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编推荐给大家的小说名叫《与你此生共缠绵》,小说的主角儿是顾安童司振玄,小说的剧情在作者喜小悦的把控下,有着比较稳定的推进,给人比较稳的感觉,喜欢恐怖小说的读者,不妨欣赏一下。在顾家千金顾安童与司家二公子司岳云的婚礼上,突然闯出的女人破坏了婚礼,而这个女人是顾安童的好闺蜜江暖,在顾安童询问司岳云的选择之后,司岳云选择了江暖,顾安童当即在婚礼现场拿下手上的戒指,向在场的来宾说到,谁现在娶她,她就嫁,在场的人都担心会得罪司家,但是这个时候给了顾安童回应的人正是司家的大公子司振玄……
 
《与你此生共缠绵》精彩试读
“你个死丫头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电.话那段安梅好大的一声,震得沈思瑜耳膜都差点裂了。
 
安梅这段时间的安排,沈思瑜只是给钱。因为伤到心了。
 
“妈你有什么事快说,我现在有点忙。”沈思瑜虽然心里依旧恨,但是语气仍然平和的。
 
“你马上给我回到家里来,沈昊松现在就在这里!”
 
沈思瑜心道不好,嘴里闷.哼一声,“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沈思瑜跟设计师又是交涉了几句,就匆匆的打车去了梧村,这一路上沈思瑜有些紧张。想沈昊松以前对安梅的态度,估计这次又要闹出什么事情。
 
推门进屋,并没有像沈思瑜预想那样的战火硝烟。安梅和沈昊松各坐在沙发的一端,互相打量着,不说话却是叫着劲。
 
“你怎么来了?如果是找我,我们出去说。”
 
“他是来找我!”安梅瞪了沈昊松一眼,转头来时趾高气昂的扬起下巴。沈思瑜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上次安梅气到住院的事情也才过去一年,沈昊松又想来做什么?
 
沈思瑜二话不说去了沈昊松的身边,一把扯上他的胳膊,“我们之间的事情跟我妈妈没有关系,她现在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请你放手吧!”
 
扯了一下没扯动。
 
沈昊松脸色有些难看,难道沈思瑜一直都是这么看自己的?他的到来就只是复仇?不过的确他之前一直是这么做的。
 
“我来跟她谈咱们结婚的事情。”
 
“哈哈!笑话!”安梅抖了抖肩给沈昊松抛去了一个白眼,“看来去年那话还真的让我说到点子上了,沈昊松你还真有回头求我的一天。”
 
沈昊松握紧拳,沈思瑜头上冒出了虚汗。
 
“妈,你少说两句。”她不是不知道安梅的性子,也知道她这话一出,惹恼了沈昊松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让他自己说!”安梅又是冷笑一声,“当初把我们母女从沈家赶出去那个张.狂的劲呢?怎么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现在低下头觉得就可以娶走我的女儿?还真的是扇了自己的巴掌啊!”
 
沈昊松身.体一挺,被沈思瑜牢牢的按了下去,因为男人已经是发.怒的边缘就要爆发了。
与你此生共缠绵免费试读_顾安童司振玄大结局阅读
“我今天能坐到你的面前,你该知道自己的面子,没有沈思瑜,我沈昊松根本不会容忍你这么多年!”
 
安梅腾的起身,声音变得歇斯底里,“你有本事就让我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我还倒想去那边问问沈厚德,他到底是怎么养的儿子!”
 
沈昊松起身,本是压着她的沈思瑜向后退了几步。眼看那俩人距离咫尺。沈思瑜抱着头大喊一声。
 
“你们都够了!”
 
安梅从没见过这样气势的沈昊松,被那盖过头顶的气场着实吓的呆若木鸡,而沈昊松听到这身后的喊声,止住了手里的动作。
 
沈思瑜跑到俩人身前,用.力的拉大的距离。
 
“沈昊松,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你再在一起。别说8年来你只不过当我是一个复仇的工具,就凭你对我母亲的态度,也是不可能的!”
 
