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夫君不自爱主角是:粟薇薇纪程然讲述了:如果某天早晨你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是你未来的老公,臭不要脸地赖在你家里,你会怎么办?粟薇薇一脚把“天降老公”踹到床底下,拎起来丢到垃圾桶打包,清理出门直接扔垃圾压缩站。   来来往往的贵宾佳客衣着光鲜,举杯觥筹交错间,悠扬的音乐伴随着欢声笑语在空旷的庄园里回响,鲜艳欲滴的玫瑰花,在人们的所到之处,绽放着热烈如火的浪漫……
《天降夫君不自爱》精彩试读
 “啪嗒”一声,纪程然手上的卷宗掉到了地上。
 
粟薇薇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弯腰捡起来递给他,“这么不小心,拿着,别再掉了啊。”
 
揉了揉眼睛,再掐了大腿一把,纪程然回头看了眼电脑屏幕的日期,没错呀,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老婆,你想问什么?”好奇怪,为什么这种被温柔对待的感觉好别扭,好不自在。
 
拉过凳子在他身边坐下,双手托腮放在膝盖上,翦水秋瞳明亮干净,湿漉漉地望着他看,“亲爱的,你说你那么了解我,知道我爱吃的菜,了解我喜欢的颜色,就连我喜欢看什么电影听什么歌曲都知道。可是,我对你却什么都不了解……”
 
哟,老婆大人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起他的事情了?
 
纪程然顿时大感兴趣,放下卷宗,转过身来,眉目渐渐染了笑意:“不知老婆大人想了解关于为夫的什么情况?”
 
她等的就是这句话,“我觉得吧,咱们既然住在一起,多少还是要有一点了解,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我仔细想了想,好像从来没听过你的家人和朋友,难不成你是离家出走的熊孩子?”
 
“家人?”诧异她居然会问到关于他家人的事,难道这丫头是打算真心接受自己,还是只是纯粹被人教唆跑来调查自己。他想了想,正儿八经地说::“不瞒你说,我是个孤儿。”
 
“哈?”她明显被这个答案惊到了。
 
低沉暗哑的声音如泣如诉,像是在怀缅着过去,又像极了压抑心中逆流成河的悲伤,纪程然抹了一把眼角,“我妈在生下我之后就去世了,后来我爸给我娶了个后娘,生了个弟弟比我强。从小到大,都是弟弟吃面我喝汤,弟弟吃肉我吃糠,这么多年来,我都不敢去想家,生怕想了家就会想到妈,想念我妈就会怨恨那个家。”
 
不是吧?这么可怜!
 
粟薇薇倒是没想到会问出这么一段令人心酸的往事,再看他低着头,肩膀一抽一抽的,就知道他在拼命压抑着悲伤,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淡然平静的坚强模样来。
 
再想想他平日里的玩世不恭,没想到那么乐观的人居然也有过那么心伤的过去。心里涩涩的,情不自禁对他多了几分心疼。
 
“对不起啊,是我不该问的,勾起你的伤心事了。”如果早知道问了会是这场结果,她就是再好奇都不会过问的。
 
纪程然抬起头里,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眼中泪光闪动,“老婆,你真是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了。”
 
他越说,自己就越感到心酸,她真的后悔去揭开他的伤心事了,“好啦,不就问你几句而已,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给我把泪水擦干净,脏死人了。”
 
话是这么说,她还是起来抽了几张纸巾塞给他。
 
纪程然慢吞吞擦掉眼角那憋笑憋出来的泪花,要不是薇薇还在这里,他差点就要破功笑出来了。今天疲惫了一天,又是面对尸体又是盯着卷宗,一天下来整个人心力交瘁,身体上的疲惫倒是其次,难捱的是心理上的无力。
 
结果被她这么折腾一番,突然觉得心底的沉重感一扫而空,整个人变得轻松自在。看来家里有个单纯固执又好玩的老婆也不错,没事逗着玩儿,绝对是减轻疲劳居家旅行必备良品。
 
浑然不知他心里打着小九九的粟薇薇,还沉浸在揭开一个人伤疤的愧疚当中,难得对他软言软语:“我就是随口那么一问,以后你要有什么不想说的,随时可以不说,反正我又没有拿把刀架在脖子上逼你说。”
 
“老婆,只要你问,我就会说。”他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的眼睛,“再者,谁说你一点都不了解我,至少有一点,你肯定是知道的。”
 
听他信誓旦旦的坚定语气,粟薇薇先是一愣,不解道:“我知道什么?”
 
