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夫君不自爱主角是: “啪嗒”一声,纪程然手上的卷宗掉到了地上。粟薇薇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弯腰捡起来递给他,“这么不小心,拿着,别再掉了啊。”揉了揉眼睛,再掐了大腿一把,纪程然回头看了眼电脑屏幕的日期,没错呀,今天又不是愚人节。
《天降夫君不自爱》精彩试读
 
钟灵秀!
 
这是粟薇薇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个在程小薰的描述里美好得一塌糊涂的女人,同时,也是纪程然的红颜知己——个鬼,他压根就什么都没承认。
 
“总之呢,灵秀姐姐是我最崇拜的人,她学历高能力强气质好相貌美……总之,我始终觉得灵秀姐姐才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表嫂!”程小薰没有点明什么,可当着粟薇薇的面,把另外一个女人夸上了天,这意图简直不要太明显。
 
“小薰,你不要乱说。”他沉下了脸,呵斥她。摆明了心情十分不好,被这小姑奶奶这么一折腾,保不准薇薇又要跟他断绝联系了。尼玛他这段时间各种曾亲密度和好感度,终于让薇薇对他不那么反感,今天倒好,全被这丫头搅黄了。
 
程小薰对这位表哥还是很发怵的,虽然她觉得这次见到表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很不寻常,尤其是那种由内散发而出的气质,她表哥可是出了名的残酷冷血,刚才见他温和如十里春风,还以为表哥便了性格,这会他沉脸厉喝,她才缩缩脖子,知道害怕了。
 
“好嘛,我不说了,表哥你别生气。”
 
“跟薇薇姐道歉。”都怪这丫头被家族里那些长辈宠惯了,纪程然叹了口气,觉得有必要在事态严重前,赶紧挽回在薇薇心目中的好感。
 
可惜了,无论程小薰现在怎么解释,都成了迫于纪程然的淫威而不得不改口。这让粟薇薇更加气恼。好啊,怕被自家表妹拆穿,就利用恐吓威胁等让程小薰改口。真看不出来这家伙真够混蛋的!
 
“拿来,去找你红颜知己,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愤愤将他手上的包包抢回来,粟薇薇一挑眉,跺着脚转身就往另外一条街道走去,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
 
程小薰被她吓到了,从小到大,哪个见到自家表哥不是脸红心跳温柔如水各种羞答答的,她还真是从未见过哪个女人敢给表哥甩脸色,别说甩脸色了,就是说话都不敢太大声。就连灵秀姐姐那么优秀的人,面对表哥,还不是一样娇羞温婉,小鸟依人。
 
可这个女人,未免太凶了吧?
 
难道她不知道表哥的身份?不可能,看她那脸皮厚的,明显就是冲着表哥的美色和身份来的。程小薰顿时在心里敲响了警钟,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再接近自家堪称完美无敌的表哥!
 
“真是个粗鲁的女人,要走就走,表哥,咱别管她!”
 
纪程然气得咬牙切齿,差点把这个不作不死的表妹直接丢出去,忍了又忍,咬牙呵斥她:“回头我再找你算账!”话毕,就朝着粟薇薇离去的方向猛追过去,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自家表妹受伤的表情。
 
“嘤嘤嘤……表哥居然骂我,这肯定不是我亲表哥……”
 
一回到别墅,粟薇薇就回到自己卧室整理东西,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无论纪程然再怎么解释,她绝对要搬走。
 
“老婆,你把门打开。”门外,传来纪程然有气无力的挽回声:“我跟钟灵秀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当做没听到,飞快收拾着行李。哼!还钟灵秀,叫得那么动听,怎么不去找她?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脚踏两条船的花心大萝卜,一个方远哲已经令她对爱情充满了失望,没想到后来又被他死缠烂打,两人共同经历了那么多事,本来她已经有点松动了,正打算着要不要把关系确定下来,谁知道,两人之间又出了个钟灵秀!
 
她无法咬定钟灵秀是个第三者,因为就程小薰的描述来说,她和纪程然早就认识了,而自己才是后来居上,这要传了出去会被人怎么看待?
 
“行!你们不是红颜知己吗,那我退出总行了吧!”
 
纪程然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背后,张开双臂把她环住,下巴抵在她的额头上,声音沙哑:“老婆,你宁愿相信一个只见过一面的人,也不相信我妈?”
 