沈昊松缓缓移了目光在沈思瑜的脸上,“那八年你只觉得是我再复仇?”
 
“难道还有什么?”沈思瑜躲开男人的目光,“你知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最起码的是什么?”
 
沈昊松微楞,他是个大男人怎么会考虑这些东西。
 
“信任。”沈思瑜苦笑,又想起何雪莹栽赃她的那几次,现在何雪晴人找不到,自然事情的真像还埋在地里,但是她就算背着黑锅也无所谓,至少沈昊松该是相信她的不是吗?
 
一次又一次,沈思瑜知道沈昊松有爱,却是畸形的。
 
沈思瑜挑眉回头,看沈昊松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应该会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事情吧。
 
“如果你是真的爱我,你就不会不知道我的喜好。如果没说错的话,你当初送我的花该是阮航告诉你的。还有,如果你真的一直想让我回到你的身边,那何雪莹那边怎么会……”
 
沈昊松一伸手臂,“思瑜,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沈思瑜的每一句话都想一柄锋利的刀割开他的心,一滴一滴的向外渗着血。沈昊松知道自己错过,只是有些事情看透已经晚了,但是就算是男人,他也很委屈,沈思瑜的8年也是他的8年,自己怎么可能是没有感情的。
 
沈思瑜从未说过,但是只要张口就像控.制不住自己。
 
“没有信任,没有关心,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八年,我八年的记忆里就只有床.上的片段,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感情?你喜欢的是我的身.体对吗?何雪莹在家做她的贤妻,你一边呵护那个女人,然后再掉头来哄我回去,沈昊松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思瑜不是你想的那样!”沈昊松拉了女人的手臂,却被沈思瑜狠狠的甩开了,“上了你8年的当,如果我还继续,我就真的是个傻.子。”
 
“沈昊松,收起你现在这套吧,就算你在丰城能翻天覆地,也可以用各种手段让我回去,我可以委屈,可以依附,因为我得活着。但是你永远都不可能再让我爱你,你根本就是个渣男,一辈子都不可能!”
 
沈思瑜的一席话,让沈昊松身.体像是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他看了看沈思瑜又转头来看安梅笑着的脸,只觉得头顶眩晕不停。
 
踉跄着步伐朝门外走去。
 
沈思瑜又在身后追了一句,“沈先生,我注定是你心目里的婊.子,你愿意出钱,我可以考虑考虑。”
 
……
 
沈昊松走后,沈思瑜瘫.软.了身.体坐在了地板上。安梅走过来,许久都不见的关怀,“别为那么一个人伤心,妈觉得你刚才说的很好,你要早这样,是不是早就嫁出去了?”
 
沈思瑜歪头看安梅,咬着自己的下唇眼里噙了泪花。
 
“你这丫头干嘛瞪我,我这个当妈.的跟你说的都是好话!”
 
沈思瑜孱弱的甩来了母亲的手,自己踉跄着坐去了沙发。
 
呼……呼……
 
这样应该真正结束了吧,那个人就会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了。沈思瑜记得沈昊松说过他们的最后一次,这吻痕淡了你就把我忘了吧。
 
终于沈思瑜也体会了一把当初沈昊松的心疼。
 
虽然那爱是明显的,但是沈思瑜必须要这么做。何雪莹已经有了沈昊松的孩子,就算她还爱着又有什么用?
 
“楞什么呢?”安梅推了推沈思瑜,又一屁.股蹭来她的身边,“妈最近又帮你看了几个男人,你要不要去相亲?”
 
“这辈子,要么嫁沈昊松,要么单身,你还是别多操心了!”沈思瑜起身,看都不看安梅一样,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世界上的母亲不都应该关心孩子的吗?她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安梅也只能是这样的妈了。
 
……
 
沈昊松半个月来没再出现,听林月说他病了。
 
沈昊松靠在床头,双.腿上架了一个小桌子,一碗清粥,两碟小菜,早就没了热气。沈昊松握着手里的遥控器,烦躁的频繁换着台。
 
手里一停,电视荧幕上出现了他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