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编推荐给大家的小说名叫《情浓似烈酒封喉》,小说的主角儿是司成骁林紫曦,小说的剧情在作者凤飞花的把控下,有着比较稳定的推进,给人比较稳的感觉,喜欢言情小说的读者,不妨欣赏一下。一场幼儿园劫持案,林紫曦重遇了那个M国最年轻有为的军长。尘封的往事拉开序幕,林紫曦只想逃的远远的。司成骁步步紧逼:“女人,你偷走了我最重要的东西!”“啊?我偷什么了?”林紫曦不解,她什么时候成了小偷?司成骁将她拉入怀中,“我的心!”
 
《情浓似烈酒封喉》精彩试读
林紫曦混商场混的多了,说话一针见血,伤人还不给人留把柄,司成骁身上开始散发阵阵寒意,换做是谁,忙活了一天还没人数落都会不开心。
 
“小杰不是你逃避我的借口。林紫曦,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就像你说的,我们昨天才见面,你怎么知道我是方司令的手下?”
 
“病急乱投医,恰好你们认识而已,你愿意查就查,事实摆在这里,随你便,但是请司军长不要影响到小杰。”
 
林紫曦话音一落,毫不犹豫的转身想门里走去,顿了下,回头,“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要谢谢你,晚安。”
 
司成骁目送林紫曦进屋,看了眼门口灭着的声控灯,过了一会儿,去而复返,将车子恰好稳稳的停在林紫曦家大门跟前。
 
从车子上下来的男人手中那着一个崭新的灯泡,嘴里咬着一个小手电筒,将灯罩款款卸下来,换上新的灯泡,立马亮了。
 
二楼的一个窗口,一双杏眼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五味杂陈,这男人为什么就不肯放过自己?五年前是,现在也是。
 
小杰其实在司成骁抱自己的时候已经醒了,因为困的原因没有知声,想继续睡过,免得妈妈硬逼着自己洗漱。
 
没长成,现在躺在床上一直没睡着,反而更清醒了,在黑暗中看到妈妈一直盯着窗外看。
 
林紫曦看到司成骁去而复返,身子立马直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外面,小杰好奇,也爬起来。
 
站在凳子上看外面,看到司成骁从车子上跳下来,不知道他刚才现在门口干什么,转头看了看妈妈,脸上的表情很耐人寻味,有点激动,有点惆怅,眼底还泛着泪水,想了半天,这应该是老师说的喜极而泣吧。
 
小杰心里默默地想着,妈妈其实心里也不太讨厌爸爸,可是还是没有接受他,看来得靠自己,就像今天晚上一样。
 
林紫曦一转头,儿子在盯着自己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起来的,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忙着掩饰自己的情绪。
 
“怎么起来了?不早了快点睡。”说着,林紫曦将小杰抱上床。
 
“妈妈,其实,司叔叔挺好的,对不对?”
 
林紫曦不语,对不对?还真是父子两个,语气都一样。
情浓似烈酒封喉司成骁林紫曦小说全文目录推荐
“司叔叔很好,妈妈一定感觉到了,对吧。”
 
林紫曦:……
 
你们两个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吧。
 
“不好,睡觉!”
 
*****
 
又是新的一天,林紫曦准备送小杰去学校,在门口两个穿好鞋,正在给小杰背书包,林紫曦脑海里竟然在想,今天司成骁会不会来了。
 
一开门,果然,一辆吉普旁边靠着一个冷漠的身影,小杰背着书包窜了出去,“爸爸!”
 
“小杰,那是司叔叔。”林紫曦在身后,厉声提醒到。
 
“司叔叔。”
 
在母亲大人的威严前,小杰立马屈服了。
 
“小杰,下来,今天我送你去上学。”
 
父子两个像是没听到林紫曦说话一样。
 
“小杰,今天想不想我送你去学校?”
 
“想!”
 
小杰小虎牙一露,欢快的答着,司成骁单手抱孩子,打开车门,将小人给放进车里,顺带带出一份早餐,冲林紫曦伸伸手。
 
林紫曦一头黑线,养了儿子五年,竟然还不如司成骁一天呢陪伴,有些恼这两个人,不让我送就不送!直接忽视掉司成骁伸着的手,准备去开自己的车子。
 
司成骁一把拉住林紫曦,将早餐硬塞进手里,“我知道你一定喜欢,以后每天都有。”
 
以前林紫曦沦陷于司成骁这样霸道的宠溺中,现在她不知为何很反感,也许是为了小杰吧,不想要司成骁的早饭,试了两次,没有塞到司成骁手里,蹲下,准备把饭放到地上。
 
“你要放在地上,就小心小杰今天去不了幼儿园。”司成骁冷冷的威胁道,不送小杰去幼儿园,他是真的会这样做,只不过不是伤害他,而是带他玩一天。
 
林紫曦只能瞪一眼吃里扒外的儿子,收了早餐。早餐收了,但司成骁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林紫曦,一手抓着林紫曦的胳膊,另一只手搂住肩膀,将林紫曦硬生生的给按进车里,坐在副驾驶。
 
