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季子强叶眉的小说叫《全盛时代》,它的作者是苍白的黑夜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季子强想也是白想,所以就不再去考虑了,他看看窗外的雨还在下着,他就把最近工作总结了一下,希望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帮的上自己,写着写着,就想起了好几天没给叶眉打电话了,季子强就一个电话拨了过去:“叶市长,你好,我季子强啊。”电话那面就传来了叶眉的含娇细语:“子强啊,最近还好吧,工作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全盛时代》精彩试读
季子强在心里也是要考究一下这贾副局长的,自己对他的判断一定要准确,否则此事难成,现在见他如此一说,也算是放下心来。
 
季子强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办公桌旁边,拿起了刚才那份省财政厅的通知,在上面签上了几个字,然后走回来对贾副局长说:“这有个省厅的禁令通知,你带回去。”
 
贾副局长就拿起通知看了一阵,抬头说:“奥,这通知说的很严厉的,哈县长和吴书记都签字批示了,我们一定照办,一会我就给黄局长送过去,最近那两笔款子也要暂停。”
 
季子强就看着贾副局长似笑非笑的说:“不是刚才黄局长看过了吗?他还要你保存好文件的。”
 
那贾副局长就是一愣,刚才,没有啊,不是我们都在扯闲话吗,怎么……他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他的眼中也就有了一种幸灾乐祸的笑意,忙说:“你看我这,呵呵,记性是不大好了,刚才黄局长还说过会认真履行通知要求的。”
 
季子强再看他一眼说:“老贾啊,很多时候,人的机会就是那么一瞬之间,也许你以后就不会老是帮闲忙了。”
 
贾副局长很感激的点点头说:“我明白,放心好了。”
 
打发了贾副局长,季子强就叫来了秘书小张,给农业局和种子公司等几个部门做了联系,带上大家到下面的几个乡镇去转了,最近时值备春耕季节,为切实抓好春耕备耕工作,县农业部门抽调一批农业技术骨干力量,成立技术指导小组。
 
季子强就要求大家放弃节假日,实施包片负责制,深入田间地头,全方位进行春耕技术指导,确保春耕备耕工作服务到位、指导到位。
 
好在这几个单位还比较听话,都按他的要求做了安排,今天他们也就是下去看看,给大家鼓个劲,看望看望。
 
走了一会,就见那地头上,技术骨干正在给讲述农业知识,那村民都围着向农业技术人员索要种植、养殖技术手册。
 
季子强就又问了问储备化肥,种子,农药等等情况,同时心里也准备这回去以后,在县城安排一次清查行动,防止假冒伪劣农资流入,保证不让假冒农资产品坑害这些农民,这个脆弱的贫困县已经经不起任何天灾人祸了。
 
看完了一圈就准备回去,那乡上的书记和乡长就一定要留下吃饭,季子强也想和他们多接近一下子,拉起一个小山头来,因为一个领导下面没人捧场,那很难混的。
 
不管到什么地方,特别是官场,不拉帮结派你就一事无成,你水平再高,下面人都不听指挥,你说东,他跑西,你说上楼,他给你锯楼梯,你试下,整不死你才怪。
 
但今天他不得不推辞,大家都在田间地头的忙,还有那么多的技术员,农艺师,你领导去大吃大喝,那是要不的,所以他推辞了。
 
乡上的干部有点失望,都准备好了,也不给个面子,这时候那农业局长才出来打了个圆场,指指干活的人说:“季县长是好意,你们看看那边干活的人。”
 
这乡上的几个领导才反应过来,不住的点头说:“我们想错了,想错了。”
 
回去的路上,那农业局的马局长就和季子强坐的一个车,这马局长快50了,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经过世面,老奸巨滑的人,他对县上的局面是看的很清楚的。
 
他在县上这些年属于二三不靠的人,但对本部门那是抓的很紧,外人很难进来开展工作,不管是吴书记还是哈县长,他都是不靠的太近,也不离的很远,让人感觉他是一个可以随时拉过来的人。
 
