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威猛先生》的剧情非常的丰富多彩,并且常常有出其不意的剧情出现,作者路可可用自己或诙谐,或写实,或虚写,或直白的手法将发生在尤威猛龚小青身上的故事像一幅画一样的展开在了我们面前,喜欢都市言情小说的小伙伴们不要错过这 本优秀的小说了哟。
 
《我的威猛先生》精彩试读
“我没有手机。”尤威猛说。
 
“啊……我忘了保温罐……”龚小青突然煞车,转身往回冲。
 
“送给别人。”尤威猛拦住她,冷酷面具就此破功,他翻了个白眼,完全不能想像他的帅气重型机车上挂着一只看来像是探病用的保温罐。
 
“好吧,便宜你了。”龚小青冲去拿来了保温罐,她拍拍香奈儿美女的肩膀。“里头的土魠鱼羹请你吃,不用太感动喔,总统想吃都还不见得吃得到呢!”
 
白小姐手拿保温罐,一脸错愕地看向尤威猛。
 
“你不用看他,他运气不好,还没吃到这一道。”龚小青好心地说道,用手肘撞了下尤威猛。“走吧!伙计。”
 
尤威猛嘴角了下,看着那个小火箭炮倏地冲个半天远,他也很快地迈出脚步,再度与她并肩而行。
 
他不是那么爱管闲事,只是这女人精力充沛,一步都大意不得。
 
他的厨房就是最血淋淋的例子啊!
 
“所以,安娜被男友绑架!你要报警,安娜不让你报警,只要你拿十万元来赎人?”尤威猛说道。
 
“对!”龚小青倾身向前大吼一声。
 
“为了十万元的赎款,骑一小时车程,看来她的前男友缺钱不缺时间!”他不以为然的低吼被风吹得摇摇晃晃。
 
“喂,我可没叫你跟来。还有,十万元是老娘所有存款了!”
 
蜿蜒山路上,晚风呼呼地吹。
 
颠簸山路,让两个人身子都往上弹跳了一下。机车连转两个大弯,更是吓得龚小青脸色发白。
 
“我的屁股快痛死了!你没事骑什么重型机车耍帅,根本不符合人体工学!说话还要大吼大叫。”龚小青为了分散心神,掀开安全帽面罩,奋力大吼着。
 
要不是她不会骑重机,她真想跟他换位置。她不习惯坐在后座,觉得没安全感,弯左弯右都由别人决定,又不得不抱紧他。
 
虽然尤威猛确实还不错抱,而且在这种山风飕飕的夜里,他靛型真的有够挡风的,但她还是想坐在前座。
 
“你啰嗦什么!如果不是我,你那台发财车开得上这种山路吗?”尤威猛没预料需要骑这么久的路,不过因为正享受着驰骋快感,也就不跟她计较了。
 
尤威猛的声音顺着风,轻易传入她的耳朵里,只是坐在后座的她可没这么容易回话。
 
“哈雷机车了不起喔,我家那台野狼一二五就可以轻松地爬上来啊。”她惊呼出声。“等一下要转弯,从那棵大树旁边的小路弯上去。”
 
“见鬼了,谁会没事约这种鬼地方交赎款?”
 
“那里是安娜和我的秘密基地,我们有时会买卤味来这里看星星。安娜好像也带那个小流氓汪志明来过,所以他才会知道这个地点。”她大喊道。
 
“你们脑子有问题吗?跑到这种荒郊野岭看星星,我看是找鬼比较快。”他不以为然地冷哼一声。
 
“你说话干么这么刻薄?”她用安全帽撞他的背。
 
“那你做事可不可以多考虑一下?”
 
尤威猛紧急煞车,龚小青猛撞上他的后背,安全帽底下的小脸在他身上撞歪半边。
 
“你是故意的!”她痛得眼眶泛水气,抬起头,想回敬给他狠狠一撞。
 
“下车,站到我身后。”尤威猛命令道,整个人已然下车挡在龚小青面前。
 
龚小青摘下安全帽一看——
 
凉亭旁边,安娜的男友汪志明正拿着一把枪,神色不善地对准他们。
 
“龚小青,我不是叫你一个人来,为什么还带姘头来!”汪志明把嘴里槟榔往地面一吐,凶神恶煞地瞪着她。
 
“我还没结婚,哪来的姘头。”龚小青没好气地说道。
 
“少啰嗦。”汪志明打量着她身边那个高壮得像小山的男人,枪握得更紧了。
我的威猛先生尤威猛龚小青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列表
“我不该让你跟来的……”龚小青倒抽口气,不自觉地揪住尤威猛的衣服。
 
尤威猛眯着利眼,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双手刺青、一脸邪恶的家伙,庆幸他跟着来了。
 
