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今生爱如绵主角是:易景宸秦楚眠讲述了:讲道理做什么,动手才解气。手机里传出纪晗烟有气无力的声音,“楚眠,我要死了!”讲道理做什么,动手才解气。
 
《许你今生爱如绵》精彩试读
 
手机里传出纪晗烟有气无力的声音,“楚眠,我要死了!”
 
秦楚眠吓了一跳,声音也提高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话落转身看到了躺在她床上的某男,气愤道:“谁让你趟床上的?”
 
易景宸双臂交叠枕在脑后,黑沉的眸子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忽然伸手拍了拍床,“眠眠,过来一起躺!”
 
秦楚眠:“……”还要不要脸了?
 
纪晗烟高了八度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把他睡了?可以啊楚眠,哈哈……”
 
秦楚眠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没有,我没有。”
 
纪晗烟魔性的笑声不断,“那是他把你睡了?”
 
秦楚眠咬牙,“你不是要死了吗?”
 
纪晗烟的声音立马弱了下来,“楚眠,我生病了,真的要死了。”
 
秦楚眠原本以为她是开玩笑,见她情绪不对,愣了一下,“胡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纪晗烟声音很轻,“我在医院,结果已经出来了,是乳腺癌晚期。”
 
秦楚眠只觉的脑中有什么炸开,脸色苍白,“你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去找你。”
 
纪晗烟报了医院的地址。
 
秦楚眠挂了电话,拿起车钥匙就向外走。
 
易景宸急忙从床上跳了起来拦住了她,“怎么了?”
 
秦楚眠哪里还有心情和他解释,脑子里乱成一片。身为一个法医,她自然知道乳腺癌晚期意味着什么。
 
“我去趟医院。”秦楚眠越过他向外跑去。
 
易景宸愣了一下跟了过去,“我和你一起去。”
 
秦楚眠恰好进了电梯,“不用了,有事我会联系你的。”
 
说完电梯门合拢。
 
易景宸:“……”联系他?说的好像她知道他的联系方式似的。
 
易景宸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隔壁。
 
两室两厅的格局比秦楚眠的房子宽敞了不止一倍。
 
一间是卧室黑白的色调干净冷淡,两米的大床柔软舒适。另一间是书房,他临时办公的地方。
许你今生爱如绵易景宸秦楚眠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里面的东西一应俱全,各种电子产品应有尽有。
 
宽大的办公桌旁,除了电脑还有一台显示屏,上面是芸城的地图,在其中一条主干道上,一个小红点不断移动着。
 
易景宸望了一眼那个小红点儿,黑眸潋滟出一抹柔意。
 
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给李沐和南泽瑾分别发了一条信息。
 
前者是关于研究所的办公位置,后者是纪晗烟的事情。
 
发完了信息,手指轻点着桌面,看了一眼地图起身向外走去。
 
秦楚眠在医院门口看到了纪晗烟。
 
齐肩的短发微卷应该是做了造型,巴掌大的小脸白里透红,怎么看也不像得了绝症的样子。
 
可那低垂着眸子失落的样子却刺痛了她。秦楚眠迈步到了她的跟前,“烟儿?”
 
纪晗烟听到她的声音,缓缓抬眸望了过来,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意,“楚眠,恭喜你,破、处成功晋升为女人了。”
 
秦楚眠嘴角抽了抽,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检查结果呢?”
 
她还是不相信,纪晗烟会得这种病。
 
纪晗烟睫毛轻颤眸中尽是湿意,“我撕了。楚眠,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
 
秦楚眠心中刺痛,柔声道:“不会有事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一定会治好的,烟儿,你不会有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纪晗烟强忍着泪意,挽着秦楚眠的手道:“就是,大不了就是个死,二十年后本姑娘又是一条好汉。走,今天不醉不休。”
 
秦楚眠叹了口气,“你确定你要做一条好汉?”
 
纪晗烟眨眼点头,“好汉不会得乳腺癌啊。”
 
好强大的理由,她竟无法反驳。
 
秦楚眠带着她向车走去,“你不能喝酒,我先送你回家。我下午就联系医院,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尽快接受治疗。”
 
纪晗烟突然之间像是被点燃的炮仗,甩开秦楚眠的手,委屈的道:“我不要治疗,胸都没了还做什么女人,要死我也要美美的死。呜呜……我就要喝酒,我还要睡男人,不然我多亏啊,这么大了还没有尝过做、爱的滋味,我……”
 
察觉到周围望过来的视线,秦楚眠一把捂住了纪晗烟的嘴,如果地上有个洞她一定会迫不及待钻进去的。
 
交友不慎啊。
 
“姑奶奶,你能不能小声点儿?”
 
纪晗烟‘唔唔’了两声,秦楚眠这才放开了她。
 
结果一松开,她就后悔了。
 
纪晗烟视线扫过周围的人,理直气壮的喊道:“我都要死了,想要喝酒睡男人不行吗?”
 
秦楚眠一脸尴尬,小声道:“依你,都依你还不行,我们先上车好不好?”
 
她突然后悔没有带易景宸过来了。
 
至少他可以帮自己将这个失控的女人带到车上去。
 
纪晗烟擦了一把眼泪,抽噎的道:“现在就去喝酒?”
 
秦楚眠拉着她向车走,“先吃饭,吃完饭我就带你去。”
 
纪晗烟停了下来,像极了讨不到糖吃的孩子,“我就要现在去。”
 
秦楚眠一脸好态度,“你没有吃饭就喝酒,胃会难受的。”
 
“我不要,我不要,楚眠,我都要死了,还管胃做什么?”纪晗烟哭着道。
 
秦楚眠抬手揉了揉眉心,就看到从远处走来的两个人。
 
因为纪晗烟的哭喊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时瑾和苏梓意从医院出来恰好看到了两人。
 
苏梓意脸上闪过一抹轻蔑的笑意,大庭广众之下嚷嚷着睡男人,纪晗烟还真是头一份。
 
不过看着她们狼狈的样子,心中只觉得异常的痛快。
 
时瑾微皱了眉头,纪晗烟他自然是认识的,不过他并不喜欢她那个咋咋呼呼的性格,之前也劝秦楚眠离她远一些。
 
秦楚眠还为此和他吵了一架。
 
她说,她的朋友她最了解,如果他以后在说出这样的话那就分手。
 
后来,他便再也没有提过。
 
“瑾哥哥,那不是姐姐吗?”苏梓意柔柔的声音带着一抹担忧。
 
时瑾原本是想要离开的,可是看着秦楚眠一脸无奈被围观的样子,终归有些不忍,‘嗯’了一声随着苏梓意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