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景琛顾南舒作为小说《你是我的小思念》中的主角,给读者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在书中有着鲜明的人物特性,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专属情感,作者顾南舒利用这些特色将剧情调控的非常合理,让读者们能够充分感受作者创造的小说世界。

《你是我的小思念》精彩试读
隔着病房的大门,顾南舒什么都听不见,但心里头还是没由来的升腾起一团怒火来。
 
她二话不说,转身就要离开,却被人横臂拦住。
 
谢回拦在她跟前,一脸为难:“太太,您这是要去哪儿?等会儿先生醒来看不见太太,怕是又要生闷气。”
 
“生闷气?”顾南舒的嘴角勾起一抹冷嘲,“不会。有薄大小姐悉心照料,阿琛只会身心舒畅,怎么可能生闷气?”
 
谢回听了,连忙往病房里头看了一眼,嘴角禁不住抽了抽。
 
顾南舒趁着他发呆的空挡,将陆景琛的钱包往他怀里一塞,冷着声音道:“阿琛的钱包,劳烦谢秘书代为保管,等阿琛醒了交给他。我就不进去打扰他们二人世界了。”
 
“太太!太太……”谢回回过神来,慌忙去追,“这是误会!一定是误会!陆总已经六年没跟薄大小姐联系了,他们之间真的什么都不剩了!”
 
顾南舒的身子一僵,脚步顿住。
 
谢回长长抒出一口气,以为自己把她劝住了。
 
谁知,顾南舒的嘴角勾起盈盈浅笑来,脸上满满都是漠然:“陆景琛跟薄沁有没有联系,我根本就不在乎。误会也好,现实也罢,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要劳烦谢秘书给薄大小姐带句话……”
 
谢回怔住。
 
顾南舒眼眸眯起:“替我问问薄大小姐,二婚的陆景琛和头婚的傅盛元,她到底要怎么选?!”
 
如果薄沁放不下陆景琛,又何必和傅盛元高调秀恩爱,又何必让她费心费力地去做什么求婚策划案?!
 
如果薄沁早就决定了和傅盛元私定终身,又为什么要三更半夜跑到瑞星医院来,跟她的老公牵扯不清?!
 
谢回被问得愣住,尴尬呆立在原地。
 
顾南舒没给他反应的时间,甩手就出了医院。
 
病房里头。
 
陆景琛豁然睁开双目,一双栗色的瞳仁里布满了血丝。
 
“阿琛!你醒了!太好了,你可算是醒过来了!”薄沁激动不已。
 
陆景琛十分厌弃似地看了她一眼,而后一寸寸从她的双手之中,抽回了自己的右手,冰冷着声音道:“薄大小姐,自重。”“阿琛……你……”薄沁显然被他一句话伤到了,苦着张脸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一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我听姜阿姨说你胃出血,说你深度昏迷,我都快疯了!阿琛,你知道么?!我简直要疯了!”
 
“什么立场?”
 
陆景琛的眉头蹙了蹙,栗色的瞳仁里,波澜不惊,语气极其冷淡。
 
“什么?”薄沁显然没听明白他什么意思。
 
陆景琛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你担心我,我想知道,薄大小姐有什么立场担心我?你是我什么人?你是我老婆么?”
 
薄沁:“……”
你是我的小思念陆景琛顾南舒小说大结局阅读
“什么都不是,甚至连情人都不是。”陆景琛的嘴角泛起一抹讥笑。
 
“阿琛,你别这样。”薄沁的嘴角颤了颤,“我们……我们可以从头开始的。”
 
“怎么从头开始?”
 
陆景琛冷笑一声,“薄大小姐是要选头婚傅盛元,还是二婚的我?”
 
薄沁的眼眸一瞬间瞪大到了极致,难以置信地望向陆景琛:“阿琛,你……你刚才就醒了?阿舒在外面说的话,你全都听见了?!”
 
陆景琛没有接话,目光灼灼地盯着薄沁那张花容失色的脸。
 
薄沁的指尖颤了颤,这无疑就是默认!
 
她眉头一蹙,冷眼望向对话,语气生硬道:“阿琛!你利用我!你利用我试顾南舒!”
 
陆景琛侧目看了她一眼,声音森寒入骨:“薄大小姐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刚刚做完手术,麻醉都还没过,哪有什么力气利用你?你自己握着我的手不放,怪我了?”
 
薄沁一对秀眉拧成了一团,死死咬着下唇,瞪红了眼睛望向对方:“阿琛!你变了!你以前绝对不会这样跟我说话的!”
 
陆景琛耸了耸肩:“以前年轻不懂事,现在成家了。薄大小姐也快成家,迟早能理解我的心境。”
 
“阿琛!你到底是怎么了?!三句话都离不开成家、已婚!你反复地提醒我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八年之前,陆景琛可是她的男人啊!
 
不过是一个不经意的转身,他怎么就成了别人的老公了呢?!
 
陆太太?顾南舒?蓝可可?时心眉?
 
呵……
 
她们都算个什么东西!
 
她从小和阿琛一起长大,有谁比她更了解阿琛?!
 
她和阿琛的感情,是别人能替代的么?!
 
薄沁显然被陆景琛的话刺激到了,脸色难堪至极!她猛得起身,一摆手就打翻了床头的水杯!
 
哐当一声清脆的声响,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谢回在外面听到了声音,慌忙推门进来:“总裁,出了什么事?”
 
看到外人进来,薄沁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没事。”陆景琛的脸上是浅淡的笑意,瞥了一眼薄沁,抬眸对谢回吩咐道,“薄大小姐是有婚约在身的人,我也是有家室的人,虽说是青梅竹马关系要好,但大晚上让她在医院病房里陪着我,也不大合适。谢回,你叫个车,替我送她去丽思卡尔顿,再给DFO的傅总去个电话,让他亲自下楼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