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编推荐给大家的小说名叫《致苏沅昭》,小说的主角儿是于诚苏沅昭,小说的剧情在作者夏锦季的把控下,有着比较稳定的推进,给人比较稳的感觉,喜欢都市小说的读者,不妨欣赏一下。
 
《致苏沅昭》精彩试读
“怪我之前工作太忙,没有看好阿宝,把阿宝弄丢了。小昭找到收养阿宝的人家之后,看到阿宝跟他们感情很好,一时心软,就没把阿宝带回来。后来,小昭想阿宝了,去看望阿宝,结果被有心人拍到了,照片被放到网上,才扯出了后来这些事。那对情侣闹掰了,女生可能想博取粉丝同情,就把男生说成出轨。”于诚解释得面面俱到,“不过现在没事了,我已经发了律师函,网上那些跳脚的人就怕我们来真的,这会儿已经没声儿了。”
 
“没事就好。”母亲拍了拍苏沅昭的背,心有余悸,道,“小昭怎么蹚了这么一趟浑水?我就说我女儿不是那样的人。小昭,你也是的,这么长时间都不带阿诚过来,害我们瞎想,我们还真以为你跟阿诚分手了。”
 
“我……”苏沅昭舌头如打了结一般,说不出话来。
 
“是我太忙了,学校那边有各种会议,我又受人所托,接了几个棘手的案子。”于诚解释说,“我以后一定多回来看看您。”
 
他把话都说满了,苏沅昭只能一个劲儿地点头。
 
这番话惹得苏母更心疼,给他夹了一筷子牛肉,说,“你上班确实辛苦,来,你多吃点儿。”
 
“谢谢阿姨。”于诚皱了皱眉,“不过,阿姨,这次还有件事想要麻烦您。”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有什么难处只管说。”苏妈说。
 
“就是阿宝。那个男的可能觉得把小昭牵扯进来,于心有愧,再加上他跟女朋友分手了,干脆就把阿宝还给了小昭。不过,我觉得小昭养着阿宝不合适。一方面,我俩都忙,没精力照顾阿宝。另一方面,网上那些粉丝只认这是顾锦澜的宠物,要是知道阿宝给了小昭,肯定又会闹起来,这样对小昭和阿宝都有威胁。”于诚一脸为难的样子,“我想,能不能把阿宝放在您这边养一段时间,避一避?”
 
苏沅昭在桌子下面使劲儿踢于诚,谁答应他把狗送回来了?
 
于诚无动于衷,还伸手握住她的手,一副已经跟她商量好的样子:“如果您觉得不方便的话,我跟小昭再想想别的办法。”
 
“方便方便。”一向不爱狗的苏母竟答应了,瞟了一眼趴在门口模样乖巧的阿宝,说,“阿宝正好和我们做个伴儿。”
 
饭后,苏沅昭拉着于诚,要进屋说话。于诚不紧不慢地说:“你先进去休息吧,我帮阿姨洗碗。”
 
苏沅昭:“……”
 
好不容易等厨房这边完事,那边苏沅昭的爸爸已经摆好棋局等着于诚……他还真受欢迎呢!
 
苏沅昭走过去,拉起于诚,说:“爸,他开了好几个小时车,您先让他去睡会儿午觉,休息一下吧。等他睡醒了再和您下棋。”
 
“也好,你们先去休息。”苏爸表示理解。
 
苏沅昭拉着于诚回屋,将门反锁好,说:“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答应把狗留在这里了?”
 
“还需要我重复一遍理由吗?你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养狗。”于诚掀开被子,躺到床上,嘀咕道,“我确实累了,困死了。”
 
“你不准睡!”苏沅昭俯身,要扯他起来,谁知被他顺手一拉,摔趴在他的身上。她撑着身子要起来,他长腿一伸,翻了个身,一下将她翻到了床里边,她的头恰好枕在他的手臂上。他面朝着她说:“要不我们就一起睡吧。”
 
“谁跟你一起睡?!”苏沅昭挣扎起来,他们已经分手一年了!
 
“嘘……”于诚压住她的手,说,“我记得你这房间隔音效果可不太好,小心叔叔阿姨以为我们吵架。”
 
苏沅昭瞪着于诚。
 
于诚慢悠悠地道:“对,我就是故意的。周言没事找事,带着狗消失不就好了,非要多此一举,把狗送过来。他想要你看见阿宝就想到他,想得美。你跟他已经不可能了。”于诚抬手轻轻拨了一下她的刘海,说,“那条狗你别想养了,我不想看到它。”
 
“于诚,你别太……呜……”
 
他吻住她,攻城略地,威胁道:“你别说我不想听的话,你说一句,我亲一下。”
 
苏沅昭不能动,也不能叫,气得嘴唇发抖。良久后,她才低声强调:“于诚,我们已经分手了。”
致苏沅昭最新章节_于诚苏沅昭全本小说
他将她带进怀里,将头埋进她的肩窝,说,“阿昭,你为什么这么天真?从我介入这件事开始,我们之间的事就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
 
他又亲了她一下。
 
“这句话我也不爱听。”他蒙住她的眼睛,挡住她要杀人一般的目光,说,“你睡吧。”
 
苏沅昭醒来已是下午五点,于诚已经起床了。她出房间一看,他正跟她爸爸下棋,三局爸爸两胜,五局爸爸三胜,他总有办法把她爸爸哄好。她看着眉头微皱、认真思考下一步棋的他,忽然有些想不起她跟他分手的理由。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他那么完美。
 
从吃晚饭开始,苏沅昭就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今晚怎么睡?家里有三间房,两间卧室和一间书房,书房没床。她之前带于诚回来都是和他住在一起的,反正他俩同居的事爸妈也知道。这次他俩既然是以“感情良好”的状态回来,好像怎么都没有要他去睡书房的理由。
 
