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小编推荐给大家的小说名叫《交换新娘》,小说的主角儿是时景舟沈宁溪,小说的剧情在作者十海的梦想的把控下,有着比较稳定的推进,给人比较稳的感觉,喜欢恐怖小说的读者,不妨欣赏一下。“酒店建在悬崖边上,如果我把你扔下去,被海浪一卷,谁都不知道你已经死了。”秦俊彦轻轻拍了拍她的脸,笑得像个魔鬼:“沈宁溪,如果乖乖听话,或许我还会爱惜几分你这婚纱设计的才华,毕竟你可是得过国际大奖的女人,你们家的公司都是被你撑起来的……”“呸!”沈宁溪狠狠地将口中的血沫吐到了他的脸上,双目通红地瞪着他,“你做梦!”
 
《交换新娘》精彩试读
她将身上的婚纱看了又看,以她的职业嗅觉,一眼就断定这一件衣服肯定是千金难求的顶级设计师作品。
 
她打量着婚纱上的花纹,果然在肩膀上的花纹当中看到了隐秘又精心设计的Andre的落款——这件婚纱,出自法国顶级婚纱大师安德烈之手!
 
可安德烈大师一年只做一件婚纱,多少高门贵族和小国皇室抢破了头都抢不到名额,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正合适,不用改动。”一个似乎是裁缝的男人看了沈宁溪一圈之后,恭敬地朝那男人禀报。
 
男人点点头,沈宁溪身上的婚纱又被脱下,她被带到一个浴池中,两名专业的女人手脚麻利地用各种手法给她的身体和头发进行护理。
 
精细而又迅速地梳理完毕之后,又开始打点沈宁溪的妆发。
 
等到沈宁溪再次穿上那件婚纱,面对镜中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镜中人双眸顾盼,两颊飞红,朱唇饱满,怎么看都是一副气色十足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丝毫悲伤与颓唐。沈宁溪也算经历过不少化妆团队了,但从没有见过一个团队的手法能够这么高明!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做这些,又是想干什么?
 
一切准备完毕之后,沈宁溪又被带到了那个男人的面前。
 
她小心翼翼地走向他,有些紧张。
 
虽然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算是拔尖的,从小到大也被不少狂蜂浪蝶追求过,然而从没有一个男人给她这样神秘、不可捉摸的感觉。
 
更何况她现在的命运完全握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她现在的样子……他会喜欢吗?
 
“先生。”沈宁溪冲对面的人展露一个自己曾经练习过角度的,最完美的笑容。
 
她清楚地听到有个保镖倒吸了一口冷气,然而面前的人却依然神色冷淡,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在她身上多停留。
 
他转过身,指挥着保镖:“带上她,走。”
 
沈宁溪忍不住问:“去哪儿?”
 
“去圣约翰大教堂……结婚。”
 
……
 
“亲爱的,我们出发吧!”
 
另一座海岛,床榻交欢的两人,本该清晨就去教堂,却足足拖到了现在。
 
荆萱萱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裙摆:“我还是对这件婚纱不太满意……刚才应该把沈宁溪的婚纱扒下来的,我们两个身材也差不多。那婚纱她可是不眠不休地做了好几个月呢,好看是真好看,就这么毁了还怪可惜的。”
 
秦俊彦有些烦躁:“别提她。”
时景舟沈宁溪小说_交换新娘最新章节
他虽说不是什么好人,也从来没杀过人。刚才在冲动之下的行为已经让他有些后悔——沈宁溪死了还好,要是还活着,对所有人说出了真相怎么办?
 
“好好,不提她,”荆萱萱乖巧地靠在秦俊彦身上,“其实我还是最喜欢安德烈婚纱设计的风格,只不过那个臭脾气的老头一年才卖一件,真是抢破头都抢不到,也不知道哪个女人这么好命……”
 
话中藏着浓浓的嫉妒。
 
然而往常会甜言蜜语哄她的男人却一言不发。
 
两辆游艇都在沉默地飞驰,汇往同一个焦点。圣约翰大教堂一直是这一片海岛最热门的景点之一,然而今天,这座岛上渺无人烟,看起来是有人清了场。
 
沈宁溪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臂踏进了教堂。
 
教堂美轮美奂,庄严辉煌,光透过七彩的玻璃洒在身边男人的脸上,照得他浅棕色的瞳孔清澈又深邃,散发出一种迷离的色彩。
 
这么好看的眼睛……怎么偏偏是个瞎子呢?
 
她也是刚刚从细微之处察觉,这个男人,什么都看不见。
 
只不过有保镖的牵引和帮助,让他的行动看起来完全像个正常人。
 
在发现这一点之后,她忽然猜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荆萱萱的未婚夫……时景舟。
 
她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多的巧合,会在这座岛上出现另一个准备结婚的盲人,西服和婚纱都量体裁衣,专门定制,价格不菲。
 
只是她又有些疑惑。
 
如果时景舟的背景这么厉害,为什么荆萱萱还会看上秦俊彦这样的男人?
 
不论从气质还是容貌来看,秦俊彦都远远逊色于身边的男人。
 
就连身材……沈宁溪透过薄薄的西服挽着他的手臂,都能感受到布料下面流畅的肌线条,这是她与秦俊彦在一起时从未感受过的。
 
呵,这对狗男女。
 
想到这两个人,沈宁溪心中的恨意忍不住又翻滚起来。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变得平和。
 
哪怕是和一个从未相识的陌生人结婚,她也要做最美的新娘。身为一名婚纱设计师,婚纱,就是她最好的战袍!
 
终有一天,她会卷土重来,将那对狗男女都踩在脚下!
 
正在这时,一个身着教袍的中年神父出现在她眼前。
 
“舟,见到泥真开心。”神父用蹩脚的中文和他说话。
 
舟?
 
果然是时景舟!
 
沈宁溪的瞳孔猛缩了一下,神父慈善的目光扫过沈宁溪。
 
明明只被看了一眼,沈宁溪却感觉被对方洞悉了灵魂。
 
“伊恩神父,好久不见。”身旁的男人听声辩位,敏锐地朝那个地方看去,然后用流利的英语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伊恩神父,你好。”沈宁溪也跟着用英语与对方打了个招呼。
 
“泥嚎。”神父笑着看向她,打了个招呼之后又切换回了熟悉的英语,“你是不是被水母蛰过?”
 
沈宁溪点点头,跟他说了医生的诊断结果,神父告诉她:“水母的毒素没有消除,现在只是潜藏在你的身体里。”
 
沈宁溪有些怀疑:这个神父什么工具都没有,也没有碰到过她的身体,用眼睛就能看出她的毒素没有清除?
 
看到她的怀疑,时景舟的神色冷了些:“伊恩神父救过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