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尤威猛龚小青的小说叫《我的威猛先生》,是作者路可可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喂,要不是看在你清了一间储藏室让我摆东西的分上,我就要跟你单挑。”龚小青弓起手臂挤出肌肉,忿忿地看着他。“侮辱一个女人的开车技术,是滔天大罪。”“不好好爱护生活空间,才是大罪。”他故意冷冷睨她一眼。龚小青怕他又跟她清算她一个星期没整理房间的老帐,马上陪笑脸,改口说道:“唉呀,我觉得吴阿姨说得很对,你真的对我超好。真希望明文身体状况突飞猛进,因为我简直迫不及待想嫁给你啊。”
 
《我的威猛先生》精彩试读
尤威猛双眼一亮,觉得今晚挥汗如雨作羹汤的努力,全都有了代价。
 
“我明天就找干妈帮忙看日子。”他用力在她唇上吻了个吻。
 
“看日子干么?”她睁开眼,懒洋洋地问道。
 
尤威猛眯起眼,原本想发飙,但又不想破坏气氛,所以耐着性子再说了一次。
 
“看日子订婚。”他说。
 
龚小青马上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抓住他胸口衣襟,紧张地问道:“你……刚才说的是订婚吗?”
 
“没错,外头豺狼虎豹一堆,还是先下手为强,我比较安心。”
 
“喂,请把这句台词让给我,身边苍蝇不断的人可是你耶。”她皱着眉,不愉快地瞪他一眼。
 
“苍蝇喜欢在垃圾旁边飞,你可以把这句改成我身边蜜蜂、蝴蝶不断。”
 
“厚厚——”龚小青连翻两个白眼,一指戳上他的肩膀。“连这种事都要跟我计较,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怎么我做饭、洗碗、拖地时,你就不计较什么男人女人?”他揶揄地问道。
 
龚小青连忙陪笑脸,还做出乖巧样,还帮忙捶背,顺道扯开话题。
 
“唉呀——那当然是因为你很文明,是提倡女男平等的先驱嘛。”
 
“所以,你要嫁给我。”他说。
 
“不要乱下结论。”她重捶了下他的肩膀。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最爱顾左右而言他,老是以为这样就可以唬弄过去吗?”他握住她的肩膀,沉声说道。
 
“喝,你连我的这个毛病都知道,会不会太厉害……”
 
“龚小青——”尤威猛威胁地拉长语调,黑眸冒火地逼到她面前。
 
“我想……那个……我们还是等到吴阿姨对我们的接受度再高一点之后,再来订婚,你意下如何?”她语气讨好地说道。
 
“万一她活得比我还久呢?”
 
龚小青一掌打上他的嘴。
 
尤威猛被这巴掌打到差点断牙,一时之间竟做不出任何反应。
 
“老天爷,您大人有大量,他童言无忌,胡乱说话,您假装没听到那种话,一定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的……”龚小青双手合十,对着天花板大拜特拜了起来。
 
“人生无常,所以我才想尽可能把握当下,万一撵我不在了,至少还有财产保障你的一辈子。”他拉下她的手,正经地说道。
 
“屁啦!你不在,我要那些钱做什么?”龚小青双唇地说道,眼眶已经红了。
 
“钱可以让你生活无虞,我才能走得放心一点,你前几年赚的钱,都拿去还给吴阿姨了,不是吗?”
 
“呸呸呸!你乌鸦嘴!”龚小青伸手又要遮他的嘴。
 
尤威猛有了刚才嘴巴被打麻的经验,连忙拉住她的手,把她的脸压进胸前。
 
“不管谁先走,另一个都要好好过日子,知道吗?”他说。
 
她点头,却哭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所以,我们先订婚,可以吗?”
 
她瘪着嘴,点头。
 
他微笑地挑起她的脸庞,逐一吻干她的眼泪。
 
“好了,别哭了,快去洗个澡,我们还要去看杜明文呢!”今天两人提早收工,遂决定先吃完火锅再去探望杜明文。
 
龚小青点头,却还是一动不动地紧揪着他的衣服,因为她真的真的真的不喜欢那种会和他分离的感觉。
 
铃铃铃……
 
电话声让龚小青整个人惊跳起来,她狠狠打了下尤威猛的肩膀。“都是你,害我担心受怕。”
 
“你一天不跟我订婚,担心受怕的人是我。”
 
“好啦好啦,你明天就叫干妈挑日子,愈快愈好啦!”
 
