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静香杨清慕的小说叫《我曾倾心于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静香杨清慕小说讲述了:不过事实并没有证明吴梅老师是个难缠的人,反而是一位很和善的老师,甚至有点小可爱。这也告诉人们,面相上看起来凶的人不一定真的凶,看起来憨厚的人也不一定真的憨厚。就像阿灿,静香对她的第一印象是有点憨厚,事实也并不是如此。
 
《我曾倾心于你》精彩试读:
她那时还没褪去婴儿肥,又穿着古板的运动服套装,以至于静香轻率地觉得她有点憨厚。
 
吴梅老师终于抬头看了静香一眼:“3号,静香同学?”
 
静香点头。
 
老师又问:“你姓静?”
 
静香歪头看着那个签到表:“不是,静香是我的名字,因为我爸妈没争出来我跟谁姓,就干脆什么都不姓了。”
 
吴老师噗嗤一声笑了,额角的汗珠随着她身体的抖动闪闪发亮。
 
静香并没有恼怒,因为老师马上就停下来了:“真是个可爱的名字,也是个可爱的孩子。”
 
吴老师笑起来的样子挺好看,让人也想跟着笑,不过是不好意思的笑。
 
静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谢谢老师的夸奖。”
 
是的,静香把吴老师说的可爱当作是夸奖。
 
吴老师拿出纸巾擦了擦额角的汗珠,问到:“你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比如心脏病之类的。”
 
静香摇头:“没有。”
 
想了一下她又说到:“老师,我背部受过伤,算吗?”
 
静香跟吴老师说了下大概,其实也就是六年级要毕业时太皮,骑马摔断了几根骨头,但是医生说小孩子的恢复能力很好,不用太担心。
 
恢复以后的静香是不太在意的,但听说要军训还是有些担心,她还没经历过军训,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活动,不过想想就觉得隐隐兴奋,只怕自己适应不了。
 
吴老师显然很重视这个问题,问静香陪同的家长哪里去了,说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静香只好告诉吴老师她爸把她送到宿舍之后就走了,根本没有多留一分钟。
 
静香有一部分性格是受她爸的影响,她爸从小把静香当儿子养,对于这种开学报道的事情是没必要陪同的,所以静香从三年级开始就住宿了,也没让他们担心过。
 
初中虽然换了一个更远的学校,可很明显的是他并不放在心上,所以只是替静香把行李丢到宿舍以后就走了。
 
后面排着的阿灿估计是觉得静香没家长陪同有点可怜,把她撑着的伞往静香上方挪了点,静香转过去朝叶书灿感激的笑了笑。
 
友情的开始就是这么简单。但是那个画面静香却一直记得很清楚:静香朝阿灿笑的时候,阿灿也在朝静香笑,洁白的牙齿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静香那时候在心里默默地想:这女生的虎牙真可爱啊,还善良。
我曾倾心于你静香杨清慕小说全文阅读
不知道阿灿当时是怎么想静香的,只知道从那天开始她们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了。
 
阿灿上前去轻声报出学号:“4号,叶书灿……”
 
这时候静香已经闪远了,但她还是清晰地听到阿灿爸爸和善的对老师说道:“吴老师,这孩子从小身体不太好,怕是适应不了军训……”
 
话没说完就被阿灿着急地打断了:“爸!我说了我可以的!”
 
后来他们说了些什么静香不得而知,但最终的结果是俩人都参加了那次军训,还一起拿了张优秀标兵的奖状。
 
报道结束之后是她们第一次的班会,众人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下班上的同学,吴梅就领着教官进来了,简单地说了几句之后就把静香和阿灿叫出去了。
 
那时的校园一到晚上就会充斥着各种小动物的声音,那天晚上也是,教官迎着微弱的灯光面向她们两,身后是那群聒噪的青蛙。
 
“呱呱呱……”
 
“你们两个小丫头可以吗?吃不消的话咱们趁早按手续来,给你两开个证明,就不用参加军训了。”
 
“呱呱呱……”
 
若干年之后静香早忘记那个教官是什么模样的了,也忘记了他姓什么,只记得过了那么两三年的某一天,她在某一个地方偶遇过这个教官,当然教官已经不记得静香了,但静香还是很兴奋的把教官指给她妈妈看。
 
当时静香的妈妈说了句:“哟,这小伙子挺标致的呀。”
 
所以那个教官大概是个浓眉大眼,白白净净的模样,这样才符合静香妈妈的“标致”标准。
 
静香和阿灿互相对视了一眼,便很默契的拒绝了教官的好意,在教官反复询问之后,她们两还是决定要参加军训,那时候哦小女生多要强啊,才不会像现在来个姨妈就连上课都不去了。
 
很多年之后,静香有想过,也许当时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想过放弃,只是另一个人始终不松口,所以才无奈的坚持下去。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应该没有,毕竟阿灿她远比自己要强得多。
 
她们两之间的故事,恐怕一本书也写不完,那三年过得很快,可也有着许多故事,虽然都是些不谙世事的回忆。
 
可要说起为什么成为好闺蜜,静香却永远都忘不了,如果一开始只是好朋友,那么从那天开始才真正成为了好闺蜜,至少对静香来说是这样的。
 
大概是开学了一个月左右,课间操结束的瞬间,上课铃已经打响,静香忽然有了一种很诡异的感觉,那种感觉很陌生,可是她对它似乎又有所了解。
 
静香有点懵了,不知道如何处理是好,那时候的女生大都对于这方面比较含蓄,即使静香相比其他人已经很外向了,可她还是束手无策。
 
那时候静香的个子要比阿灿高,所以排队形的时候刚好站在她后面。
 
上课铃响起,本来规规矩矩站着的学生立刻散开来,然后又簇拥着向教学楼那边挤,在人流中静香忽然就很坚定的拉住了阿灿的手。
 
阿灿不解的看着她,静香说记得阿灿当时穿了一套红色的贵人鸟运动套装,初中三年,她有着不同的运动套装,但是颜色总是一样的,上衣或粉或红,裤子一概黑色。
 
时间久了静香甚至会想,阿灿怎么就不换个风格呢?
 
后来阿灿告诉静香,她从小到大的衣服都是她爸给买的,嗯,她爸是直男无疑了。
 
静香拽着阿灿的手,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着急间,操场上的人已经散尽了。
 
偌大的操场上只剩她们两个人,阿灿问我:“你是要去上厕所吗?”
 
静香立即点头,又迅速的摇摇头,阿灿忽然就懂了,压着声音问:“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静香脸一瞬间就涨红了,阿灿看了静香的反应自然知道情况是个什么样子。
 
这时候,阿灿也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