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司振玄顾安童的小说叫《与你此生共缠绵》,是作者喜小悦成诗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顾安童推开门,凉凉的声音自拐角处传出,“您二位现在上门都不提前通知,学会了搞突击检查?”“她醒了。”司振玄淡淡的说了句,回头看向声音来源的位置。这次所有人都露出惊诧的表情,哪怕是司振玄都没想到顾安童会穿着这样的睡衣走出来见人,可即便这样,她身上居然多了种风情入骨的感觉。
 
《与你此生共缠绵》精彩试读
她有些头疼的睁开眼,发觉自己正躺在酒店的床上,霍然间惊恐的坐起身来。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就掀开被子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就见昨天穿着的礼服还在身上,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醒了?”司振玄跟着从床上坐起身,略有点倦意的问。
 
“昨……昨天……”她本来还在烦恼这晚上怎么一个房间休息的问题,结果酒会上一杯烈度鸡尾酒喝出了问题。
 
“你的表现警告我,以后可千万不能随便喝醉酒。”司振玄脱了外套,着着衬衫躺在床上睡上一/夜,其实并不大舒服。
 
顾安童的脸顿时间红了,她只好垂下头来道歉,“对不起,给你丢脸了。”
 
司振玄伸手捏了下眉心,含糊不清的回答了句,“倒也不算太丢脸。”
 
那就是有丢他的人咯。
 
顾安童太沮丧,她人生中最大的赞誉,就是她得体的举止还有优雅的气质,她甚至不知道这种情绪到底为什么而产生。
 
她还没忽略到昨天晚上她的确是和司振玄睡在一张床上,明显面对醉了的自己他什么都没做,这就是她现在的丈夫。
 
“不过我提醒你。”就在顾安童垂头不语的时候,司振玄忽然间靠近了她,低声说:“再有一次这样的场面,我未必控制的住。不想自己后悔就别再胡闹。”
 
司振玄说完话后掀开被子准备起床,顾安童一脸茫然的在思考着这句话,忽然间她的手机在床头响了,打开一看见是陆雨琳的短信:报告首长!非常严重的事情,司岳云和江暖眼看着就要去你们房间了。
 
顾安童莫名的回了一条:你脑子进水了吧?
 
陆雨琳:真没有。我为了做你的坚强后盾,始终坚持不懈的与江暖维持着友好的关系,她和我得意的说已经在你的门外了!你要考察她的人品,她现在要考察你们的感情!
 
顾安童的手微微一抖,张口结舌的看向司振玄,“振玄,不好,司岳云那混蛋过来了。”
 
“嗯?”司振玄奇怪的挑眉,转身就见顾安童把手机送到了他面前,顿时间锁住眉头,这小子大概又是不怀好意。
 
顾安童非常懊恼的揉了下头发,“他们这样突袭是要做什么。”
 
司振玄没有回答这句话,司岳云本来不是这样的弟弟,但他却喜欢上江暖这样的女人,兄弟之间的隔阂根本就是在不断的扩大,甚至做出这种事情来。
 
恐怕他们现在的心情也很复杂,却又巴不得看看仓促成婚的夫妇二人的窘态。
 
随着门铃声陡然响起,顾安童刚要下床,司振玄回身按住她,低声问:“演戏,我相信你会的对不对。”
 
司振玄去开门,顾安童咬了咬牙,红着脸就把身上的礼服给脱了下来,扔到外面。
 
“哟大哥,起好早。”司岳云领着江暖,二人站在门外,神情如沐春风。
司振玄顾安童主角小说_与你此生共缠绵目录免费试读
司振玄不动声色的沉声问:“你们怎么也在蓉城。”
 
“大哥你在蓉城蜜月,我们可是到蓉城有正经工作要做呀。”司岳云随着司振玄让出的路,径直拉着江暖走进套房的客厅。
 
司振玄在后面关上门,转头就见江暖非常迅速的朝着卧室跑去,口中还说着:“安童怎么还没起来呢?我和岳云特地来看你们的呀。”
 
话刚落音,江暖已经非常迅速的推开卧室的门,顿时间愣住。
 
司岳云在后头顺势探了下头,就见顾安童正躺在床上,肩膀裸露在外,礼服和内/衣凌乱的扔在旁边的地上,睡颜恬静而又满足。早晨的阳光正洒在她漂亮的脸蛋上,显得那么楚楚动人。
 
那一刻,司岳云都看的有些发呆,江暖甚至不由自主懊恼起来,这种场面已经不言而喻,还能再说明什么问题。
 
顾安童似乎听见门口的动静,恍惚的睁开眼睛,顿时间拖着被子坐起身,一脸怒意的看着江暖,“你们这是干什么?快给我滚出去!”
 
江暖讪笑着说了句,“我和岳云正好也在蓉城,想着顺便来看看你们。现在去客厅等你们。”
 
顾安童看着江暖慌张的把门关起来,自己也跟着松了口气,再度躺回到床上去。
 
她以前不知道江暖是这样的人,正如同司振玄不相信自己的弟弟会如此左右摇摆。
 
她在司家父母面前给江暖十足的一个下马威,这之后江暖和司岳云恐怕已经同仇敌忾的恨上她和司振玄。
 
有些人总是这样,忘记自己的错误,下意识的把仇恨转移到因为错误而付出的代价上,他们根本就不觉着自己做的有多么的令人痛恨。顾安童甚至都清楚,司岳云和江暖一方面非常希望她和司振玄好,一方面却又想看他们两个人的笑话,但是他们却也害怕顾安童真的会全力以赴的帮助司振玄,三面矛盾下才促成了他们今天的试探之举。
 
客厅里已经传来几个人说话的声音,顾安童坐起身来,她没有忘记司岳云刚才转身刹那的惊艳眼神,一抹冷笑勾在唇角,这样的男人也足够愚蠢,吃了碗中就看着锅里,天知道几天前他刚刚抛弃了她,而且是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她。
 
她赤.裸着身子下了床,犹豫片刻后还是选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睡衣,那是紫色的丝绸短裙,裙长虚掩到大腿,露出一双光洁如玉的大腿,身材的窈窕与丰满都在这睡衣中展.露.无.遗,光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安童都有点害羞。
 
明知道这样做司振玄又该觉着她故作聪明,可是那种被无端抛弃的羞辱感始终萦绕在心底,她就是想让司岳云后悔,后悔自己曾经放弃过这样的女人——他说她不解风情,说她冷淡无趣,说她不懂逢迎,说她只是大家闺秀一般的花瓶。
 
缱绻浮在面上,一抹淡淡的媚意飞上眼角,做戏做全套,她相信司振玄还是会配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