算薇薇先是被他吓了一跳,后又火气大冒,“不是我相信你表妹,而是我知道,你本来就是那种人!”
 
“判死刑都有个审判缓冲的过程,老婆,在你不了解事情真相之前,这么说等于给我判了死刑,这对我不公平。”
 
粟薇薇索性把行李箱扔下,坐在床边气呼呼的,“那好,你跟我说怎么才算公平?”
 
纪程然紧随着在她身边坐下来,语气和缓,没有特别为自己辩解的着急,而是十分平静地在阐述一件事:“我从小跟灵秀一起长大,是,这没错,可谁规定你跟谁一起成长,长大后就要跟谁在一起?你觉得青梅竹马就得两小无猜?”
 
“难道不是?”
 
“那很抱歉,我从来不了解钟灵秀,她也不曾了解过我,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纪程然摸着她的后脑勺,无比认真地说:“不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我的挚爱,始终只有你。”
天降夫君不自爱粟薇薇纪程然完整全文免费阅读
至于钟灵秀,那最多只能算是普通朋友,非要亲近一点的说法,那是因为她是钟战的妹妹,他和钟战亲如兄弟,对钟灵秀,最多也只是对待妹妹的感情而已。
 
至于钟灵秀对他的感情……抱歉,就算知道了她对自己有意,那又怎样?他又没看上她,从来就没有。
 
本来,他不想太牵扯这儿时空的人,哪怕是过去的亲人朋友,他也尽量避而不见,就怕出点什么纰漏。没想到会突然在广城遇到程小薰,她说钟灵秀要回国了,接下来难免会碰到。
 
“算了,我也不是想知道你们的关系,只是一时有点冲动。”冷静下来后,她也察觉自己确实过分了。
 
明明她从来都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女人,可这一次,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刺猬,才一听到点风吹草动就神经过敏。
 
“抱歉,刚才是我不对……”
 
纪程然把她搂得庚金,几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这么真诚直率、善良可爱的的爱人,他怎么忍心责怪她?!
 
“我没生气,你能吃醋,我很高兴……”没有预料中的冷漠排斥,纪程然情绪激动,“薇薇,我们在一起吧……”
第83章 让千金做家务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次,粟薇薇你很郑重考虑了他的话,不再选择逃避的方法,静下心来深思了许久,最终终是给他一个确切的回应。
 
“下周我要去出差,你那个青梅竹马也会回来,等我回来之后,我希望得到一个真实的回答,如果你真的对我一心一意的话,我会答应和你在一起。”
 
纪程然没想到因为钟灵秀的关系,反而让粟薇薇认清自己的选择和心意,真是意外的惊喜。
 
他答应下来:“好,我等你回来,如果到时候你想见见她的话,我可以带你去。”
 
粟薇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无语翻白眼,想着自己这到底是不是踩了什么****运,遇到这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的男人。
 
其实,冷静下来她在心里是选择相信纪程然的,相信他不会像方远哲那样欺骗自己,没有依据,可这种感觉很强烈。但因为她之前已经受过伤害的缘故,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对这一段感情,既有着憧憬,又害怕美梦会破碎,再次被最信任的人欺骗背叛。
 
所以,她三思之后,决定再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他一个机会。
 
第二天,粟薇薇起床的时候,一出卧室就嗅到一股不属于她和纪程然的味道,她捏了捏鼻子,踢踏着拖鞋走到客厅时,被放在客厅角落里的行李吓到了。
 
“这么晚才起床,睡得跟猪似的。”刻薄又尖酸的语气,来自于程小薰,此时她正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姿势豪放,跟自己小客厅似的,一点都不客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粟薇薇惊叫起来,一大早上的,这小姑奶奶突然出现是要闹哪样?
 
程小薰无视她,张开双臂舒舒服服地靠着,“这是我表哥的家,自然就是我的家,从今天开始,我打算住在这里。你有意见吗?”
 
马勒戈壁你表哥的所有物什么时候变成你的了?
 
好在这时,纪程然从餐厅里出来,见到对峙的两人,满脸黑线,尤其是程小薰那目中无人的态度,更让他气得牙痒痒。
 
“表哥。”一见他出来,程小薰立即身体坐正,姿势优美,闪着大眼睛看他,“表哥,我是第一次到广城来,人生地不熟的,你就让我住几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