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婚总裁宠妻百分百主角是:尹汐路斯远讲述了:  夜幕之下,池家大院灯火辉煌,欧式的建筑风格在灯光的映衬下,更像是一座气势巍峨的城堡。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池家大院外,车门打开,尹汐从车上走了下来。
 
《溺爱成婚总裁宠妻百分百》精彩试读
 
“师傅,麻烦您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跟司机打过招呼后,尹汐转头看了眼池家的宅子,伸手按响了门铃。
 
一个年约四十几岁的妇人走了过来,隔着院门打量尹汐:“你找谁?”
 
“你好,我是池滢的朋友,我找她父亲,他在吗?”
 
“先生不在。”妇人脸上扬起一抹不屑,打量尹汐的目光也变得很不和善。
 
尹汐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打扮,这种在豪门做了很多年佣人的人,是最会区分来客的尊卑贵贱的。尹汐从头到脚都是普通的衣服,又是坐出租车来的,自然入不了她的眼。
 
“那我找池夫人……”
 
“琴姨,谁啊?”一个突然插过来的声音打断了尹汐的话头。
 
顺着声音来源看过去,只见一边的蔷薇花旁,站着一个穿着华丽的年轻妇人,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妆容精致,五官也算得上清丽脱俗。
 
“夫人,这位小姐说有事要找您。”
 
夫人?那眼前的这个,不就是池滢的后妈?
 
贵妇人的目光淡淡扫过尹汐,忽的笑了笑,“我认得你,你是池滢那丫头的好朋友,叫尹什么的来着……”
 
“夫人,我叫尹汐。”
 
“哦,对,就是你了,这个时候找来?是不是那丫头又惹出什么麻烦了?”贵妇人的语气里,不难听出不耐的情绪。
 
尹汐知道她跟池滢素来不对付,但是此刻人命关天,她也没空去计较那么多。
 
她上前一步,声音急切:“池滢现在有生命危险,急需要池伯父去输血,您能不能给池伯父打个电话,让他快点去医院?”
 
如果不是她在池滢的电话里找不到除了她跟顾念白之外,第三个人的号码,她早就直接打电话给池滢老爸了。
 
“输血?”贵妇的脸上闪过怀疑,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见一阵车灯闪烁,一辆黑色的车驶了过来。
 
“是三少爷回来了。”琴姨认出自家少爷的车,忙开了院门。
 
贵妇人的眼底闪过一抹什么,对尹汐道:“你跟我进来吧。”
 
车内的男人看见尹汐的身影,眸中微微闪过一抹诧异。
 
将车停好,从车库里走出来,叫住了正关了大门要进屋的琴姨:“刚刚那个女孩子是来干什么的?”
 
“哦,听说她是四小姐的朋友,说什么四小姐出了事,现在急需要找老爷去医院输血。”琴姨如实的回答完,抬脚进了屋子去。
 
宽敞奢华的客厅内,尹汐跟着贵妇人走了进来。
 
“坐吧。”贵妇人挥挥手,示意让她坐下。
 
尹汐却上前一步,“时间紧迫,夫人您还是赶紧给池伯父打电话吧。”
 
贵妇人看着她着急的样子,脸上露出的却是无所谓的笑容:“池滢那丫头,平时一定没少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吧?”
 
“……”尹汐皱眉看着她,不明白她忽然将话题转至此是什么意思。
 
她则继续看了尹汐一眼,不慌不忙的在沙发上坐下,“老爷这几天不在榕城,出差去了。”她睨了眼尹汐焦急的面色,慢悠悠的道,“估计要三天后才能回来。”
 
尹汐心里着急,脚下意识的上前一步,“夫人,现在池滢真的是性命垂危,即便你们之间不睦,这个时候能不能请你帮帮忙……”
 
“不是我不肯帮忙,我们家老爷的脾气你不知道,这次出差是为了一桩很重要的生意。如果谈砸了,我也是负不起这个责任的。”
 
“那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是跟池滢一个血型的?只要血型一样,不一定非要池伯父……”
 
池家是豪门大家,和路家一样,也是人口繁多的家族,或许在那些堂兄弟姐妹中,能有和池滢血型一样的。
 
“那丫头什么血型?”贵妇人嘴角始终噙着笑,看似很耐心的问。
 
“ab型血。”
 
“ab型?”贵妇人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随后才抬头,很抱歉的道:“据我所知,这个家除了老爷和那丫头,没有第三个人是这个血型。”
 
尹汐的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机这个时候响起。
 
“喂,是尹汐小姐吗?我们这边刚找到一个ab型血的志愿者,他说愿意给你朋友输血。”
 
