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云宸乔晨曦作为小说《可惜爱情是场劫难》中的主角,给读者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在书中有着鲜明的人物特性,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专属情感,作者林葡萄再来利用这些特色将剧情调控的非常合理,让读者们能够充分感受作者创造的小说世界。
 
《可惜爱情是场劫难》精彩试读
听到兄长这么说,秦君意心里十分难受。
 
不变的是风景,而一直在变的,只会是人。
 
“以后你想去哪儿,告诉我。”只能用这种承诺来减轻心中的痛楚,秦君意其实觉得自己很自私,这是他强加在自己兄长身上的救赎。
 
可对方也许根本需要这种关切,和无法再站起来的双腿比起来,其他都显得苍白没有意义。
 
但兄长却是很开心地笑了笑,“那我可得好好想想,有你的话,就算是大洋彼岸我也去得了吧。”
 
四个小时的车程,谈判却只用了短短四十分钟。
 
几乎全程都是兄长在擀旋,当然,突然说要取消婚约,对方也是一个势力很大的家族,甚至强过秦君意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兄长用了比较迂回的方式,他让给对方一些好处,希望对方见好就收。
 
但大家长似乎仍旧不想让步,他的表情十分严肃,每一寸目光都在彰显极度的不满。
 
兄长其实并不想和对方撕破脸,世家之间以利益为基础的虚伪友谊,是需要维系的。
 
对方也深谙此理,也许正因为如此,才更不想让这段姻缘说完就完。
 
毕竟如果两家联手,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掠取利益。
可惜爱情是场劫难纪云宸乔晨曦全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小女应该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大家长目光不善地睨着秦君意,他虽然之前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还算不错,但他更疼自己的女儿。
 
贵族千金是喜欢秦君意的,他这个做父亲的最清楚。
 
可是秦君意居然主动来提出取消婚约,如果被知道,他不知道他女儿该有多伤心。
 
他是爸爸,他要护住女儿的这份单相思。
 
“大人,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我们不合适,贵千金配得上更优秀的人。”
 
“……”话被秦君意说满,大家长脸色都黑了。
 
兄长出来圆话,他平静地说道,“大人,虽然我觉得他们两个天生一对,可能很多人的想法也跟我一样。但以后要在一起过日子的是他们年轻人,如果两人不合拍,也不会幸福,您说是吧?”
 
“贵族间的联姻,什么意思不明白吗?”
 
“难道您不关心贵千金是否快乐吗?”
 
秦君意很快怼回一句,但他仍旧保有贵族青年的谦逊有礼,可在这种礼貌中,又有不容置辩的坚定意志。
 
大家长沉默,却在这时,奢华的客厅里忽然闯入一个小小的人影。
 
门仿佛是被撞开的一样,重重摔在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不会回心转意是不是?”
 
一听说秦君意造访,贵族千金便满心欢喜地躲在门后面,想听听他要和自己的父亲说什么。
 
之前秦君意在宴会结束后没有给她好脸色,她是愤怒的。
 
但后来收到秦君意已经回国并且辞掉了意大利那份工作后,她十分高兴。
 
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个好的信号,等同于将两人的事情定了下来。
 
可没想到,一切都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
 
眼泪啪嗒一下从眼眶脱落,贵族千金的质问让秦君意敛了容。
 
他直视着对方,眼底毫无波澜,“我对你没有意见,只是我们走不到一起。”
 
仿佛被致命一击,贵族千金瞪大了双眼,定定望着秦君意几秒,而后哭着跑开。
 
“女儿,女儿!”大家长焦头烂额地喊了几声,命管家赶紧跟上去,别让小姐做傻事。
 
大家长心疼极了,他转头瞥向秦君意,危险地眯起眼睛。“嘎吱”,玻璃门被打开。
 
进门的人来不及擦掉头上的汗。站定后便匆匆向上位人汇报。
 
“Boss。我们查到些东西。是关于乔小姐的。”
 
纪融天抬头,瞳孔骤缩。
 
……
 
纪云宸的私人公寓,最顶层的视野好到全景三百六十度尽收眼底。
 
“在身边留一个随时可能杀害自己的预备罪犯。纪先生,你也太大心脏了。”
 
从乔晨曦那听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青年侦探连带看向纪云宸的视线都变得有些暧昧。
 
纪云宸抬眸。幽幽望了青年侦探一眼,淡淡问道。“你和她见过面了?”
 
青年侦探冲纪云宸眨了眨眼睛,“我做了一回听众。”
 
“是吗。”纪云宸语气平淡。
 
青年侦探则是微妙地走到纪云宸近前,问他。“纪先生不好奇乔小姐和我说了什么吗?”
 
纪云宸一脸淡定。直接开口说道,“她要你调查我和另一个人。”
 
闻言,青年侦探挑高眉。轻笑着说道,“纪先生。我不禁要怀疑是不是你让乔小姐特意约见我的。”
 
“我有那么无聊吗?”纪云宸抓了一下放在桌面置物栏里的烟盒,但动作顿了顿。下一秒却放开了。
 
青年侦探将自己雇主的动作看在眼里,“真的没关系吗?”
 
“我是说。我可以告诉乔小姐真相吗?”
 
青年侦探此问一出,整个公寓安静得吓人。
 
纪云宸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这不代表他在默许。
 
“或者,你想让我告诉她什么?事实上。我已经接受了她的委托,我必须做点什么,纪先生。”青年侦探在自己的职业素养允许的范围内对纪云宸坦诚。
 
乔晨曦委托的内容是纪云宸自己猜出来的,青年侦探其实也不意外纪云宸能猜到。
 
离乔晨曦最近的人,其实并不是纪融天,而是纪云宸,只是乔晨曦自己没有发现这一点。
 
纪云宸的表情终于起了变化,他眉间紧蹙,眼底不稳定的光证明他正在激烈地思考着什么。
 
青年侦探耐心地等着,他手中的咖啡还氤氲着热气,低头看了一眼,奶泡甚至都还没有完全消去。
 
最近,他热衷于加糖加奶的“软”咖啡。
 
不知道过了多久,摆钟在整点的时候“咚咚咚”地响了几声,空旷的回音在屋子里震荡。
 
“纪融天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和她说什么。”
 
“是暂时,还是最好不?”青年侦探似笑非笑。
 
纪云宸闭眼,“她迟早要知道,但不是现在。”
 
“纪先生,其实由你告诉乔小姐,相对会好一点,对你们两个人来说。”
 
听到青年侦探这么说,纪云宸缓缓睁开眼睛,他眼底透着微微的青色,可以看出来已经到达一个疲惫的临界点。
 
将乔晨曦从B市带回来后,他让家庭医生给他处理过胸口和腹部的伤口。
 
全部贴上了再生创可贴,并进行了防水处理,但纪云宸虽然可以随意地泡澡,可活动幅度却不可以像之前那样肆无忌惮。
 
“伤口频繁被撕裂的话,新长出来的肉芽会变得很不均匀。你必须让你的身体休息一段时间,如果不想留下太难看的伤疤的话。现在的情况还算幸运,没有二次感染,但留疤是不可避免的。”
 
脑海里倏然浮现家庭医生的话,纪云宸长长吐出一口气,却是轻轻摇了头。
 
“她现在不会相信我所说的,有些事情,恰当的时机让她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