情不应该在这上面。
 
不过有些事情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就比如眼前这个女人,还比如他为什么非得来这里抓着这个女人说话,已经忘记了初衷。
 
“那是我的事情,不是你能够妄议的。”她未免太不注意自己的身份了,和他叫起真来。
 
想到自己没有什么好继续说下来的事情,那里还在等着他,他稍微退后了两步,扑了扑身上的细小的尘埃,再用手帕擦干净手,最后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了。
 
而温雪初看着他说完那句话就离开的背影,嘀咕了一句:“怪人,真是无聊。”
 
要不是因为小包子,她才没那么自找没趣。
 
想起小包子那副因为裴正卿对他过少陪伴而伤心的面孔,温雪初的情绪就涌了上来。
 
但很快又下去了,自己摇晃着脑袋也不知道该去做什么,大脑早已经一片混乱。
 
只听着四周响起的舒缓的音乐。
 
声调时而舒缓,时而典雅,她随着音调走进了方小露在的地方。
 
“早点回去休息吧,我看你也累了。”瞧着她的神情应该是被裴正卿说了。
 
虽然是救过裴董事宝贝儿子的人,但……其余的话方小露没有仔细去想,于她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不过是好好培养温雪初。
 
“嗯,今日的事情麻烦你了。”草草几句对话,她便不再想要开口。
 
方小露也没有细问。
 
而她还是如同昨日一样,赶过去接裴思源,那个小家伙今日精神状态本来就不好,她也是火急火燎过去的,怕动作晚了,接迟了小家伙,会让他胡思乱想。
 
在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她匆匆忙忙赶了进去,跟门卫大叔打了个招呼人已经一溜烟没了。
 
“真是爱子心切。”相比较那些开着豪车穿着时髦的家长们,裴思源的妈妈还真是别具一格。
 
门卫对这个女人尤为关注,长相漂亮张扬,站在人群中都显得特别扎眼,尤其是那红色包臀裙配上皮草外套,将着整个人的玲珑曲线完美展现,难怪裴思源长得那么好看,这父母遗传基因太为重要。
 
她大口喘着气,不知道自己早已经被人关注了,温雪初此刻满脑子都是小包子郁闷的模样,大脑难以维持思考。
 
而不远处那团小小的身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正左顾右盼,神情里夹杂着害怕。
 
她今日晚来了一步,就差一点……
 
“小包子,妈妈在这里。”她挥着大手,而此刻早已经有不少孩子注意到她了。看他原本黯淡焦灼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了光彩,在看到来人是她的时候立刻冲了过去,小脸扑红扑红的。
 
跑到她面前的时候还有些气喘不匀,可第一个动作就是扑到她的怀里,温雪初直接蹲下了身子将着小包子紧紧抱住。
 
她的心肝宝贝儿啊,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小包子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她的亲生儿子还活着,活着回到她身边了。
 
那种感觉可真好。
 
如果不是为了复仇,她倒是宁愿陪着小包子就这么度过下去。
 
但她知道,她一旦报完仇她和裴正卿的合作关系也将会结束,而她和小包子的关系又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裴正卿是上城集团的懂事,裴家唯一的儿子,仅仅这两点,他日后就该找一个门当户对,能够驾驭得住裴家太太身份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绝对不会是她温雪初。
 
但一想到小包子这么可爱,她一旦离开就意味着把小包子交到别的女人手中,虽然是短短几日,但就像是在一起了很多年一样。
 
情分很是深厚,她实在是舍不得小包子。
 
“在学校里有没有听老师的话啊?”见得小包子手中还握着手机,她抿嘴一问,眉目皱成八字状。
 
裴思源捏着温雪初的脸蛋,笑道:“自然是好好听课的,老师教的那些我会说话的时候裴正卿就教我了。”
 
他的大脑记忆力也是惊人。
 
“要称呼爸爸。”她强调了一下,虽然那个男人实在配不上小包子叫这两个字,但她的义务是教育好小包子。
 
“哦,爸爸他对我挺严格的。”他嘀咕了一句,对裴正卿一直都是不满的,这幽幽的哀怨之感温雪初能够感受到。
 
临近他们身边的小丫头停下了步伐,她身边没有大人跟随,显然她父母估计就是那群豪门轿车中的一个。
 
没有上前迎接的心思,只等着自己家孩子赶过去。
 
她虽然也是温家的大小姐,但这么多年也没有怎么体会到那富家生活的舒适,有的只是亲情的淡薄。
 
失去所爱,失去亲儿,失去最美好的东西。
 
似乎给予的只有这些。
 
直到小包子不满地拽了拽她的衣袖,指着旁边停下来看着她的女孩时,温雪初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
 
“丫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她随口问道,随和而又不尴尬的甜美笑容,渲染着周围。
 
那小丫头本来还拘谨一下,被这笑容瞬间感染了,直直说道:“阿姨,您长得可真美!”
 
她已经看见这个阿姨两天了,都是来接裴思源的,可真羡慕裴思源,她从来都是管家开车来接送。
 
“谢谢夸奖。”温雪初是由衷感谢,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年龄和唐突的话语而生气,反而觉得这丫头很可爱。
 
“那可不是,这是我妈妈。”裴思源大大方方介绍温雪初,没了白日那般可怕的沉寂,也让温雪初松了一口气。
 
她最希望的就是小包子每天都这样开开心心,也愿意和别人大胆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