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驰瀚栗纯谧作为小说《钻石婚宠乔少的心尖蜜爱》中的主角,给读者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在书中有着鲜明的人物特性,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专属情感,作者赵小橙再来利用这些特色将剧情调控的非常合理,让读者们能够充分感受作者创造的小说世界。
 
《钻石婚宠乔少的心尖蜜爱》精彩试读
“不知道我妈回来没有,地上的血还没擦呢。”栗纯谧靠在劳斯莱斯的座位上,语气里也满是疲惫,“我回去煮点汤,待会儿给晨婴带过去……”
“你弟弟的饭有人照顾,都说了,我已经请了最好的护工。”乔驰瀚伸手抚了抚栗纯谧皱着的眉,“你现在只需要担心你自己,好好休息。”
栗纯谧点了点头,眼神里有一点感激。
而当劳斯莱斯停在乔驰瀚别墅门口的时候,栗纯谧才是真正的惊讶。
“我没和家里人一起住,这是我的房子。”乔驰瀚打开门,让栗纯谧先进去,“你最好直接睡一觉,如果想洗澡,家里什么东西都有。”
五分钟之后,栗纯谧才明白,乔驰瀚说的‘什么都有’是一种怎样的概念。
拖鞋,牙刷,毛巾,以及一个女人要用的全套护肤品,身体乳,眼霜,沐浴露……而且全都是全球最贵的限量款。
还有和她的尺码正合适的睡衣。
栗纯谧睡了一个难得的好觉。
第二天早上起来,乔驰瀚家的厨师已经做好了早餐,还特地按昨天栗纯谧提了一句的要求,给栗晨婴熬了补汤。
而提着补汤去医院之后却发现,江斯哲居然坐在病床前。
“来,这是我特地找人给你熬的海参粥,大补的。”江斯哲还是儒雅温柔依旧,“慢慢喝,别烫着。”
“谢谢姐夫。”栗晨婴感激地笑着。
栗纯谧心头怒火再次窜了起来,她挤出一丝微笑走到病床前:“弟弟,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姐你别担心我,姐夫送的粥很好喝。”栗晨婴说。
一声姐夫像是一把刀扎在栗纯谧心口,她咬着牙:“那你先慢慢喝,我和你姐夫说几句话。”然后扭头示意江斯哲,“出来一下。”
江斯哲跟着她走出病房。
一出病房,栗纯谧脸上的笑就消失了,一脸的咄咄逼人:“你又来干什么?不知道我们已经没关系了?以后你不要再来了!”
但江斯哲脸上却还是那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的一脸镇定的笑:“你弟弟的医药费花了不少吧?还请了护工?”
然后不等栗纯谧说话便继续开口:“你最近需要钱吧?你帮我家的会所做广告吧,一条微博一千,像以前那样,你看行不行?”
栗纯谧在那一瞬间有一点心动。
主角乔驰瀚栗纯谧的小_钻石婚宠乔少的心尖蜜爱全集小说推荐
一个从小被穷养大的女孩,即便现在不需要千辛万苦地想办法赚钱了,但听到这种给钱的差事,还是会下意识心动。
“不需要了,谢谢江少,以后别来了,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栗纯谧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道。
“哦,是么?你……”江斯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冰冷的男声打断。
“你是嫌家里会所剩的钱太多?还是股份太多?”
乔驰瀚的声音冰冷,但脸上却是笑着的:“江少爷可真闲啊。”
江斯哲的表情立刻变了,一脸震惊地看着乔驰瀚:“乔总?你怎么在这儿?昨晚我家会所突然被收购,是你做的?”
“你的疑问可真多。”乔驰瀚冰冷地笑着,盯着江斯哲的眼神里带着威胁,“那家会所得罪了我的人,所以,我比较喜欢让它看着顺眼一点,就是关门大吉。”
“你……”江斯哲气得涨红了脸,转眼看着栗纯谧,“是你让乔总这样做的吗!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对付我!”
“呵呵,江少可真自作多情。”不等栗纯谧做出反应,乔驰瀚就再次打断了他:“我的女人,并不需要去费心对付谁,明白吗?”
江斯哲看着栗纯谧的眼睛都瞪圆了。
“呵呵,说的就是呢。”栗纯谧挽着乔驰瀚笑得很是温柔,“对了,祝你早日和她订婚哦。”
江斯哲的表情瞬间变得很难看。
“我已经收到请柬了。”乔驰瀚侧过头,捏了捏栗纯谧的手,“江家老爷亲自送到我办公室的,订婚宴的请柬。你想不想过去玩玩?”
