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米阳光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带给您!徐一米阳光小说叫做《一米阳光》,小说情节新颖,值得一看。小说主要内容是:邻居摇头:"真是抱歉,虽然是邻居但很少往来。" 金正武问:"那……这主人是叫朴川夏吗? 邻居疑惑:"朴川夏?" "她原先在多伦多一家很大的公司工作,后来调任上海做总经理,您有记忆吗? 
 
《一米阳光》精彩试读:
 
"好像不是,这里似乎是住了一个女学生。" 
 
金正武很惊讶:"怎么可能? 
 
    " 
 
"偶然能看到她抱着书本搭乘公车上学,肯定是个学生!" 
 
金正武道谢,疑惑不已。 
 
    将手绢系在门环上。 
 
金正武到了面馆,无滋味地吃着面,看着窗外细雨沥沥。 
 
     
 
怎么会是个女学生呢?他苦苦等待的是川夏,事情在这个雨天里又出了什么变化? 
 
     
 
金正武回到朴爱源的门前,呆呆看着门环上的手绢。 
 
金正武有些对阿厦丽感到歉疚,喃喃道:"阿厦丽,对不起,我让你的手绢整天淋在雨水里。 
 
    你现在好吗?" 
 
阿厦丽不好,一定不好,因为她还不知道金正武的消息,不知道他在汉城找没找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呢。 
 
    可是生活还是要阳光灿烂地过下去的,在丽江,阿厦丽正在找着费雅。 
 
     
 
两个女人一起去找米拉,她们找到米拉的时候,米拉头上捂着一顶绿色的棉帽子站在高处一动不动。 
 
     
 
听大家说,米拉一直站在那里,多热的天都那样站立着,不肯摘下那顶帽子。 
 
    看着米拉的行为,费雅忍不住笑了,米拉看着她,愤怒地大声喊叫着,让周围的人看他戴着的那顶绿帽子。 
 
     
 
众人诧异不已,议论纷纷。 
 
费雅却不肯管他这一套,竟然拿起相机为米拉拍照。 
 
    米拉怎么了?费雅不知道,她想反正米拉想闹,她就陪着闹,那又怎么样呢? 
 
     
 
米拉是疯了,被费雅逼疯了,可是费雅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两个人站在这里演的一出戏,众人都看出了蹊跷,一片哄然嬉笑。 
 
费雅尴尬不已,凑近米拉,小声威胁:"你要是再胡说,我就把这订婚戒指塞到你嘴里! 
 
    " 
 
米拉看着费雅手上的戒指,心软了下来。他知道,费雅的心里一定还有自己的位置,可是,可是他依然不肯把心头的气消掉。 
 
    费雅是谁呀?终于还是想出一计,让米拉把帽子从头上拿了下来。 
 
众人一片善意的哄笑,散去。 
 
     
 
阿厦丽看着俩人和解,收敛了笑容,转身欲离去。 
 
费雅却忽然在阿厦丽面前提起,让米拉说清楚六年前大地震时,他是不是来过这里呢? 
 
     
 
阿厦丽紧张地看着米拉。 
 
费雅逼道:"说啊!" 
 
米拉只好:"我……其实我是看到地震的报道之后才来的,当时一片废墟……" 
 
第十一章(5) 
 
阿厦丽一把抓住米拉的手:"拉拉,你现在说得是真的吗? 
 
    " 
一米阳光小说_徐一米阳光阅读章节内容
然而多亏了费雅这么一闹,大家才知道,当年阿莎咪带来的那个人,不是米拉。 
 
     
 
真相大白,爱情重新回来,费雅的心偷偷地快乐着,阿厦丽却失望地回了家。 
 
    米拉一直都没有搞懂,这些女人整天在忙着什么,转脸阴转脸晴。 
 
晚上,阿厦丽来到了东巴住所,她跪在东巴面前,道:"东巴,米拉不是姐姐带来的那个人,我不用期望他喜欢我了,而且小武哥对米拉警告过,不许他伤我的心,小武哥……他很关心我。 
 
    " 
 
东巴慈爱地:"阿厦丽,你感到甜蜜了吗?" 
 
阿厦丽默默点头:"可是……" 
 
"还有别的事要东巴为你宽解吗? 
 