“这才对嘛。”尤威猛笑眯了眼,差一点拍手叫好。
 
铃铃铃……
 
“很吵耶。”龚小青冲到背包边抓起手机,一看到显示的电话,她马上正襟危坐。“喂,吴阿姨,我们半个小时后就到了……”
我的威猛先生尤威猛龚小青小说大结局阅读
尤威猛走到她身边,用指尖梳理着她的发,而她的脸色则在同一秒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我知道了,我马上到。”龚小青挂上手机,整个人就往外冲。
 
“怎么了?”尤威猛抓住她,疾声问道。
 
“杜明文感冒,引发脑水肿,现在紧急进开刀房,怕会有生命危险……”她拨开他的手,转身继续往外冲。
 
他一步上前赶到她的身边。
 
“答应我,不论结果如何,你都会嫁给我。”他严肃地看着她。
 
“我现在没有心情想这个……”两行清泪滑出她的眼眶,她转身往外走。
 
尤威猛眼皮蓦一跳,但他紧握住她的手,坚持要两人一起往前走。
 
“别开车了,我们搭计程车去比较安全,现在不能再出任何事了。”他说。
 
龚小青也紧紧回握着他的手。
 
走进庭园时,一阵沉檀香气朝着他们直扑而来,两人同时停下脚步,连找都不用找,便在鸡蛋花树叶上发现了那种他们曾见过的神奇小白花。
 
“小白花又开了。”她低语道。
 
“前天,我植物学家的朋友打电话告诉我,他说小白花有可能是佛经中说的千年才一开的优昙波罗花。听起来很吉祥,不是吗?所以,我想杜明文会没事的。”他说。
 
“谢谢。”龚小青给了他一个大拥抱。
 
一路上,没人再开口说话,有的也都是在心里无声地祈求杜明文平安的话语。
 
“老实说,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祈求他继续活下去。”尤威猛低声对龚小青说道。
 
此时,杜明文仍在手术房里,而吴水仙正好起身走去洗手间。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龚小青脸色愈益惨白,不安地左右张望着是否有其他人听到这些话。
 
“如果杜明文接下来昏迷的时间,不是三年而是三十年呢?”尤威猛皱着眉问道。
 
这一题,龚小青答不出来。
 
“我不是怕负责任,我既然决定要陪伴他,那么我就会尽力做到。只是,我看他看久了,也是会有感情的,加上我听吴阿姨说过杜明文以前爱打球、爱参加救国团活动、喜欢陪妈妈一同出国,我想,如果他现在有意识,被困在躯壳里动弹不得,会不会生不如死?”尤威猛紧握着她的手,严肃地说道。
 
“但是,他是吴阿姨的慰藉,只要有一丝能醒来的机会,她都不会放弃。”
 
“唉,都是受苦。吴阿姨是个好妈妈,所以她受到的煎熬会更多。如果她愿意的话,我们找一天带她出去走走……”
 
“谢谢你。”
 
“谢什么,你心里不是也把吴阿姨当成干妈吗?”
 
“嗯。”龚小青掰着他的手指,轻声地说道:“我想过了,如果杜明文平安度过了这回,我们订婚后就马上结婚。”
 
“你不怕吴阿姨不开心?”
 
“我相信日久见人心,所以,我们来祈祷不论待会手术结果如何,一切都会是最好的结局。”
 
她坚定声音才刚落地,走廊便传来了吴水仙的脚步声,龚小青抬头看向显示萤幕——
 
发现杜明文床号“手术中”的灯号已变成“恢复中”,她马上起身走向阿姨。
 
“阿姨,手术成功了。”龚小青兴奋地拉着阿姨的手。
 
“谢天谢地。”吴水仙疲惫脸庞总算露出笑容。
 
“阿姨,如果明文这次恢复状况不错,我们出去旅行,好不好?我想明文也会希望你出去散散心的……”
 
吴水仙摇头。“我不能让明文一个人待在安养院没人陪……”
 
“我来陪他,你们两人可以做趟两天一夜的小旅行。”尤威猛说道。
 
吴水仙看着他,没有接话,却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此时,手术室大门打开,走出一组身穿手术绿袍的人马。
 
“是杜明文的家属吗?”护士出声询问道。
 
三人全都一拥而上。
 
“手术很成功,一切没问题,就等他从麻醉里醒来。”医生推推眼镜说道。
 
“他醒来了吗?手术对他的身体有没有影响?”吴水仙着急地问道。
 
“麻醉药应该还会让他再睡一会儿。还有,手术后当然会比较虚弱一点,不过我听护士说,你们对他向来照顾得不错,只要多补充一些营养,应该很快……”
 
嘟嘟嘟……
 
医生的手机铃声打断他的话,他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后,眉头突然一扬。
 
“我马上过去。”医生挂完电话,转身又往手术房走。“里头有些状况,我进去处理一下。”
 