于是,他就在这夹缝中稳稳的坐了好几年的局长,从这点来说,他也算的上是个高手了。
 
此刻他从兜里就拿出了一个信封,对季子强说:“我是理解你的难处的,这是我准备的一点招待费,你先用着,到时候把发票给我就可以了。”
 
季子强心里一惊,但看他话说得不温不火的样子,心里很快的转了几个圈,想想自己要打开工作局面,没钱真是寸步难行,自己不要,他们也是吃饭喝酒,糟蹋了,他就没说什么接了过来。
 
至少这样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两人可以暂时的进入一个默契的状态。
 
马局长也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人钱的,他也不是傻子,他看问题看的很透,这季子强过去是叶市长的秘书,上面关系可想而知,自己不可以像对待一般副县长那样对待他,那样做,将来自己是会有危险的,还不如借花献佛,知道副县长经费紧张,自己先给他来个雪中送碳。
 
季子强装上了信封,两人也就都没再说什么了,也不用说什么,因为一条看不见的线,已经把他们连在了一起。
 
到了县城,农业局的马局长就一定要请季子强一起吃个饭,这同来的还有几个单位领导,大家都来相邀,季子强也抹不开面子,就一起找了一家县上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几个人跑了一天,都是肚子里空空如野,也没那么多的穷讲究,一人先来一碗面条,吃完了再喝酒。
 
垫了个底,几个大男人就放开量的和了起来,时间不长,就撂掉了几个酒瓶子,有人就提议去唱歌,季子强想要推辞,那马局长就不答应了,带着酒劲,踹着脸厚是拉上他的胳膊就到了ktv歌厅。
全盛时代最新章节_季子强叶眉全文阅读
进去以后,他们就要了个最大的包厢,刚一落座,漂亮的领班小姐就摇曳着跟了进去:“几位老板,要不要找人陪啊?”
 
既然玩,哪儿能不尽兴啊,不由分说,马局长就按人头数了,又要六架啤酒。
 
酒过三巡,大家正在热闹着,就见包间的门一下子被撞开,几个人冲了进来,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他们就和追进来的几个保安打着一团了。
 
这里面除了季子强年轻以外,其他都是四五十的人了,平常也是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惯了,哪里见过此等阵势,不禁也慌了手脚,早都吓的来回躲避。
 
包间的茶几也被推翻了,就也洒了一地。
 
四五个人就扭成一团在打,季子强还是很有些胆气,就看不下去了,连声的喝道:“都住手,都住手。”
 
可谁听他的话啊,在这些人眼中,他也就是个寻花问柳的骚人罢了,打的这么热闹,才没人理他。
 
他气的刚想发作,就见包间门口一身低沉的话语传来:“住手。”
 
那几个保安就像是过电了一样,立马就跳开,不再动手。
 
季子强一看,这是一个剃着版头的四十多的男子,这人的长相真是不敢恭维,又矮又胖,皮肤又黑又粗,暴牙凸眼塌鼻梁,刁钻狡黠,丑不堪言。
 
但不要管人家长的怎么样,人家的气势还是有的,一听他发声,那几个刚才还如狼似虎的保安,马上就变得像是绵羊一样了,一个保安就叫到:“老板,这两个小子嫌我们KTV的消费太高,说要去投诉我们,我们就小小的教训了一下他。”
 
这老板就瞪起了那凸眼,对被打的几个人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想吃白食找错地方了。今天不仅要全部交清钱,这打碎的东西也要给我赔了。”
 
那和保安刚才扭打的两个人,现在已经是奄奄一息,躺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他们那是专业保安的对手,自然是吃亏的多。
 
季子强看看实在是不忍,就对那老板说:“你是这的老板吗?我看还是先送他们到医院看看,万一人出什么问题了,那都麻烦。”
 
那老板看都不看他一眼说:“闲人站远点,你们问他们两个,到底交不交钱,不交钱就继续。”他说话中就对那几个保安摆个手。
 
这四个保安一听这话,那还用在等,又都恶狼一样的扑了上来。
 
老板都发话了,保安定当是奋勇向前,上去也没说上两句,就又动手的动手,动脚的动脚,打了起来。
 
季子强眉头就紧锁起来,他看不惯了,好歹这也算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这些人太张狂,季子强也是年轻强悍,上手就提起一个正在弯腰厮打的保安,使把子力气,把那保安推到了旁边。
 
