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陈宏云古丽清的小说叫《绝望的爱》,它的作者是小丫头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看见正埋头工作的陈宏云,并没有打扰他,环视了整个房间后,就站在陈宏云背后细细地观察着。陈宏云很专心,根本没发觉有人进了房间。看了几分钟,陈宏云还是没有发现她,于是她靠近陈宏云,轻描淡写道:“陈干事,很忙吗?”陈宏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转过头,一脸惊恐地看着余丽珍的妈妈。他的这个动作把丽珍的妈妈也吓了一大跳!两人都“啊”地大叫了一声,身子吓得往后仰。
 
《绝望的爱》精彩试读
对于将来可能出现的这种情况,朱玲玲是十分不愿看到的。
 
顾书华每天下班了就会到幼儿园来,接古丽青一起回家。
 
自从怀孕以后,古丽青对那方面的需求也变淡了,晚上也不再那么难熬,和顾书华的关系倒是变得亲密起来。
 
现在他们俩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因为他们之间有个即将出世的孩子。
 
古丽青也曾多次想过,万一孩子不是顾书华的,怎么办?
 
但是后来她也想通了,即使真的不是顾书华的,就到发现了的那一天再做打算吧!
 
-
 
古丽青走了,陈宏云在窄小的宿舍里躺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睡,任满脸的张子疯长起来。
 
然后,他提着自己唯一的皮箱子,离开工作了三年的古家庄小学,回到了家里。
 
舅舅李建材赶来大骂了他一顿,最后把他借调到了皇玛片教辅站当干事。
 
暑假到了,陈宏云不愿意回家,留在教辅站,每天在学校侧门边的服装店里看看电视,打打牌,无所事事悠闲度日。
 
服装店老板娘有个女儿叫余丽珍,心灵手巧瘦高个儿,大眼睛高鼻梁,就是皮肤黑了点,青春蓓蕾,也算得上个美女。
 
闲来无事,陈宏云带着余丽珍来到学校后面的小山上。
 
这里有一片小小的树林,周围是乡民的田地,只是地势比较高,都种的是一些旱地作物,玉米已经挂满了杆子,花生差不多都收获了,地里还有一些红薯豆子之类的。
 
陈宏云随手在地里捞起两个大红薯,放在小沟里洗了洗,递给余丽珍一个,自己拿着另一个就啃了起来。
 
吃完了,余丽珍蹲下去洗手。那纤细白嫩的腰肢在陈宏云的眼前晃着,白嫩得耀眼,充满了诱惑力。
火爆小说绝望的爱陈宏云古丽清完整目录阅读
陈宏云很久没有碰女人了,看到余丽珍的身体时,好一阵心旌摇曳。
 
余丽珍起身的时候,陈宏云伸出手去拉了她一把,余丽珍一个趔趄,跌进了陈宏云怀里。
 
陈宏云感受到了余丽珍衣服下包裹着的那个小山,坚实而有弹性。
 
陈宏云有点儿口渴难耐,对余丽珍说:“我要回去喝水,你去不?”
 
余丽珍一切都随他,便应道:“好啊,我也口渴了!”
 
两人很快回到学校,正值放假,校园里静悄悄的。
 
来到房间里,陈宏云倒了一杯水给余丽珍,自己拿着杯子咕噜咕噜喝了个够。
 
余丽珍浅浅地喝了一口,放下杯子,看了看整个房间,她是第一次来陈宏云的房间。
 
“挺简单的。”余丽珍说。
 
一床、一桌、一椅,角落里放着一个洗脸架子,连一件多余的家具都没有。
 
陈宏云走到余丽珍身边,环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余丽珍有些害怕,嗫嚅着说:“你,你要干什么?”“我要吃你!”陈宏云说着,就开始吻她。
 
余丽珍是第一次被男人吻,有些惊慌失措。
 
但是陈宏云牢牢地抱着她,喘着粗气开始疯狂地吻她。
 
余丽珍开始有些抗拒,但是很快就顺从了。
 
从陈宏云走进她家服装店的那一天起,她就喜欢上他了。
 
现在陈宏云这样激动炙热地吻她,让她一时不知所措,同时又惊喜万分!
 
原来,这个男人也这么喜欢自己,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陈宏云忘情地吻着,手开始在余丽珍的身体上磨梭着,他感觉自己的体内聚集了太多的能量,顷刻间就要爆炸!
 
他激动而又粗鲁地剥蚀了余丽珍的衣服,余丽珍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就已经精光地躺在他的床上了。
 
“不,不行!”余丽珍本能地叫了起来。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了行还不是不行了,陈宏云只想来点儿硬的!
 
他无法自控地扑上了余丽珍的身体,用大嘴堵住了她的嘴,他不能让她叫出来。
 
一番疯狂的啃噬之后,他很快就进入了她的体内--
 
陈宏云觉得真是太舒服了!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
 
可是,他感觉到余丽珍在瑟瑟发抖,于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没想到这一拍,余丽珍在他怀里竟嘤嘤地哭了起来。
 
陈宏云转过身抱住了她--
 
“怎么了?”陈宏云问。
 
“我下面很痛!”她哭着说。
 
陈宏云低头看了一下,发现席面上居然有血!我的天!原来她还是个处子之身。
 
“完了,又他妈干了一件傻事!”陈宏云在心里暗暗叫苦。
 
自从和陈宏云有了肌肤之亲后,余丽珍就认定了陈宏云是自己的男人,这辈子非他不嫁了。
 
陈宏云却因为一时的激动而后悔不迭,他并不喜欢余丽珍,更没有想过这辈子要娶余丽珍做老婆。
 
可余丽珍却不一样了,有了第一次之后,她便经常到学校里来找陈宏云,而且很主动,总是呆在陈宏云的房间里不走。
 
陈宏云很纠结,虽然心里不喜欢她的人,可是却很需要她的身体,又担心这样时间久了到时候自己无法脱身。
 
但是理智却没有战胜他身体上对女人的渴望,几次和余丽珍单独呆在房间里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和她云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