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墨席傅夕舞的小说叫《偏偏旧情郎》,是作者听雪成诗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当年为了伤他,选择和别人演一出戏,两人分手了。后来再度重逢,他已经少了当年的幼稚,多了些岁月磨炼的沉稳。只是他对于她的事情上,还是不能沉住气,该误会的还是在误会,仍然对她死缠烂打.....
 
《偏偏旧情郎》精彩试读
走走点了点头,走到了我的身边,把头靠在我的手臂上。
 
“我送你们回去。”墨席见到我们要走,面无表情地提议道,“你别误会,我是怕他们会在外面等你们……”
 
走走闻声,抬起头打量着他,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墨……墨席,你们两个认识?”
 
我看着她夸张的表情,恨不得以身相许的模样,苦笑,“不认识,刚才多得这位先生帮我们解围。”
 
说完,我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发愣的苏慕白,他的眼里,分明充满了疑惑和悲痛,“苏导演,那我们先走了。”
 
苏慕白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墨席跟在我们的后面,脸色便沉了下去。
偏偏旧情郎墨席傅夕舞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我别过了头,对着墨席说,“先生,刚才很感谢你的出手相助,我们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看得出来,墨席对我“划清界限”的举动很介意,他咬牙切齿地冷笑着,然后一把扯过走走的手臂,硬塞到苏慕白的怀里,拽着我往门外走。
 
“我有话对你说。”简短的一句话,不带任何的感情。
 
我挣扎着,“我不去,你放开我……”
 
他对我的反抗视若无睹,于是,我就弯下腰咬着他的手臂,他皱了皱眉头,不顾众人的目光,竟然把我抱在了怀里,不以为然地走出了大门。
 
我想,背后的那些人见到这些举动,一定大跌眼镜。
 
不,是直掉眼珠子。外面的月光,如流水般倾洒于地。
 
繁星点点的夜空,偶尔绽放着几朵璀璨的烟花。
 
墨席把我抱到了一辆黑色的奔驰面前,硬塞着我进去,我立即泛起了一种不安的感觉,想推开车门就走。
 
然而,那个该死的家伙好像意料到我我有这么一招,大力地压住了车门,邪魅地笑着,“你给我老实点。”
 
好像……不老实的是他吧。
 
更何况,我为什么要听他的话?
 
现在的他,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我的心痛了一下,看着他那张在灯光下越发俊俏的脸,有点痴迷,“你要带我去哪里?”
 
三年归回的他,怎么变得这么蛮横无理,一点也不顾别人的感受。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一拉油门,车子“嗖”的一下,径直越过了两边笔直的路灯,映入眼帘的是层层叠叠的流光。
 
我“啊”的一声惊呼,他急忙减慢了速度,伸出了一直有力的大手挡在我的前面,希望借此减轻我的晃动。
 
只是,他的手……触碰到了我的胸部。
 
我红了红脸,急忙推开了他,把头转向窗外,看着一颗一颗连成线的星星。
 
墨席可能对我这一个东西很厌倦,他急忙一刹车,皱着眉头地掰过了我的脸,瞪着黑溜溜的眼珠子对我说,“傅夕舞,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挪了挪身子,对视着他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我哪有什么意思?是你带我来这里的,都这么夜了,孤男寡女的。”
 
“你……”他气结,我听到了牙齿摩擦的声音,“你就这么讨厌我?”
 
“是,我是很讨……”话还没有说完,他竟然邪魅地看着我,不顾一切地封住我的嘴唇,不让我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无赖,放开我……”我愤怒地推着他,然而早就失去儒雅的他,却一把压着我,嘴唇慌乱地吻着我。
 
接着,他要要卷起我的衣服。
 
我已经闻到了男性的那一种味道,急忙死死咬着他的肩膀,一脸通红地骂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已经有未婚妻的了。”
 
我已经不再属于他的了。
 
他怎么可以不顾我感受地占有我?
 
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喘着粗气地看着我,两眼散发着好像饿狼一样的目光。
 
许久,他说了一句令我惊愕不已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