栗纯谧嘴角撇了撇,带着一点不屑和无奈笑着开口:“江少的订婚典礼啊,一听就够无聊的了,但是虽然无聊,去玩玩也行吧!”
江斯哲的表情很精彩。
他愤怒地走了,没再和两个人多说一句话。
而栗纯谧甚至不知道江斯哲的订婚宴在哪一天,只是某天早上从乔驰瀚的别墅里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准备好的礼服。
一袭水蓝色长裙,仙气飘飘,栗纯谧挽着乔驰瀚出现在订婚宴的会场上。
乔驰瀚去端杯饮料的工夫,一对中年夫妻就满脸不悦地站在了栗纯谧面前。
她曾幻想的未来的公公婆婆。
“你怎么来了?”
“我儿子和你谈恋爱,你拿了不少钱吧?”江斯哲的妈妈更加刻薄,“和你谈恋爱你就知足吧,别想着他能娶你,不可能的,知道吗?”
“门当户对懂吗,你就算今天在这闹事,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江斯哲的爸爸说道。
栗纯谧看着这两个人一唱一和,优雅地笑了笑,刚想反击,肩上就搭上了一只手。
乔驰瀚端了一杯果汁,递到她手里,另一只手顺势揽住了她:“这是我的女朋友,陪我出席今天的订婚仪式,怎么了?”
江斯哲的父母同时呆立在原地。
“乔……乔总……您怎么没在那边坐着,需要喝点什么吗我去帮您拿……”江斯哲的爸爸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一秒变脸’。
“不用,你们先忙吧。”乔驰瀚一脸冷漠地笑笑,“姚小姐是不是都等急了,过来找你们了。”
栗纯谧看向两个老人的身后,刚开始她还愣了一秒,想了一下这个人是谁,毕竟只见过她那天坐在江斯哲膝上,只穿了内衣的样子。
今天穿了衣服,居然一下子认不出了。
而且,原来她是‘姚小姐’,姚苏苏,市长的女儿。
怪不得江斯哲选了她,而不是自己。
姚苏苏笑眯眯地走过来:“伯父伯母,我和你们一起过去吧,那边等着……”她的眼神落在栗纯谧身上,却一下子呆住了。
之后,姚苏苏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上下打量了栗纯谧一番:“哟!穿的人模人样的,换一身皮,野鸡也能变凤凰了啊!”
尤其是栗纯谧身上的这条裙子,是她想穿,但是却听说是被另一个富豪买走了的限量版!
“呵呵,姚小姐是在说自己么?”栗纯谧冷笑着反唇相讥,“只有鸡才会急着变凤凰,我又不是你。”
姚苏苏的脸立刻涨红了,周围甚至传来了嗤笑声。
毕竟乔总,这座城市的主角和婚礼的主角站在一起,似乎还有些剑拔弩张的意思,好多人都围拢了过来看热闹。
自然,大部分人也知道,姚苏苏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说她是‘鸡’的确不为过。
前男友堆成山,每天夜店赌局不停的混,很多人都推测也就只有江斯哲敢娶她,而且娶她的前提还是不能限制她在外面玩。
“呵呵呵,乔总夫人真是一语中的,这词形容的,真贴切。”一个看热闹的老总出演讽刺。
“哈哈哈哈,齐总你真是的,今天人家订婚,你干嘛说出实话。”另一个某家的夫人掩着嘴娇笑。
姚苏苏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她上前一步,抬起手就想抽栗纯谧的耳光!
但手举到空中,就被乔驰瀚一把捏住手腕。
“姚小姐,我奉劝你。”乔驰瀚冷冰冰地开口,“这可是你这辈子唯一的一次订婚典礼,你还不好好珍惜,在这里闹什么?”之
后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语气里更带着满满的威胁和讽刺,“毕竟像江斯哲这样瞎的人,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姚苏苏眼睛都瞪圆了,她用力抽回手,恶狠狠瞪着栗纯谧:“好啊,那祝你栗纯谧这辈子永远都给人当小三,永远也见不得光!”
栗纯谧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而姚苏苏看到她惊讶的表情,突然笑了出来:“哟,你还不知道,乔总有未婚妻的吧?”
栗纯谧震惊地看着乔驰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