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周铭魏雅姿的小说叫《呵女人》,是作者泄老板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不过魏雅姿当时的神色非常的不好看,见了我除了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以后就给安洁说了一声, 她在外面吃过了,有点累,就回房间休息了。这让我大大松了口气,很显然,她可能真的不知道那天晚上的是我。为了确定她到底是不是装的,在我把客厅啥的都打扫了一遍,我就回到房间,告诉魏雅姿我这两天回了趟老家。“关我什么事,滚一边去!”坐在床上看电视的魏雅姿,才听到我说一半,就不耐烦的让我滚了。
 
《呵女人》精彩试读
那天,我给他们聊了好久才挂了电话,让我在这种压迫下有了浓浓的温情,可挂了电话以后,现实依旧压迫的我喘不过来气,我爸妈他们说的再轻松,那距离我妹做手术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了。
 
可我根本没有钱,魏雅姿那边,我也不能回去。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魏雅姿的怒火可以大到忍不住的程度,她说:“周铭,你厉害,你不想回来是吧?那好,我去找你!让你为你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你知道我的能力,几天我就能找到你!”
 
夏瑶瑶也是说:“都怪你个死怂逼,害的我老公都没法在一起了,你等着吧,我老公怒火已经升起,等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完蛋了,你一定会成为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看到她们两个的短信,我都快吓死了,这下魏雅姿完全怒了,她之前没有主动来找我,肯定是因为放不下面子,现在我的离开,肯定严重影响到她们偷情计划了,所以她忍不了了。
 
而且她找我顶多也就用几天的时间,到时,我的结局一定会非常的凄惨。想想魏雅姿和夏瑶瑶狠起来的样子,我就害怕的不行。
 
我真有可能成为中国最后一个太监!
完整版呵女人周铭魏雅姿全文免费阅读
看着自己眼前的窘境,我内心苦涩至极,我真的后悔当时没忍住做了那件事情。
 
这下,我钱没有了,人可能也得没了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事!
 
接下来的日子,对我来说可以说是提心吊胆至极,生怕魏雅姿在我没有任何察觉之下,就把我找到了。可一个星期下来,魏雅姿也没有找到我,我都感觉有些不真实,要说,斯凯特属于他们那种高端人士消费的地方,魏雅姿应该没少来,现在咋就找不到我了?
 
那天我在休息室里,怎么想都想不通,不过就在这时,小张端了个盘子走了过来,先骂了两句,客人没有给小费,后来拿出来手机一看时间,他惊呼了起来:“**,今天是夏小沫来酒吧驻唱的日子,我们晚上可就有眼福了!”我在斯凯特那么多天,也早就知道了这位夏小沫的大名,这个女歌手,虽然不是非常出名的那种,但在江海市的娱乐会所里,可以说是身价最高,最有前途,实力最强,颜值同样最高的一位女歌手,在江海市的这些娱乐会所里的老板,可以说为夏小沫挣破了头。要不是斯凯特的老板在很早以前,就用低廉的合同签了夏小沫,恐怕她那么大牌,也不会在斯凯特酒吧驻唱了。
 
当然廉价的合同,换来的也是廉价的出场时间,每个星期夏小沫只来斯凯特两次,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夏小沫还请了假,三四个星期没有来了。
 
不过她的每次到来,生意都可以说是最火爆的时候。
 
我问小张:“夏小沫,就是那个咱们会所里最大牌的驻唱歌手吗?”
 
‘“对啊,哈哈我可想死她了,今天她来酒吧肯定会为她准备花篮啥的,这些事都是馨姐组织的,你和馨姐关系那么好,要不你去找馨姐,让咱们给夏小沫送鲜花咋样?”小张兴奋的手舞足蹈。
 
“好,我试一下!”如果说,我不想和夏小沫有个亲密接触的机会,那是不可能的,正好我压抑了那么久,趁着这个机会,我也能放松放松,和小张说完以后,趁着不忙店里不忙时,我就去了五楼办公室找到馨姐,告诉了我的想法。
 
这对馨姐来说本来就是个小事,当即就答应让我和小张去给夏小沫送花,而且,她保证,这次和以往不同,不会再让一群男服务生去送花,而是只让我们两个去,还能给夏小沫合影什么的。
 
我闻言,心里兴奋地不得了,连忙感谢馨姐。
 
“哈哈,你别高兴太早,机会我不会白给你的,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馨姐走了过来,舔了舔舌头,眼神火热打量着我说道。
 
“什么条件,您说?只要不违反原则问题!”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跳,浑身火热了起来,馨姐不会想要我的处了吧!
 
“哎呦呦,看你吓得,你还真以为我想吃了你啊!实话告诉你吧,姐,让你做的是工作上的事!”馨姐摸了一把我的脸,就笑着说了起来。
 
“啊!工作上的事!”馨姐的话,让我顿时觉得自作多情了,同时也有些失望,说实话,现在馨姐要想和我那个,我立马就会交枪同意,这些天可憋死我了。
 
馨姐先让我坐下,在办公桌前倒了两杯威士忌,先自己喝了一口,就给我说道:“等几天,有一位重要的客人来咱们酒吧,她呢,就是喜欢像你这样的大男孩,到时候你帮我陪陪她怎么样?”
 
“让我做**么?这样的话,那还是算了!我可不做!”我眉头一皱,然后拒绝道。
 
馨姐摇了摇头,给我解释道:“周铭,你这人就是太在乎这方面的事了,首先,这是姐在求你,其次,这位重要的客人,她不会待在这里太久,就算是想发生什么,那都发生不了的。到时,顶多是陪陪她聊聊天喝喝酒什么的,其实这个差事可以交给其他人,但姐不放心,你就当替姐陪一下吧!”
 
“行,馨姐这事就交给我了,我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馨姐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我再不答应,**的就是太矫情了,而且只是陪一下而已,可不是什么**,再说馨姐这个人我也是一万个相信。于是,我就答应下来,想着为了报答馨姐,这事我也得办好。
 
走出办公室,我就找到小张,把馨姐让我们两个给夏小沫送花的事告诉了他,要不是当时赵成也在休息室,他非得激动地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