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霍宸泽林沐涵的小说叫《1263》,它的作者是瑞雪兆丰年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怀孕了?”林沐涵愣了大半天,才悠悠的说出口,但语气却没有一丝欢快和愉悦。罗俊辰虽然有些不忍心,但还是点了点头。林沐涵脑袋里一瞬间炸裂开来,她竟然怀了霍宸泽的孩子?在他要娶别的女人为妻的时候?在他扬言要杀了她的时候?“霍宸泽知道吗?”她急忙问,好在罗俊辰给出的答案是摇头。
 
《1263》精彩试读
可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孩子身上,刚才她咨询过人流手术至少要几千块钱,而自己根本就没有收入来源,手里的钱完全不够用。
 
于是她想起另一种方法,药流。
 
这一个小时她没有到处乱转,而是在医院接受各项检查,最后拿到了那扼杀脆弱生命的药片。
 
她用纸包好药塞进口袋里,随后第三次提着同一碗粥回到了病房。
 
此时霍宸泽已经不在这里,而林霏也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比起折腾她跑路,林霏有的是方法让她痛不欲生。
 
在别人眼里柔弱的无法坐起的林霏,在她面前却是生龙活虎。
 
林沐涵将米粥放在桌上,双目直视地面,静默的站着。
 
而林霏则审视着她,随后将米粥端起,竟吃了起来。
 
经过三个小时,米粥已经彻底凉透了,可她却吃的津津有味,边吃边看着她,眼神意味深长。
 
林沐涵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步跨到她面前将米粥抢了下来,但为时已晚。
 
只见林霏刚还红润的唇瓣霎时间苍白无血,随后便口吐白沫,躺在病床上抽搐。
 
恰逢此时,霍宸泽回来了,看到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冲上来将她狠狠推开,如深渊魔兽般低吼:“林沐涵,你给我等着!我要你死!”
1263小说阅读_霍宸泽林沐涵免费阅读
说完这句,他命令手下将林沐涵扣押起来,自己则抱着林霏向抢救室冲去。
 
的确,在他的眼中,林沐涵端着米粥拿着勺子,像是在喂林霏,而林霏却翻了白眼,抽搐不停。
 
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是她在粥里下了药想毒死林霏。
 
她还是低估了林霏的狠毒和辛辣,竟没想到她会频频用伤害自己的方式嫁祸她。
 
林沐涵被关进没有窗户的黑屋里,她不知这是哪里,更没有人可问,但她知道,当林霏从抢救室里出来的那一刻,就是她的死期。
 
这下她连药都不用吃,孩子就会跟她一起消失了。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的林沐涵仿佛睡了好几觉,却迟迟没有等到霍宸泽来取她性命。
 
也许他是想要活活饿死她吧。
 
在茫然不知时间的情况下,她靠在墙壁上等待死亡的来临。
 
等到她近似虚弱的时候,突然铁门被打开,那道熟悉的身影终于出现在眼前。
 
同她想象的一样,带着怒火与戾气,像是地狱修罗一般,夺走她身边所有的空气,夺走她的性命。“林沐涵,还有什么遗言,趁早说完。”低沉性感的嗓音却让她忍不住寒颤四起,霍宸泽笔挺的身姿在黑暗中显得尤为骇人,看向她的眼眸更是如修罗般布满死亡的气息。
 
他来夺她的生命了,她明白。
 
“愿你幸福。”她虚弱地说道。
 
虽是十分无力的语气,却代表着她心中的真实想法。这一世,她爱的凄苦,既然他和林霏两情相悦,那便乐得成全。
 
可为什么,上天偏偏不如她愿,非要制造出这么多的是非,让她以恨的名义住进了他的心里。
 
霍宸泽冷哼一声,“连解释都没有,看来你是认罪了。”
 
罪?
 
林沐涵心间一空,她最大的罪就是爱上了这个无心的男人。
 
“这罪即便我不认,你也会扣在我头上,那我还有必要说什么吗?”
 
“我看你是无法狡辩才这么说的吧!”霍宸泽明显一副笃定她是凶手的样子,冷傲的面庞阴郁非常。
 
她苦笑,解释不信,不解释心虚,这便是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这便是她爱了一生的结局。
 
这一场人生,活得真是可悲。
 
见她低头沉默,霍宸泽心里突然不是滋味,从前总是跟在他身后解释自己并非那么恶毒的女人,此刻竟然连个不字都不曾说。
 
下药勾引他,她不认,欺负他最爱的女人,她不认,跟别的男人有私情,她也不认。
 
为什么到了这生死攸关的事情,她却没了动静?
 
难道她真的已经坏到做出杀人这种事的地步了吗?
 
“林沐涵,告诉你一件事情,霏儿并无大碍,只是烧伤了胃,好好接受治疗,安心休养就可以痊愈,你的如意算盘打空了,但是你,必死无疑。”来时路上,霍宸泽还在思考,如果林沐涵诚心求饶,保证以后再不会伤害霏儿,或许他会心软饶她性命,然而没想到她竟不知悔改,那便没什么好饶恕的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她轻声说道,似乎当真功亏一篑的样子,然而心中所想,却是一声冷嘲。
 
自己毒自己,怎么可能会死?
 
这句话像一簇火苗,烧着了霍宸泽最后一丝底线,这女人分明就是歹毒的害人者,可笑自己竟还为她找借口,安慰自己可能是一场误会。
 
他真的是疯了才会相信这女人还抱有良知!
 
“押进去。”他对身后手下命令道。
 
随即两名黑衣人一人提着她一只手臂,如拖着一条受伤的小鹿一般将她拖进一间漆黑一片的房间。
 
这屋里较比先前的寒冷百倍,林沐涵将自己缩成一团,静静等待处决。
 
灯开的一瞬间,长久处于黑暗的眼睛有一刹那的刺痛,她闭紧双眸缓解痛感,然而还没等她缓过来,冰冷的手铐便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两只手分别被拷在固定在墙上的两根铁质圆环上,接着双脚也被拉起,却是吊在半空中。
 
睁开眼睛一看,林沐涵几乎是嘶喊出来,她的四肢分别被从天花板上垂吊下来的绳子绑着,叉开一个极致的角度。
 
她不会不知道这姿势代表着什么,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是兴致,可当下却是屈辱!
 
透过缝隙看过去,站在门口西装笔挺的男人透着邪魅的诡异笑容,那模样让林沐涵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