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一铭安玫作为小说《时光里的爱恋》中的主角,给读者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在书中有着鲜明的人物特性,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专属情感,作者蓝蕊利用这些特色将剧情调控的非常合理,让读者们能够充分感受作者创造的小说世界。
 
《时光里的爱恋》精彩试读
背影很挺直高大,但安玫却觉得有些……落寞?孤单?凄凉?萧索……她说不上来。
 
是因为公司太大,一栋大楼,十几层楼,人却不多,整个公司的走廊和过道上显得冷冷清清,所以他的背影才显得冷清?
 
或者高处不胜寒?
 
这么年轻就做到了副总的职位,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感觉,能不孤单,清冷,和落寞?
 
另外,如此年轻,爬到这么高的职位,不凌冽才怪!
 
安玫眨眼望着他的背影。
 
真是一个很冷的人!
 
可他的帅气,又是毋容置疑的,如冰川一样冷,高洁,不可接近,却又让人想靠近。
 
“是不是觉得,我们的禤副总很帅啊!”站在身边的经理突然开起玩笑来。
 
安玫:“……”
 
安攻想说的是,额,经理,虽然你和蔼可亲,待我也好,但,作为头儿,拿自己的下属和自己的上司,开这样的玩笑,真的好么?
时光里的爱恋乔一铭安玫小说全文章节目录阅读
确实不好,因为安玫的脸红了。
 
经理哈哈大笑起来,“喜欢禤副总是很正常的,不用脸红,公司里的女孩都喜欢他,哈哈哈……是不是,花花?”
 
安玫身边的乐花花端着杯子喝水,很淡定地说道:“那是当然,我们都喜欢他,但从不遮掩,安玫居然脸红?”
 
“不过,安玫是新人,以前没有见过像禤副总这样美男子,脸红是自然的。”乐花花喝了一口水,将杯子放下,继续调侃。
 
“噗——”安玫的一口水喷到桌子上。
 
这乐花花……什么跟什么嘛!
 
财务部不应该是很沉闷的部门吗,怎么会也如此津津乐道于风月!
 
好吧,美男子?
 
她怎么就没有见过?
 
乔一铭,也是美得不可方物的男人,好不好!
 
还有——沈浩轩,也是一个帅得不是让人窒息,而是让人如沉浸于氧气之中,忍不住要拼命呼吸的花样美男,好不好。
 
此后,安玫看到,禤哲经常来财务部办公室转悠。
 
财务部办公室很小,人很多,分成小隔间,每个人坐在自己的小隔间里,很拥挤,有时候也很喧闹。
 
可是,每次他一出现,拥挤的办公室好像突然变得有序了,连喧闹声都成了悦耳的歌声,仿佛他朝任何地方一站,那个地方就沾染上了他高贵的气质,变得纤尘不染。
 
转眼四月悄然而过!
 
又是一个周六。
 
依依照常上班,安玫在家大扫除。
 
春末,天气转暖,厚被换薄被,铺床时拿起枕头,一张被压扁了的名片,几页压皱了的信纸和看上去依然有点脏乎乎的粉红色信封赫然出现在安玫的眼里。
 
安玫停下手中的活,端起名片、信纸和信封,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倚着床头柜坐下,随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那封信,展开,字斟句酌地看了起来,比第一次看得仔细得多。
 
信看完了。
 
安玫纳闷,同一封信两次看的感受怎么不一样?
 
第一次看完时,她对这封信无感,甚至还有点讨厌写信之人,一个违背诺言的变心之人有什么可讨喜的,即使他的文笔不错,字也写的很好。
 
可是这次看完信后,她有不同的感觉。重读一遍,安玫发现这是一封饱含深情的信,虽然语言简朴,但字里行间,有担心和牵挂。
 
一个变了心,找各种借口要分手的人,还牵挂和担心收信人干嘛?
 
主要的,既然要分手,又何必花那么多心思和脑力,回忆他和收信人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
 
和女孩在一起时的每一个细节,女孩的每一个小动作,每一句话,那个叫丰澍的男孩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还记得日期和发生的地点。
 
即使是一个记忆力超强的人,也不会特意花脑力去记于他来说不重要的东西,而男孩却将他和那个安玫在一起的每个细节都记得如此分明,只能说明男孩和女孩在一起的点滴,于男孩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既然如此,男孩为什么还要和女孩分手呢?
 
并且,从信的内容判断,之前男孩应该还写过一封更决绝的分手信,这封只是上一封信的补充,但言语上略委婉些。
 
如此,既然要决绝,却为何又有诸多放心不下……安玫想不通。
 
她怅然若失地放下信,继续铺床铺。
 
铺好床铺后,她叠好信,将信塞进信封里,和名片一起又重新放回枕头底下。
 
不知道为什么,在折叠那封信,并将它装进信封的时候,安玫居然很小心谨慎,似乎怕弄坏了它。
 
一封分手信而已,她却再也没有将它扔掉的想法。
 
后来,安玫时常想起这封信,猜测着男孩分手的原因,各种原因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越来越勾起她的好奇心,有时候,她甚至有种冲动,想写信问问男孩,到底什么心思啊?是爱女孩,还是不爱?
 
如果爱,何必分手。
 
如果不爱,又何必写得这样深情款款,难道他不知道决定了分手,还写得这样深情款款,不是容易误了她吗?
 
可是——
 
决绝就不误吗?
 
在爱情的世界里,一眼误终生的故事还少吗?何止,止于深情,或者决绝!
 
安玫想到了乔一铭。
 
乔一铭是真的一点都没有爱过她,连误她的想法都没有,分手分得那么绝,一句话都没有,分手几年,了无音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