    " 
 
阿厦丽将玄色盒子拿出:"阿厦丽想求您保管这只盒子,我快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 
 
    " 
 
她搞不懂川夏给她留下的这个盒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金正武在汉城自然还没有遇到朴爱源,晚上,朴爱源又到面馆去吃面,恩应告诉她年立伦找过她的事情。 
 
     
 
爱源不肯见年立伦,也许只是嘴硬,而心早已软了下来,甚至还怀抱了几许期待呢。 
 
     
 
她不听恩应的劝说,只管吃面,只管说着别的什么话题。朴爱源一边说话,一边不经意扫了窗外一眼,突然看到了金正武,不由一愣。 
 
     
 
朴爱源起身冲出。 
 
恩应叫道:"爱源你干嘛?"也跟着追了出去。 
 
     
 
朴爱源到了面馆门外,盯着金正武的背影,喃喃地:"奇怪,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 
 
跟出的恩应嘻嘻一乐:"出现在这里当然是为了找你了!" 
 
朴爱源一回头,年立伦狼狈不堪站在不远处的雨中。 
 
     
 
恩应推了朴爱源一把:"快过去啊!" 
 
朴爱源没有反应。 
 
     
 
恩应把朴爱源推向了年立伦, 
 
朴爱源的目光转向金正武离去的方向。 
 
     
 
雨幕重重。 
 
恩应艳羡地对朴爱源说着:"菜瓜头对我要是有年立伦对你的十分之一,我都满足了。 
 
    " 
 
其实,这次金正武是来给面馆的老板送伞的,送完伞,他再次到了朴爱源住宅门外,金正武摸出一封信,投入信箱。 
 
     
 
投完信,金正武默默地离开,金正武在心里说:"川夏,我在上海等你,在丽江等你,到了多伦多还是在等。 
 
    可是我不能给你快乐,所有人都能看出我不快乐。我明白了,你不想要一个不能给你慰贴的男人,我懂。 
 
    "他最后看了一眼朴爱源的房子:"我不再等了,如果你还要我,就来找我吧。 
 
    请相信我会快乐起来。" 
 
好事总是多磨,有情人总是阴错阳差。 
 
     
 
等朴爱源坐年立伦的车回到自己的住宅的时候,金正武已经走了。 
 
     
 
年立伦拿出一枚玲珑的戒指:"爱源,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但我现在不准备向你求婚。 
 
    " 
 
朴爱源呆住。 
 
年立伦竟然做出了一个决定,在他们两个人的内心里,都藏着一段无法言说的秘密,他打算带着朴爱源去丽江,去把他们想知道的一切全部解开。 
 
     
 
朴爱源无言,接着轻轻地点了点头。 
 
进了飞机客舱,年立伦看见心事重重的朴爱源道:"爱源,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 
 
朴爱源喀哒扣上了安全带。 
 
飞机昂然而起。 
 
哪知道飞机飞过太平洋的时候,忽然灯光一阵闪烁,整个机舱陷入了黑暗,大家一片惊恐。 
 
     
 
广播里传来:"各位乘客请保持镇静,飞机照明系统出现故障,片刻即可排除……" 
 
应急灯亮起,隐隐的灯光和众空乘微笑的安抚稍微平息了惊慌。 
 
     
 
爱源其实也是紧张的,只是没有像年立伦那样写在脸上。在这一刻,年立伦有爱源在身边,似乎留存了一份安慰在身边,哪怕真的出了意外,至少还能拉着爱源的手,这就是一种幸福吧。 
 
     
 
飞机剧烈颠簸,一片惊恐。 
 
戒指套在朴爱源的无名指上。 
 
     
 
年立伦紧紧抱住朴爱源:"爱源,这次你不会反悔了吧?" 
 
朴爱源凄然一笑:"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也许会灯光陡然大亮。 
 
    " 
 
天随人愿! 
 
忽然广播里传来:"各位乘客,飞机故障排除,本次航班将继续飞往中国云南,因故障导致的延误给乘客带来了不便,敬请乘客谅解……" 
 
客舱里顿时一片欢呼。 
 
     
 
此刻,在上海,金正武回到了久违的阁楼。 
 
金正武推开门,环顾灰尘遍布的房间,抚摩着"野渡无人"的纸牌。 
 
     
 
突然从沙发下传出微弱的嘀嘀声,金正武一愣,急忙趴下,费力地摸出了脏乎乎的寻呼机,感慨一叹,顺着电话线从一堆杂物中拽出话机,刚要拨号,传来叩门声。 
 
     
 
金正武拉开门:"是您?" 
 
门外是年良修。 
 
这真的是让金正武感到意外,他没想到,就在自己刚刚因到这里来的时候,年良修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他想起年良修的妻子,女儿,那两个美丽的女人。年良修把照片扔在金正武面前:"开条件吧,多少钱能让你安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