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自遥远时空中主角是:粟薇薇纪程然 讲述了:这一晚,粟薇薇睡得很不安稳,梦里和梦外两条线泾渭分明,睡得迷迷糊糊时,她甚至听到隔壁卧室的门打开了,听到纪程然轻微的脚步声,以及他走到书房很久都没有出来的声音。
 
《你来自遥远时空中》精彩试读
 
这一晚,粟薇薇睡得很不安稳,梦里和梦外两条线泾渭分明,睡得迷迷糊糊时,她甚至听到隔壁卧室的门打开了,听到纪程然轻微的脚步声,以及他走到书房很久都没有出来的声音。
 
几乎是闭着眼睛强制性催眠了一个晚上,翌日起床时,精神不但没有转好,反而十分混乱迷茫。到了餐厅一看,纪程然已经把早餐做好,只留下一条便利贴,上面说他先去警察局一趟。
 
连续打了几个呵欠,粟薇薇洗脸刷牙回来后,又看了眼便条,静默坐下来吃完了早饭,拎包上班去了。
 
一进公司,她就发现同事看过来的目光透着一股诡异,欲言又止,却在她看过去时马上收回视线,当做什么都没发现一样,埋头工作。
 
真是见了鬼!
 
她在心里啧啧叹息,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意外发现隔壁办公桌的大小姐安心雅居然又回来了。
 
她还以为大小姐肯定受不了这种劳累又不讨好的狗仔工作,找了借口回家享福当回她的大小姐去了。看来这女人对师兄的执着,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安心雅正对着化妆镜刷眼睫毛,见到她过来,立即把一桌子化妆品都收了起来,“你终于来了,快坐下,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粟薇薇放下手提包,狐疑看了她一眼,心想她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来,喝杯水润润口。”安心雅的殷勤,在粟薇薇看来却是分外惊悚,这已经不是葫芦里卖什么药,而是今天没吃药的问题了。
 
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杯,粟薇薇放在桌子上,“大小姐,咱们有话直说,你想拜托我做什么?”
 
“瞧你话说的,咱们都是同事,偶尔互相关心帮助一下那是再正常不过,更何况咱俩的关系还不错……”她挤出一脸讨好的笑容,一改往日高冷气质,话锋一转:“听说你跟韩大明星很熟悉?”
 
“韩一牧?”粟薇薇皱眉,好端端的怎么提到那个倒霉孩子了?
 
大小姐喜笑颜开:“没错没错,就是他看不出来你居然还有这样广阔的人脉关系,我听说那韩大明星刚回国不久,谢绝所有媒体记者的采访,本人又极其低调,许多记者狗仔都近不了他身边。没想到你不仅拿到他一手资料,而且还让人家大明星在楼下等了你整整两个小时。”
 
粟薇薇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什么两个小时?
 
“怎么?你不知道一大早人家就在楼下等你?”看她一脸纳闷不是装出来的,这下子轮到大小姐不淡定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怪一到公司,她就发现大家的眼神怪怪的,一看就知道没好事的样子。
 
没想到跟韩一牧扯上关系了。
 
大小姐停顿了下,娓娓道来:“一大早大明星就抱着一大捧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记住,是一大捧,目测应该有九十九朵,就站在公司楼下,逢人就问你在不在公司。你一定想不到,那么帅那么不可接近的男神,就这么傻站在楼下等你,痴情又专注,看着都令人心酸。真不明白你到底烧了几辈子香火……”
 
安心雅感叹不已,各种羡慕嫉妒。
 
“那他人呢?”听完大小姐一通废话后,粟薇薇也大概猜到了韩一牧会到公司找她的原因。昨天她去酒吧之前就关掉了手机,后来发生那么多事,一时间忘记开机。现在打开来看,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大多是韩一牧打来的,其间,有一半是纪程然的号码,看时间,正好是她进入酒吧没多久打来的。
 
“……”
 
“他人呢?”沉吟片刻,她回归现实。
 
大小姐指了指头顶上,神秘兮兮地说:“被林砚请过去了。”
 
粟薇薇站起来,就要去找他。
 
“等等。”大小姐连忙拽住她胳膊,压低声音:“既然你跟韩大明星的关系那么好,请你帮我个忙,事成了肯定好处不少。”
 
“拜托?你大小姐还有什么事办不了,需要请我帮忙的?”
你来自遥远时空中粟薇薇纪程然最新章节列表
“这件事真的非你莫属,最近我爸爸公司旗下一个奢侈品牌正在寻找代言人,除了颜值气质外,最重要的是名气和影响力。之前已经找了不少本市的明星,就每一个看得上的,颜值好的名气一般,名气大的可惜长残了……颜值正名气高的,又预约不上,都推脱行程安排不来。这不最近发愁呢,眼下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就看你肯不肯帮忙了。”
 
“代言……”
 
粟薇薇一头黑线,她还以为什么大事。
 
“只要价钱足够高,品牌名气大,我想别说本市,就是直接上欧洲找几个老外明星,应该也不是难事吧?”
 
大小姐不好意思讪笑:“这不是最近公司资金周转有点那个……”
 
说白了就是没钱还想装大头呗!
 
这个问题,粟薇薇没办法给她准确答复,毕竟她和韩一牧的关系,也不过是普通朋友,绝非他们想的那样缠绵悱恻,带着旖旎色彩。至于他们到底相不相信自己的解释,就让时间去证明了。
 
到了大老板办公室,果然看到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男人,面对面坐着。一个沉默内敛,不苟言笑;一个英姿勃发,长着一张令人爱不释手的娃娃脸……
 
见到她那一刻,韩大明星眼眶一红,似乎还有液体在转啊转的,撇撇嘴,如果不是还顾忌着林砚在场,恐怕已经泪奔扑过来了。
 
粟薇薇忍住笑,先打了声招呼后,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啧啧,才一个晚上没见,这倒霉孩子怎么跟从非洲难民营走出来似的,看起来无精打采,一脸“我失恋了求安慰”的可怜委屈表情。
 
“怎么了?”
 
韩一牧看了林砚一眼,走过去扯她的袖子,努努嘴,示意到没人的地方说。
 
他扯袖子这一段被林砚看在眼里,顿时特别不是滋味。脸色也沉下来,“二位有话说可以去休息室。”别在这里碍他的眼。
 
粟薇薇向他看去,露出抱歉的笑容,这才带上倒霉孩子转移阵地。果然,一到休息室,整个空间只有他们两人时,韩一牧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漂亮的娃娃脸上,泪珠泫然欲泣。
 
“失恋了?被女神甩了?”粟薇薇幸灾乐祸笑道,蹭过去打听八卦。
 
是根本还没恋上好吗亲?
 
韩一牧表情哀怨看着她,“她说我们根本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