“送孩子上学,孩子她妈去上班当然也得送。”司成骁说着,伸手给林紫曦系上安全带。
 
“妈妈,你也上来了。”小杰坐在后坐,嘴里嚼着泡泡糖,吹起一个大大的泡泡。
 
林紫曦一路上不苟言笑,冷着张脸,目视前方,坐在司成骁副驾驶如同坐针毡,说实话,昨天司成骁去而复返换灯泡,林紫曦心里没有一点感动是不可能的。
 
可是,有些事情过不去,以后要怎么和小杰说?是因为妈妈错信你爸爸,所以让你爸爸害死的你爷爷?
 
一路上,一直是小杰吹泡泡糖的声音,司成骁看了一路冷脸的林紫曦,以为是自己动作太唐突,不该硬把林紫曦拉上车,开口开始解释,“昨天你把车停在幼儿园了,所以今天我送你上班。”
 
“司军长不会认为我这种资产只有一辆车吧,再者我还有司机,可以给我开回来。”
 
林紫曦一点面子都不给司成骁,知道在他在为刚才粗鲁的行为找理由,直接怼了过去。
 
碰了一鼻子灰,司成骁浑身散发着冷气,不再言语,自记事以来,敢这么对自己说话的人,林紫曦是第一个,而自己却还舍不得回击回去。
 
终于公司到了,车子还没停稳,林紫曦立马下车,甩上车门,大步向公司走去,司成骁立马追了上来,落在车子的早餐硬塞到林紫曦手中。
 
“司军长,我吃过了,还有,我不喜欢吃这种地边摊,这次谢谢你,以后真的不要给我带,而且我更喜欢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习惯人给我送饭,带饭,这样毕竟吃不到自己最想吃的。”
 
林紫曦一口一个司军长,尽量将两个人关系疏远,可司成骁却还是一口一个紫曦亲切的叫着。
 
“没吃过,你就知道不喜欢?煎饼果子你一定会喜欢,还有……你不习惯有人送饭,那是以前没人送,以后我送多了,你也就习惯了。”
 
司成骁的态度不容拒绝,和五年前逼着林紫曦吃药的口气,一模一样。
 
“对了,以后我叫你小曦好了,不要显得我们太生疏,你也大可不必叫我军长。”
 
小曦,这是两个人热恋时的称谓……
 
大人间的情绪非常容易影响到孩子,在送小杰去幼儿园的路上,不再吃泡泡糖,一直在想着为什么妈妈要对爸爸人前人后两副面孔。
 
怕妈妈的态度让爸爸伤心,毕竟平时妈妈这样对自己时听伤心,挺着急的所以现在小杰对爸爸感同身受,开始宽慰道。
 
“爸爸,其实妈妈挺爱吃你送的煎饼果子的,今天她不要是因为她真的吃过了。”
 
“嗯,没事,我不难过。”
 
小杰说的是真的,司成骁却不以为意,认为是小杰宽慰自己的话,同时庆幸,林紫曦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好在小杰非常懂事,是个小大人,一点和自己一样,懂事早。
 
幼儿园的效率非常快,昨天刚辞退老师,今天立马安排过来一个老师,不是临时让别的老师帮忙带一下。
 
“你好,我是这个班级的新老师,戴戾杰。”
 
“你好,我是小杰的爸爸。”
 
戴戾杰,新来的男老师,男人做幼师非常少见,恰好让小杰给遇到了,只不过有时候巧合并不是只看运数,还有人为。
 
司成骁专门提及自己是小杰的爸爸,让这个男老师打消对林紫曦的念头,不管他有没有这个想法,都要提醒他。
 
“老师好。”小杰向以前一样,和老师问好。
 
“你好呀,小杰。”戴戾杰,一脸的笑容,半蹲下,摸了摸小杰的锅盖头。
 
小杰咦了一声,好奇的开口,“老师,你怎样知道我的名字?”
 
戴戾杰的笑容有些凝固,“知道今天要接受你们班,昨晚就提前看了班级所有小朋友的信息,我不仅仅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你妈妈的名字,林紫曦,对不对?”
 
“还有我爸爸,司成骁。”小杰连忙提醒到,他现在可是有爸爸的人,要是有人不信他,他就那些司成骁留下的电话打过去,就不信还有人会觉得自己没爸爸。
 
“对对对,还有你爸爸,司成骁。”戴戾杰再次摸了摸小杰的锅盖头,一把将人抱起,步伐极其优雅的向教室走去,“走,我们去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