“是明文怎么了吗?”吴水仙急着跟了上去。
 
龚小青牢牢地握着她的手。
 
“杜明文醒来了。”医生说道。
 
“那我们可以去看他了吗?”龚小青问道。
 
“我的意思是,杜明文似乎恢复了一些意识,眼神已经在找人了。所以,我现在要去测他的清醒程度。”医生笑着说完,转身又走回手术室。“希望待会有好消息可以告诉你们。”
 
吴水仙愣住,身子蓦然摇晃了下。
 
龚小青和尤威猛扶住了她,吴水仙这才注意到他们正一左一右地站在她身边,就像她的家人一样。
 
“医生是说,明文醒来了?对吗对吗?”吴水仙地问着龚小青。
 
“对对对,一千一万个对!”龚小青抱着她又哭又跳又叫。
 
“我在作梦吗?”
 
“不是作梦,不然我踢尤威猛给你看。”
 
龚小青伸出脚,尤威猛狠瞪她一眼。
 
“谢谢老天爷啊……”吴水仙抱着龚小青,放声大哭了起来。
 
龚小青一手抱着她,一手则与尤威猛紧紧交握着。
 
尤威猛眼眶泛红、鼻尖也为之一酸,有种苦尽甘来、修得正果的释然感。
 
他想,在不久的将来,吴阿姨的世界会重新圆满,而他则会真正拥有一个家,一偿他多年孤身一人的遗憾……“我好无聊……”龚小青坐在吴阿姨家的客厅里,低喃了一声。
 
客厅里其余三人——尤威猛、吴阿姨和已经出院两个月的杜明文仍在热络互动中,根本没人回应她。
 
“我好无聊。”龚小青不死心地又说了一次。
 
大伙连抬眼皮看她一下都不曾,她之于他们就像是空气一样!
 
龚小青咧开双唇,无声地笑着。
 
她万万没想到尤威猛现在在这里混得比她还吃香,不过他们三人这种和乐融融的感觉,还真的很让人感动啊。
 
虽然杜明文因为身体机能荒废了三年,脑部也因为受损,需要很长的恢复时间,但他醒来了,就是老天爷给的最好礼物了。毕竟,这种奇迹似的清醒,有可能是因为手术,更有可能是因为任何连医生都无法解释的神秘力量。
 
龚小青还记得杜明文刚清醒后,一开始连要挤出一个微笑都很困难,遑论是开口说话,因此只能由他们念注音符号来让他拼音。
 
他头一句话说的是——“妈妈我爱你”,第二句话则是说要看nba——正是尤威猛平时放给他听的转播,然后——
 
尤威猛成了他的偶像,龚小青则变成过气明星。
 
她一天没来探望无所谓,但如果是尤威猛没出现,杜明文脸上的失望简直可以压垮伦敦大桥。
 
所以,吴阿姨把杜明文会醒来,归功于尤威猛之前的陪伴,是故收了他当干儿子。
 
这下子,尤威猛有了两个干妈,比她还吃香不知道几倍咧!
 
龚小青朝他扮了个鬼脸,刚好被正要起身的尤威猛发现。
 
尤威猛一挑眉,拍拍杜明文的肩膀。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他说。
 
“尤……大……哥……明天……见……”杜明文清瘦脸庞,困难地吐出话来。
 
“你明天复健也要加油。别忘了,我们为你延了婚期,就是要等你当我们的伴郎。然后,我们还要一起去看nba,对吧。”尤威猛和他击掌道别。
 
“对。”杜明文咧嘴笑着。
 
“我也要去看nba喔。”龚小青跳出来插话。
 
“你又看不懂。”尤威猛把她抓到身边揉着她的发。
 
“我是要去吃球场里卖的热狗和爆米花。”她说。
 
“还吃,肥死你。”尤威猛捏住她的腮帮子,其实挺喜欢她小丰腴的感觉,因为抱起来舒服极了。
 
“你对身体健康那么注重,不会让她肥死的。”吴水仙笑着转头对龚小青说道:“你啊,好心有好报,找到了一个好对象。”
 
“是啊,他人见人爱,不过,他最爱我,对吧?”龚小青故意装出凶恶的眼神对着尤威猛逼问道。
 
“对对对。”尤威猛拿起玄关上的安全帽套住龚小青的头。“干妈晚安。”
 
“阿姨晚安。”
 
龚小青声未落地,立刻一把抢过尤威猛的钥匙,快步抢在他之前,冲到他的重型机车边,作势要跨上驾驶座。
 
“龚小青,下来。”尤威猛揪住她的后衣领,不准她逾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