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御辰阮七七作为小说《每天都为她着迷》中的主角,给读者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们在书中有着鲜明的人物特性,也有着属于自己的专属情感,作者小泡鱼再来利用这些特色将剧情调控的非常合理,让读者们能够充分感受作者创造的小说世界。
 
《每天都为她着迷》精彩试读
“他现在...嗯,你们可能随时能碰上,就不怕...”
 
“我知道。”阮七七打断她的话,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些年,帝豪发展更甚,企业遍布全球,无论她逃去哪里,总是能不经意看到他的消息。
 
既然回来,这一切她也没打算逃避,逃的够久了,也累了。
 
江艺璇知道她的心思,随即点头了然,“也是,是该定下来了。”漂泊算什么事。她想起个事,转头又问。
 
“七七,明天晚上你要出席吧。”
 
阮七七转头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真的一如当初模样,景物依旧,她抿着唇瓣,半饷,才轻声道,“再看吧。”
 
江艺璇也没再问什么,知道她飞机倒时差,贴心的把肩膀借给她靠着,让她好好睡一觉。
 
阮七七确实是睡着了,睡得不太安稳,梦里她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极力想醒过来,却又很无力。
 
她隔着透明的玻璃,指尖一寸寸描绘细致的眉眼,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画出的人骨。
 
她小心翼翼,避开所有人,惶恐又胆怯。
 
画面很凌乱,又莫名闪现到电闪雷鸣的马路上,人们的尖叫,雷声掩盖了车子的轰鸣声。
 
无尽的街道上,只有她看到路边那个哭的绝望的孩子。
 
多冷啊,雨水真冷。
 
隐约中,她只听到一句。
 
“病人已脱离了危险,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
 
帝豪集团总部。
 
助理礼貌的敲了两下门,随即推门进去,公式化道,“苏总,这是唯爱珠宝送来的请柬,明晚在圣象举办展览。”
 
苏御辰眼皮微抬,目光落在纯色的日历上,淡淡道,“你备一份厚礼送去。”
 
“总裁你不去?”助理有些惊讶,这三年来,总裁再忙都会去珠宝展览,拍卖会,只要是跟珠宝有关的,他没落下一场。
 
这次是?
 
苏御辰放下笔,骨节分明的手转了转腕表,没什么表情,“明天去沐城。”
 
助理了然的点点头,突然想起明天是小小姐的生日,又默默把请柬拿回来,自顾自说,“总裁,我把闲置的那款蓝宝石送去。”
 
苏御辰没有异议,垂眼翻着文件。
 
门轻响,“等等!”苏御辰放下笔,抬眸看着被拿走的请柬,淡声道,“拿来。”
 
助理要关门的手微微顿住,随即又老实的走进来,把请柬递给他。
 
“明天晚上我去,你把蓝宝石拿来。”
 
“可是总裁,小小姐那边。”苏御辰抬手打住了他余下的话,示意他出去。
 
闻言,助理只好先出去。
 
苏御辰打开请柬,骨节泛白。
 
三年了,他对每一场都抱着希望,希冀着能是她,每一次失望而归,却还是无望的幻想着下一次可能就是她了。
 
放下请柬,他往后靠在椅背上,微微阖上眼眸,眼底一片青色,这些年,他从不缺席,都只因为可能会是她。
每天都为她着迷苏御辰阮七七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阮七七,这个烙印在心底的女人。
 
当年,他从鬼门关出来,她倒好,跑了,连个影子都没有给他留下。
 
唯一的线索就是她喜爱珠宝设计,万分之一的希望他都想要抓住。
 
假寐不过两分钟,桌上的手机就轰炸不停,他点开,屏幕上是一个温婉的女人,眉眼弯弯,笑起来都很温柔。
 
“又加班了?”女声清朗。
 
苏御辰捏了捏眉心,好笑,“现在是白天。”
 
“我知道,你看看你一脸的疲倦,是不是最近都没有好好的休息,等我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御辰压着唇,没有继续,只问,“钰钰呢”
 
“在练琴呢,就是嚷着要和你视频。”屏幕中的女人俯身,屏幕转到房间的另一边。
 
一个精致的洋娃娃,湿漉漉的大眼睛有些慌乱的转着。
 
苏御辰看到她,心瞬间就软了,冷硬的神情柔和了很多,柔声问,“钰钰怎么了?”
 