他这一搭手,那剩下几个保安就稀奇了,呦喝,还有人出头了,几个保安都站直了身体,盯住了季子强。
 
这些个保安是做什么的,他们就是靠打人吃饭的,何况自己的老板也在,都想挣个表现,就一起围到了季子强的旁边。季子强就也有点后悔了,自己是不应该和他们动手,到也不是怕打不过他们,但万一自己挂点彩,吃点亏,传出去也不大好听。
 
后悔是后悔,但季子强的脸上却异常的冷峻,他冷冷的看看他们说:“你们不会也想和我动手吧,那一定会让你们后悔,听我一言,人先送医院。”
 
一个保安的很嚣张的说:“和你动手会后悔?老子打你了又怎么的。”
 
说出就真的想动手了。
 
季子强在大学的时候,也练过一些散打,格斗,到也不很惧怕。
 
不过,这老板却久在道上混的,经验和眼光还是很毒的,他见了季子强这架势,有从穿戴,到气质,再看到他们随行的那几个人,心里还是有点吃不准。
 
他们一般动手打的都是混社会,或者普通的工薪人群,这几个人看着分明像领导,或者老板,他就不敢过于造次。摆摆手,他制止住了几个急切动手的保安,先试探着说了句:“我要不听你的话,你又能如何?”
 
季子强就一愣,是啊,人家要是不停自己的,自己又能怎么样?他转念间也不能多想就说:“那我只好打电话叫警察了。”
 
那老板哈哈哈的笑起来说:“叫警察,你叫的来吗?我们这地方每天都这样,也没见警察过来,你当你是谁啊,给老子让开。”
 
他试探了一下,感觉季子强也不过如此,就不准备在陪季子强玩了。
 
季子强看看只怕今天这事情无法善了,就果断的掏出了手机说:“好,那我就叫来警察让你们看看。”
 
几个保安一看他真的拿出了电话,就想来抢季子强的手机,那老板嘻嘻的一笑说:“让你叫,只要他叫的来。”
 
这老板的口气中充满了自信。
 
季子强一听这话,心里就是咯噔的一下,感觉事情可能有点严重了,看人家有恃无恐的样子,一定是和警察都有瓜葛,只怕今天自己要出丑了。
 
想到这,他就不能打110了,就拨通了公安局郭局长的手机:“喂,老郭啊,我是季子强,我现在在这个魅力ktv歌厅,有人在这里打架闹事,你派人过来一下。”
 
那面郭局长就连声的答应着,说马上就带人过来。季子强挂断电话,望着那老板笑笑说:“让你长个见识,还是有人可以叫来警察的,而且来的不是一般警员,来的是公安局的局长。”
 
那老板愣住了,从刚才季子强和郭局长的对话中,他也听出了一点门道,就连忙说:“你是刚来的季县长?”那老板愣住了,从刚才季子强和郭局长的对话中,他也听出了一点门道,就连忙说:“你是刚来的季县长?唉,你看看这事情闹的,对不起,对不起。”
 
他说着话就满面赔笑的掏出了香烟,给季子强递过来。季子强看着这老板畏畏缩缩的那张脸,冷哼了一声,冷冷的说:“我不抽烟。”
 
说完也就不再理他,就等警察到来,这老板一看情况不好,今天怎么就遇上了一个县长,你看这事情搞的,他眼珠来回的转动几下,就讪讪的笑笑,退出了包间,掏出电话打了起来。
 
很快的,他打完了电话,又低眉顺眼的有走进来说:“季县长今天都说话了,这两个人的钱也就不要了。”说完,他又转过身对旁边那几个正在发呆几个保安说:“把他们扶出去,给季县长重新换个包间,今天的单都免了。”
 