“我答应干妈要照顾你。”他揽住龚小青肩膀,让她知道他并不恐惧。
 
龚小青仰望着他刚毅脸庞,恐惧的心渐渐平复下来。
 
“钱拿来没有?”汪志明低喝一声。
 
“安娜在哪里?”龚小青左右张望着。
 
“她在那里——”汪志明把手电筒往地上一指,指着草里双手被绑、双眼紧闭,嘴巴还贴着胶带的安娜。
 
“你杀死安娜了!”龚小青脸色惨白,立刻想上前救安娜。
 
“你给我站住!老子才揍她几拳而已,死不了的。谁教她居然想跟老子分手!老子肯上她这种货色……”
 
“你说什么!有种再给我说一次!”龚小青抓起安全帽用力丢向汪志明。
 
“再过来,我射死你。”汪志明大吼一声。
 
“射死人,我就把钱扔到山谷,你什么都得不到,还背了条杀人罪。你如果想要这种下场,尽管动手。”尤威猛冷冷回应,举高手里的现金袋,慢慢朝着他走近。
 
“把钱放到凉亭里,然后滚!”汪志明大吼道。
 
“你先放开安娜,我再给你钱。”龚小青说道。
 
“你们还不快上!”尤威猛突然对着汪志明身后大叫一声。
 
汪志明拿着枪一回头,尤威猛立刻朝他飞扑上去,一拳劈向对方拿枪的手。
 
汪志明吃痛,手里的枪掉到安娜旁边。
 
龚小青见状,立刻冲过去。
 
“啊!”龚小青惊叫出声,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
 
“小心!”尤威猛随之冲了过去。
 
汪志明伸手往他背后用力地一推。
 
这下子,尤威猛终于知道龚小青为什么会消失不见了,因为草丛边就是——
 
山崖。横躺在山谷里的尤威猛、龚小青同时抬头看向山头——
 
长在山壁间一棵棵巨树,错综复杂层层排列其间,挡住了天空,却是阻止他们摔死的大恩人。
 
只是,这些大恩人将来也势必成为他们获救的阻碍,因为山顶上的人无从看到有两个人正在谷底等待救援。
 
“打手机叫人来救我们。”龚小青看着黑漆漆的上方,觉得她全身唯一不痛的地方,可能只有嘴。
 
“我没手机。”
 
“天啊,我居然跟一个原始人一同落难,是不是要烧狼烟才有法子让人发现我们?”龚小青翻了个白眼。“幸好,我有带手机,回家颁面金牌给我……”
 
“你的手机是正巧摔烂在我手边的这支吗?”尤威猛闷哼地说道。
 
龚小青的手困难地摸索向口袋,果然手机早就不在里头。
 
“完了,完了……”她喃喃自语着,头皮开始发麻。
 
“我们还活着,哪里完了?”他不以为然地说道。
 
龚小青看向他,虽然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但他的存在真的让她很放心。
 
知道他是个能依靠的人,她就可以不用再假装她能撑起整个世界。她甚至觉得自己不像掉落这山谷,仿佛只是在路边跌了一跤一样。
 
爸爸过去之后,她都忘了有人可以依靠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美好。
 
一股酸意直冲而上鼻尖,但她忍住泪水,因为哭是不能解决事情的!
 
“没错!为今之计,就是天亮时快点找到水源,只要有水,我们就可以活得下去。然后,很快就会有人把我们救出去了!”龚小青大声地说道。“我们现在只要依照求生法则告诉我们的,撑过危险的夜晚,一切就万事ok了!”
 
尤威猛在黑夜里瞪大眼,没想到她振奋速度那么快,但他扬起唇角,就知道她和别人不一样。
 
“既然要撑过这个晚上,不如你来说一下,你们既然经常来这里看星星,怎么会失足掉下来?”他说。
 
龚小青听他声音里没有责备之意,心里内疚稍淡,干笑两声后说道:“我们每次来都坐在凉亭里,晚上那么乌抹抹的,谁会知道旁边树丛一踩空就是山谷啊?喂,你想山谷里会不会藏着台湾黑熊、野狼、山猪,还是什么外星怪物、变态狂魔……”
 
她愈说愈觉得夜风吹过树叶的声音听起来也变得好恐怖,不禁打了个寒颤。
 
尤威猛听到她牙齿打颤的声音,他挪动着四肢,确定自己全身并未摔断,只是重击之后帝痛后,他尝试慢慢地坐起身。
 
该死的痛啊!手臂及腿间伤口让尤威猛痛得弯下身,但他深吸一口气,忍住并强迫自己坐起身。
 
“有我在,你睡吧,我负责守夜。”他说。
 
“没人陪你说话,你很快就会倒下,不如我唱首‘可爱的马’来提振精神……咳咳……”她清清喉咙,准备放声高歌。
 
“还唱?留点力气说话吧。你啊,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他听声找到她的头顶,抓了抓她的发丝。
 
“笑着总比哭好吧。”她干笑出声,声音却有点哽咽。
 
尤威猛握住她拂过手臂的小手,牢牢地握着。
 
她松了一口气,想朝他靠近,但却痛得倒抽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