孩子半饷不出声,苏御辰也极为耐心的等着她,宠溺的逗着她,周身都散发着父爱的光辉。
 
终于,孩子开口了,小声怯懦,“想你了。”圣象长廊被珠光宝气印的闪亮,整个壁面全是璀璨的光芒,一如今天的主题——星河灿烂。
 
“苏先生,这边请。”
 
苏御辰一出场就是全场的焦点,不少人将目光从宝石上移到这个男人的身上。
 
他垂眸扫过通道上的展品,眉心突突的跳,愈加强烈。再抬眼,一切平常无奇,他松了松领口,有些烦躁的进入VIP展区。
 
展馆中心放置着一枚宝石项链,不同于一般的夸张硕大,矢车菊蓝宝石镶嵌在中间,精致小巧,散发着彩色的光芒。
 
苏御辰被吸引,顿住脚步,沉声问身边的解说,“这一款叫什么名字?”
 
“苏先生眼光真好,这是今天晚上的占馆之宝,名叫陷阱。”
 
陷阱?苏御辰皱了皱眉头,没深问,只淡淡不经意提起,“设计师是谁?”
 
解说摇摇头,有些遗憾,解释道,“艾莎是刚从国外回来的设计师,没有在公众面前露过脸,承接设计展的时候我们承诺过不会透露设计师的信息。”
 
冥冥中,苏御辰总觉得似乎是她回来了,眼皮跳的厉害,无来由的很紧张。
 
助理和解说交涉了几句,依然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
 
苏御辰抬手示意他算了,独自站在展品前面,狭长的眼眸轻眯,细细的凝视着所谓的“陷阱”。
 
是怎样的设计师才会给自己的作品取名叫陷阱,最高贵的矢车菊蓝宝石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名字。
 
走廊另一头响起清脆的高跟鞋声音,蹬——蹬——蹬——。
 
“阮小姐,你怎么来了,展品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晚点可以开启夜间参观模式。”
 
阮小姐三个字让苏御辰背脊蓦然一僵,眼神微滞,随即听到一道清丽的声线。
 
“嗯,我就是来看看,你不用担心。”
 
苏御辰高大的身形虚晃了好几下,不真切的抬眸看了面前的展品,从灯光玻璃的反射中,他看到身后不远处的身形。
 
这个声音在脑海中反反复复回荡了三年,如今终于真切的出现在他的耳边,恍然中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他僵硬的转过身,默然的看着她弯着唇角和身边的人说着话。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很细软,不怒的时候温柔清丽,微卷的头发垂在肩上,随着她的步子起伏。
 
苏御辰像个痴汉般凝视着她,紫色的长裙和她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相得益彰,美的不可方物。
 
“我准备带走陷...”阱字哽在阮七七的喉间,蓦然噤声,怔愣的望着不远处的人。
 
她幻想过无数种见面的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过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从前,他对珠宝从来不感兴趣,每每看到她兴致勃勃,他都提不起劲,如今,却在这个地方,四目相对。
 
不过几秒,阮七七先行别开眼,唇角的弧度有些僵硬,对身边的人说,“我晚点再来。”
 
语罢,她几乎脚步匆匆的想要转身离开。
 
她说她想好了,也明白,却不曾想再见她依然是仓皇逃离的那一个。
 
“七七!”苏御辰沙哑的喊住她,不顾周围惊讶的眼神追过去,她只是稍微停顿了瞬,随即更快的往前走。
 
解说员和负责人面面相觑,搞不懂是什么情况。
 
阮七七昨天就来熟悉过场地了,轻车熟路的绕到了场馆后面,几次和参观者相撞。
 
“阮七七!”苏御辰几步上前,蓦地抓住她的手腕。
 
从来没有一刻,像此时,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她的存在,掌心的手腕很细,他甚至不敢用力,怕折断了她。
 
阮七七猝不及防的撞进他的怀中,微微抬眸只看到他胸口的纽扣,细致的纹理,和他夹杂着浓烈烟味的气息。
 
“苏先生,”她单手抵着他的胸膛,仰头望着他,轻声道,“初次见面是不是太唐突了。”
 
苏御辰一口气梗在喉咙,喉结上下滑动着,眼里流光闪动,恨不得将她揉碎在自己的心口,半饷,只能忍着脾气,沉声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