“真的?”尹汐激动的差点叫出声,旁边正襟危坐着的贵妇人一脸嫌弃的瞥了她一眼。
 
尹汐忙压低了声音,“好的好的,谢谢你,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没有再看坐在沙发上的贵妇人,转身匆匆出了池家的大门。
 
……
 
几个小时后,池滢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到了普通病房。
 
“护士,她什么时候会醒?”尹汐拉着替池滢打完吊针的护士问。
 
“哦,她是失血性的昏迷,过不了多久就会醒了,放心吧。”
 
“谢谢。”尹汐彻底松了一口气。
溺爱成婚总裁宠妻百分百尹汐路斯远小说全章节阅读
折腾了大半夜,尹汐早就觉得疲倦,但是看着昏睡中的池滢,又不敢合眼,生怕她醒了,又会做出什么傻事。
 
于是搬了个凳子坐在病床边,盯着池滢的吊瓶。
 
身后的病房门似乎被人推开,有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尹汐下意识的回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烟灰色的大衣,往上,是一张五官精致深邃地男人脸。
 
“您?”尹汐惊讶的开口,忽的目光落在他的胳膊上。
 
半截衣袖掀起,坚实的胳膊看上去十分有力,此刻他的另一只手,正轻轻的按在胳膊上的一处筋脉上,白色的小棉球上,隐隐可见点点殷红的血渍。
 
她忽的明白过来,“是您给池滢输血的?”
 
池景灏不动声色的将衣袖往下拽了拽,淡淡的扯开话题:“她怎么样?”
 
“已经好多了,就是暂时还在昏迷。”尹汐的语气中不无担心,又想起什么,将话题扯回到之前的,“这么晚了,您怎么会在这里?”
 
还正好碰见了她们,又正好是ab型血?这也太巧合了?
 
池景灏对上她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卷长挺翘的睫毛轻轻扑扇了一下,“来看望一个朋友。”
 
“哦……”尹汐还是有些怀疑。
 
但是实在想不出来,他会有什么理由撒谎,也就半信半疑了。
 
目光又落在了他的胳膊上,“您还好吗?”
 
据说池滢所需要的血量不少,但是看他的样子,依然面色红润,丝毫不像是刚刚输过那么多血的人。
 
池景灏有些心虚的将胳膊垂下来,烟灰色的大衣袖子遮住了他的胳膊,他淡淡的笑着:“没事。”
 
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看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我得等我朋友醒来,我怕她想不开,又做傻事。”尹汐说着,担忧的目光重新落回到池滢的脸上。
 
而池景灏只是看着她,眸底闪过一抹深意。
 
……
 
半个小时后,池景灏从医院里走出来,黑暗中,一个人影直接朝他扑了过来。
 
池景灏身形未动,忽然扑出来的人影倒是将旁边的几个路人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原来是一个长相白净的年轻男人。
 
见没有惊吓到池景灏,傅时越有些不满:“喂喂喂,池三少,有你这么办事的吗?拿我的血去献殷情,你看看我的胳膊,现在还青了一大块呢。”
 
他一边叫着,一边撸起了自己的衣袖,将胳膊上的针孔露出来往池景灏的面前凑。
 
池景灏站定脚步:“说吧,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傅时越眼中闪过狡黠的光:“是不是什么条件都行?”
 
“只要不过分,都可以考虑。”池景灏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去拉车门。
 
傅时越凑了过来,“呐,这可是你说的。”
 
“嗯。”
 
“我要追池萱,你帮我。”
 
池景灏动作微顿,抬头看他,眼中噙着笑意:“你确定?”
 
“我确定啊,你帮不帮?”
 
池景灏笑笑:“尽量。”
 
“喂喂喂,说好了,帮就是帮,什么尽量……”
 
……
 
清晨,晨光透过薄雾洒进窗户。
 
尹汐睁开眼,因为保持一个姿势睡了太长时间,脖子都僵硬掉了。
 
她伸了伸胳膊,却蓦地发现,旁边的病床上,除了一床被子,并不见池滢的人影。
 
跑到走廊,就见几个人从面前匆匆跑过,一面急切的说着什么。
 
尹汐拉过一个要跟上去的青年:“发生什么事了?”
 
青年道:“听说医院有一个病人爬上了顶楼,要跳楼呢。”
 
“什么?”尹汐心中一跳,见青年要走,忙又拉住他问,“是女孩子吗?”
 
“是啊,你怎么知道?不跟你说了,我也过去看看。”
 
说完,从尹汐的面前阵风似得跑开。
 
跳楼、女孩……
 
尹汐只觉得像是被一盆凉水兜头浇下,从里凉到了外,她踉跄着往后退了两步,靠在了墙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昨晚怎么就没忍住,还是睡着了呢?
 
不行,池滢不能有事。如果她有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池滢……池滢……”尹汐一面念着,一面抬脚,跟着那些人的后面,往医院顶楼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