可她跟于诚要是真住一起的话……她想起下午的事,要是他真想做点什么,她真是半点办法都没有。想到这里,她有些心塞,心想,自己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整顿饭苏沅昭都吃得心不在焉,好几次她妈妈跟她说话她都没听清,最后大家都吃完了,她还剩了大半碗饭。
 
“这孩子想些什么呢?我叫你半天,你半天不答应,饭还剩这么多。”苏妈妈看了看时间,“我都要去跳舞了。”
 
“小昭可能饭前吃了点水果,已经饱了。”于诚帮苏沅昭解释,说着,他将她碗里的饭分了一半出来,“我帮你吃点吧。阿姨,你和叔叔散步去吧,等下我来收拾。”
 
“别,我们不能老欺负你。小昭,等下记得洗碗。”苏妈妈临走时吩咐。
 
苏沅昭扒着饭,听到爸妈关门的声响,终于放下筷子,说:“晚上你想个办法,去书房打地铺。”
 
“不,我要睡床。”
 
“好,我睡地板。那麻烦你用聪明的脑袋帮我想个理由。”
 
于诚还真的认真想了想,说:“你可以得重感冒,这样就可以不想把感冒传染给我为理由,不跟我睡在一起。”
 
哎,好办法!
 
“不过,在现在这种天气里,在叔叔阿姨回来之前,你要得重感冒还真不太容易。”于诚狡黠一笑。
 
真病不行就装病,苏沅昭心里有了主意,心情轻松许多,对于诚的态度也好了点儿。
 
“哎,说真的,这一点我还是佩服你的,好像无论遇到什么问题,你都能想出办法解决。”
 
于诚笑了笑,见她停了筷子不打算再吃了,便站起来收拾。
 
“我来吧。”苏沅昭不好意思,他毕竟是客人。
 
于诚抱着手臂倚在厨房门口,看着她戴皮手套,注水,洗碗。他突然说,“自从你搬走之后,我们的厨房就再没动过了。”
 
苏沅昭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没有说话。
 
苏爸和苏妈回来时,苏沅昭的表演就开始了。她咳得好像得了肺痨,苏妈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她的体温分明正常,只是咳个不停,正好家里还有治咳嗽的中药,苏妈便找来给她喝。她最讨厌这股药味儿,可为了自己今晚的清白,还是捏着鼻子喝了。
 
苏沅昭一口灌下去,五官都皱成了一团。见时机差不多了,她真诚地提出建议:“我感冒这么严重,怕传染给于诚,要不,妈,你给他在书房打个地铺?”
 
“哦,对了!”苏妈一拍大腿,说,“阿诚,你下午不是说这边有个朋友晚上过生日,你要过去吗?这都快十点了,你赶紧去吧,太晚了开车不安全。你们年轻人过生日啊,也是奇了,还过零点的生日。”
 
“我本来想陪小昭陪到你们回来就走的,结果你们刚回来她就感冒了,我都急得忘记这事儿了。”于诚一脸担忧,“阿昭,你还好吗?你要是不舒服,我就不去了。”
 
苏沅昭气得要吐血,却只能配合:“没事的,我喝了药,等下就好了,你去吧。”
 
于诚憋着笑起身,去她的卧室拿他的包。她跟进来,关上门,说:“你耍我啊!你本来就没打算晚上住这儿!”她说着,嗓子眼的那股药味儿又冒出来,简直苦进了五脏六腑。
 
“我又没说要睡这里。”于诚说,“我在旁边那条街的酒店订了房间,你有事打我电话。明天早上十点我来接你。”
 
听这意思,他应该是早就订好了酒店,压根没打算对她怎样,衬得她自个儿戏太多。她面上有些挂不住,瓮声瓮气地道:“那你注意安全。”
 
于诚听出她的意思,回过头来,捏捏她的脸蛋,说:“你放心,不是你的魅力不够,相反,你的魅力太大了,漫漫长夜,我确实没把握让你全身而退。”
 
苏沅昭的脸爆红。
 
于诚一边走一边穿外套,手插进口袋时摸出一包烟,反手一扔,正中两米之外的垃圾桶。
 
他笑了笑,说:“戒烟可比戒掉你容易多了。”
 
苏妈推门进来时,苏沅昭正撑着脑袋,盯着垃圾桶里的那个烟盒发呆。
 
妈妈递了杯热水过来,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有事?”
 
苏妈干脆搬了凳子坐过来:“你跟阿城是怎么打算的?你们也老大不小了,该考虑结婚的事了吧。”
 
苏沅昭敷衍道:“人家都不急,我急什么?”
 
“我可都问过阿诚了,他说跟你求过婚,你说还没准备好。”
 
他什么时候跟她求婚了?他们分手都一年了!她的脸涨得通红:“他什么时候说的?”
 
“下午啊!”
 
苏沅昭真不知道他趁着她睡觉的时候还跟她爸妈说了些什么,只觉得这次回家发生的很多事都不在意料之中。但是,她带回来的人扯的慌,她闭着眼睛也得圆下去。
 
“我就……再考察一段时间呗。”
 
“还要考察多久啊,你都快二十八了,再晚都成老姑娘了,可得急一点儿了。我看,你们赶紧把婚事定下来吧。阿诚那边没有什么大人,你嫁过去跟现在没两样。”苏妈妈站起来,拍拍苏沅昭的肩膀,又微眯着眼,瞅瞅她的脸,突然说,“你不咳了?”
 
“啊?哦,那个药的药效果然很好。”苏沅昭干笑了两声,“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