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凌尘纪嘉嘉作为小说《醉爱花丛懒回顾》中的主角,给读者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在书中有着鲜明的人物特性,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专属情感,作者徽音利用这些特色将剧情调控的非常合理,让读者们能够充分感受作者创造的小说世界。
 
《醉爱花丛懒回顾》精彩试读
“嘉嘉,又缺钱花啦~”那边看到纪嘉嘉正在输入的状态,立马语气熟稔的发过来一句调笑。
 
纪嘉嘉干笑着删掉了之前铺垫的冠冕堂皇的说辞,老老实实的发了个嗯过去。
 
“婧姐,我最近也刚好有一个很好的素材,我先发个初稿给你看一看,你要是觉得行的话就签个季度好不好?”
 
纪嘉嘉自己也知道最近自己的经历比较玄幻,极品帅哥为了躲避追杀住到无辜少女的家里,现成的素材不用白不用嘛!
 
“好的呀!那你发过来吧,要是可以的话我先预结一个月的工钱给你~”被她称为婧姐的编辑极为爽快的答应下来。
 
一来这编辑姐姐本来也是个爽快人,二来,纪嘉嘉的画风本来也是很有自己的一部分忠实粉丝。
 
她可是人际关系和实力两边都不落下的新世纪正能量女孩呀!
 
纪嘉嘉在心里给自己默默加上了光芒万丈的背景,咧开嘴露出一个纪尘看见一定会嫌她蠢的傻笑。
 
不过奇怪的是,这男人以往也没有这么嗜睡的时候。
 
算了算了,难得自己有个清净又放松的时候,晚饭再叫他好了。
 
正好外卖也到了,纪嘉嘉和编辑说了大概交稿的时间,合上电脑起身去拿奶茶。
 
等到纪嘉嘉心满意足的嘬着奶茶,手下行云流水的画着她和纪尘的初遇,窗外已经是夕阳余晖一片。
 
“唔……终于画完啦!”纪嘉嘉把初稿一张张按顺序整理好,扫描出来后压缩邮给了编辑姐姐,过了不一会儿那边就有了回复。
 
纪嘉嘉看着屏幕上编辑夸她的话和手机里预收到账的提示音,心里美的不行。
 
礼貌的和编辑道别后,把桌上的原稿妥帖的收进文件夹里,纪嘉嘉这才觉出不对。
 
纪尘是不是躺了太久了?
 
她也顾不上做饭,连忙扑到床前查看纪尘的状况。
 
这一看可不得了,只见男人满头大汗,眉头因为难受紧紧皱着,他有些微长的刘海被汗黏在额头上,显得可怜巴巴的。
 
想来是白天真的因为天气的原因,伤口被捂着不透气,发炎了不说。之后修好了空调又贪凉,温差太大,因为伤口发炎而下降的抵抗力让他承受不住,又发了烧。
 
纪嘉嘉又是自责又是心疼,自责当然是因为她没能及时发现男人的不适,心疼……
 
心疼是为什么呢?
 
然而她没有心思去想,用衣袖擦净男人一头一脸的汗,转身进了卫生间去接了一盆温水――之前被她拿出来的脸盆终于派上了用场。
醉爱花丛懒回顾靳凌尘纪嘉嘉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在解开男人衣服的时候,纪嘉嘉做了好一番心理斗争,最终,她还是面红耳赤的脱下了被她改过的睡裙。
 
男人优越的身材展现在她眼前,放在平常纪嘉嘉是绝对不敢正眼看的。但是现在纪尘发着高烧,毫无还手之力的躺在她面前,一副任君享用的样子。
 
不看白不看啊!
 
纪嘉嘉一手捂着自己的鼻子避免自己因为花痴而流鼻血,一手仔仔细细的帮纪尘擦着身体。
 
天哪!这男人的身材也太好了吧!
 
可能纪尘真的烧的厉害,纪嘉嘉这么大的动作都没把他弄醒。
 
所以纪嘉嘉也不敢耽搁,花痴了一会会儿就忍着肉痛的又剪开自己的一条裙子,三两下裹住男人的下身。
 
考虑到男人出了一身汗,她又从衣橱里抱出一床新的被子,把男人严严实实的包住,避免他的状况因为受凉恶化。
 
做完这些,纪嘉嘉去客厅找了医药箱,拿了特效药想喂男人吃下去,又带了新的绷带和消炎药好帮他重新包扎一下伤口。
 
但是纪尘烧的没了意识,根本就配合不了她的动作,更不要说吞咽了。
 
纪嘉嘉没有办法,只能死命的掐他的人中,试图把他叫醒。
 
拜托!不要让我用那么老套的喂药梗啊!
 
昏睡中的纪尘显然听不到她的心声,一张俊脸都被这女人蹂躏的发红,也还是没有醒过来。
 
纪嘉嘉心一横,微微扶正纪尘的头打开食道,捏着他的嘴保持张开的状态,含着药和水给伤员渡了进去。
 
结果还是用了了老套却有用的梗,纪嘉嘉看着吃了药而面相安稳了些的男人,一下下的戳着他的脸。
 
本小姐可是牺牲大了……你一定不能辜负我呀……快点好起来!她用手支撑着头,打了个呵欠,眼皮愈来愈重,趴在男人身旁睡下。
 
一天的工作加上还要伺候这个不速之客,纪嘉嘉很快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没有噩梦也没有回忆,只有愉快的安睡。
 
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为什么当自己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候,会感觉到安心和归属感,那是和姑妈在一起时,从未有过的感觉。
 
半夜
 
纪嘉嘉朦胧中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她有些吃力地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却发现纪尘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你有病啊!吓死人了。”纪嘉嘉猛然惊醒,攥紧的拳头险些打在纪尘的脸上。
 
这个男人到底醒了多久了?难道就这样一直盯着自己?她想想就觉得背脊发凉。
 
纪嘉嘉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紧蹙着眉头,满脸不悦。
 
“既然你醒了,帮我洗澡。”
 
男人微敛眼眸,用清隽的声音说道,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透着些高冷。
 
“你说什么?不好意思,我刚才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纪嘉嘉抬起眼眸直视他,两条细细的柳叶眉紧紧地纠在一起,心里却是一阵无语。
 
这个男人还真把自己当少爷了?
 
且不说洗澡这种私密的事情,她纪嘉嘉又不欠他什么,凭什么替他做牛做马的!
 
“是我的表达方式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慵懒地用手扶额,语气却是很不耐烦。
 
“不,您的表述没有任何问题。”纪嘉嘉眼底一沉,起身用手摸了一下纪尘的额头,“不过我看你是被烧糊涂了。”
 
纪尘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有些不聚焦地在女人脸上打量。
 
他这是被这个女人摆了一道吗?
 
“纪嘉嘉,你有一点常识好不好,本少爷刚才捂了一身汗,衣服都湿透了,你不给我洗澡,是想我再烧一次吗?”
 
他一把抓过纪嘉嘉的手,从薄唇中缓缓吐出一句话,他的胸前徘徊着一阵淡淡的薄荷香,浑身散发着禁欲气息。
 
“你放开我,要洗澡没人拦着你,浴室在右边。”
 
纪嘉嘉眼底一沉,没有好气地说道,一边用手用力地抠着男人的手,试图摆脱他的束缚。
 
这个男人还有理了?
 
不过他的衣服的确湿透了,胸前的点点斑驳足以说明这一点。
 
“纪嘉嘉,我受伤了自己怎么洗?如果我晕倒在浴室,恐怕你更难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