他一把将她扯到身边,顺势搂过她的腰肢,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左手托着她的后背,右手环颈,两人顿时形成了一个十分暧昧撩人的姿势。粟薇薇感觉脑子短暂一瞬的当机之后,就听见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在耳畔间响起。
 
‘“至少你知道,我喜欢你,不是吗?”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挠得她脸颊耳朵都痒痒的,脸色腾地烫起来,绯红如血。
 
“纪,纪程然,你一天不撩妹会死吗?”难掩心中紧张,就连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当然不会,不过,我会难受。”他故意冲着她纤细光滑、白皙如玉的脖颈吹了吹气,熠熠目光流转,抬起下巴,在她红润饱满的唇上,咬了一口。
 
粟薇薇顿时像被触电了一半,脸色一白一红,下意识推开他——咦?推不动!那就咬他好了。
天降夫君不自爱粟薇薇纪程然完结版小说免费阅读
龇牙咧嘴对准他胳膊上的嫩肉,一大口咬下去。
 
纪程然手臂吃痛,力度顿时减少,她趁此机会连忙挣开他的怀抱,脸上的急慌之色还未褪去,便恶狠狠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吃干抹尽,“无耻、下流!”
 
“反正更无耻的事情都做了,这点算什么。”这才是他熟悉的粟薇薇,刚才那个装着一脸腻死人不偿命笑容的老婆大人,看起来实在太别扭不真实了。他还是比较欣赏这种暴力型的薇薇。
 
“纪程然,我看你是皮痒了吧……”摩拳擦掌,怒气汹汹。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过来看看。”他重新坐直了身体,眼睛盯着电脑,刚刚还玩世不恭的无赖笑容,陡然间沉肃起来。
 
粟薇薇已经戒备他,哪里肯过去,“你个死色胚还想干嘛?”
 
“你不是想知道,究竟是谁杀了沈夕和苏梦果,又重伤李欣玥吗?”他朝她勾了勾手指,无比诱惑道:“虽然凶手还未浮出水面,不过你看了这个之后,一定对你的调查很有帮助。”
 
提到调查和凶手,粟薇薇忍了忍,确认他真的不会再有不轨之心,才小小靠近了几步,待能看清电脑屏幕后就停下来不肯继续往前了。
 
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制作成表格,展现在他们两人面前。
 
“这是什么?”她看都没看懂。
 
“近两年内,全国各地失踪或者遇害的年轻女子案宗汇总。”
  听他这么说,粟薇薇毫不客气地把他挤出位置,抢了电脑和桌椅,双目凝神盯着电脑上纷杂繁多的表格,一行行、一列列地看起来。
 
越看脸色越是难看,看到了后半部分,整张脸已经肿成了猪肝色,搁在电脑桌上的手掌攥成小拳头,牙齿咬合在一起,发出“咯咯”咬牙切齿的声音。
 “太过分了!这些人难道全都是禽兽人渣,一点人性都没有吗?居然干出这种丧尽天良丧心病狂的坏事!”看到最后一行,她重重合上电脑,两眼快要喷出火来,差点把桌上的杯子都掀了。
 
“消消火,你现在生气也没用,这些都是这两年已经发生过的事。”纪程然像是早就知道她看完之后肯定会发飙暴走,早就已经准备清凉败火的蜜糖红茶,见她气哼哼看过来连忙递上凉茶降火。
 
“这么多受害者,我怎么可能不生气?”接过茶水猛灌几口,好容易润润喉了,她说起来更加大声:“你也看到了不是吗?这表格里记录的数据,足足有两百多名女子无故失踪,其中超过两成已经遇害,剩下的那些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这还只是这两年的数据而已。光是看着就让人触目惊心,你怎么能说得那么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