几个保安也后怕不已,差一点自己就闯大祸,要是今天真把这个县长练一顿,进号子蹲段时间,那是必不可少的。
 
现在一听老板的话,如获大赦,赶忙搀扶着这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季子强就说:“一会等警察来了送他们上医院看看在说。”
 
那老板就笑笑说:“没关系的,我们这天天都有这样的事情,死不了。”突然发觉自己这话说的有点难听,赶忙有赔笑对季子强说:“真的需要看的话,我让他们送医院就是了。”
 
季子强刚想说话,就听到兜里的手机想了,接上一听,那面公安局的郭局长就说:“季县长……这个,唉..这个你就先回吧,我们一时可能过不去。”
 
季子强一听,果然如此,忙问:“郭局长,为什么过不来?是人手不够,还是你们和他们……..”
 
那郭局长忙说:“你误会了,误会了,我们是雷副县长主管的,刚才他来了个电话,说问题不大,不要影响人家正常的经营,你也知道……”
 
季子强没有听完就“拍”的一声合上了电话。大家都在看这他,他因为气愤,脸色变得很红了,想了想,又打开电话,给雷汉明副县长挂了过去,那面响了几声,就直接是忙音了,他在拨过去,已经关机了。
 
这老板知道是这样个结果,但也不敢让季子强过于难堪,这有些事情说不来,万一那天撞在人家手上,那自己就算混到头了,所以就忙着上前说:“这样吧,季县长,我马上派人送他们上医院去,医疗费,营养费我都出,你看这样处理合适吗?”
 
季子强怎么说,他今天算是掉价掉到家了,现在知道是老板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再不赶快下来,一会想下都成问题了。
 
虽然心里是很是憋气,但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说:“你看你,我也一直就是要你们把人家送医院去,你要早听,那有这样麻烦,那就赶快,人在有什么问题今天你事情就大了。”
 
那老板也是人精,一看季子强顺竿子下来了,忙招呼保安说:“快快快,把人搀到我车上去,立即送医院,你们几个在那守着,该花多钱花就是了。”
 
看他们一出去,就忙说:“季县长,你们换个包间继续玩,今天所有单子全免。”
 
季子强就显得很满意的说:“算了,看你还算懂道理,我们也不打扰了,先回,下次有机会再来。”
 
那几个局的领导,这时候也都恢复了过来,一起拥着季子强离开了。季子强始终的笑着,一直到和他们全部分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他的脸色才渐渐的黯淡和阴沉了下来,妈的,狗眼看人低,这也太欺负人了,老子好歹也是个副县长,现在连个警察都掉不动,还他妈的混个什么……
 
到了第二天,他也就不再提这事情了,见了副县长雷汉明,他也是满面的微笑,好像是从来没有过什么事情。
 
那雷汉明也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凭资格,凭县上的关系,他是一点都不在乎季子强的,就你,还想随便的调动公安局,你娃娃是做梦娶媳妇……尽想好事。
 
季子强好像是忘了这件事,就这样,天天带着分管的部门,一直跑了有一两个星期,下面也比较熟悉了。
 
季子强和副县长方菲也是每天在办公楼里会遇见的,但两人见面也就是笑笑,那晚发生的事都闭口不提。
 
偶然的时候,方菲也会忙中抽空,过来看看季子强,说两句话,不过两人最近实在太忙,特别是季子强,有时候回来都已经是很晚了,方菲也就只好忍忍,等待机会。
 
季子强倒是心里过意不去,闲一点的时候给方菲打过几次电话。
 
这天季子强没有外出,天上也下起了雨,他就在办公室看看材料报子什么的,也就想偷个懒休息一天,最近真是跑的有点乏了。他看了一会材料,就想起了畜牧局那黄局长的事情了,这都过了一个多星期了,不知道那面的情况如何。
 
季子强坐那抽了根烟,想了想,决定先打探个消息,他就给县畜牧局贾副局长去了个电话。那面就传来贾副局长有些讨好的声音:“是季县长吗?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说,我一定照办。”
 
季子强就心里暗笑了一下,问他最近畜牧局有没有什么款子拨付。
 
那贾副局长忙道:“季县长,我正准备给你汇报的,昨天一笔款子已经拨付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