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说的名字是《各取所需》,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何淼谢今今两人展开的;何淼一反常态,没开他那辆骚兮兮的跑车,反倒只开了辆褐色的奔驰越野。所以,在他顶着幅墨镜、大张开胸膛从车上跳下拦住谢今今的时候,谢今今着实吓了一跳。她本能地出腿踢他裆部,等何淼惨叫着捂住下身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何淼?”“今今。”何淼一张脸都皱巴着,“你讨厌老子也没必要这么狠吧,断子绝孙了啊要。”
 
《各取所需》精彩试读
谢今今弓着腰将手伸回,留下一句只有他们俩才听得到的警告:“何淼,你别忘了,没人能不经过我的允许,就随便碰我。”
 
何淼脸都皱到了一块儿,想破口大骂,目光触及谢今今的脸,也不知怎地,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统统吞了回去。
 
——不是怂,不是的。
 
等谢今今和魏宇走出很远,何淼还蹲在地上安慰自己。
 
他刚才不骂她,不是因为怂了,而是谢今今刚才的那个神色。
 
寂寥、乖戾、疏离、孤僻。
 
自从他认识她之后,谢今今从来都是淡淡的、冷漠的。他从未见到过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就像……就像她离这个世界很远很远,下一秒就会消失似的。
 
他突然就舍不得骂她。
 
——
 
魏宇揽着谢今今肩膀的手在出了餐厅之后就松开了,默不作声地往停车场走去。
 
谢今今倒是无所谓,从善如流地上了车,把安全带系好之后就将头偏到一边,呼吸渐缓,似乎很快就进入浅眠。
 
三十分钟后,魏宇将车开进自家车库。
 
谢今今微微眯着眼睛,睡意朦胧地下了车,正想往车库外面走去,却被魏宇叫住。
 
“今今。”
 
“嗯?”谢今今侧身,懒懒散散地应了声。
 
魏宇停顿半天才问:“……你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谢今今明知故问。
 
“……就是那个飞宇老板的儿子。”魏宇不得不讲话挑明,“你怎么想?”
 
“能怎么想啊。”
 
谢今今将脸转过去笑了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太深的缘故,她的声音在空旷的车库里回荡,有些苍白无助的感觉。
 
魏宇试探着问她:“你不会和他在一起吗?”
 
“当然。”谢今今回得很利索,“你也看到了。你知道的。”
 
话没说完,但两人都懂。
 
魏宇觉得自己好像松了口气。
 
然而,只往前走了两步,他蓦地又想起一个画面。
 
魏宇一边摇控下车库门,一边假装无意地问:“今今,你刚才那招……哪里学的啊?”
 
何淼惨叫的样子历历在目,让人颇有些心有余悸。
各取所需最新章节_何淼谢今今全本小说
谢今今走在他斜前方,听见他问,转头过来冲他笑了笑。
 
“平时上班无聊学的。刚学没多久,打不了什么穷凶极恶的坏人,但是对付他这种色狼,绰绰有余了。”
 
也不知是不是月色太寒,谢今今的牙齿在月光下白得瘆人。魏宇背后一凛,连忙笑了笑,很快将这个话题岔开了。第二天,何淼刚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热呢,秘书就进来通报,说有一位魏先生来访,想要见他。
 
何淼不认识什么姓魏的,正想拒绝,只听见秘书又加上一句:“他说他昨晚和您有一面之缘。”
 
——昨晚?一面之缘?
 
微愣过后,何淼一边感到出奇的愤怒,一边却是异常的平静:“你让他进来吧。”
 
呵,当他是好欺负的,都打上门来了。但他何淼也不是吃素的。
 
魏宇进门,态度恭谨。何淼没起身,也没让秘书给他倒茶,吊儿郎当地斜靠在老板椅里,样子痞痞的,见到魏宇的模样,微一撇嘴。
 
“——竟然是你。”
 
“何总你好,我是魏宇。”魏宇递上自己的名片,大大方方地报出自己的来意,“我来找你……是想谈谈有关今今的事。”
 
何淼低头将魏宇的名片在手里把玩了一圈。
 
原来是个小地产公司的老板。何淼从前只是听说过,还没见过真人。样子倒是不卑不亢的。
 
他沉默了片刻,才发话问:“你什么事?”
 
公事公办,更何况他昨晚在对方面前丢了脸面,此时便存了反扭一局的心思。
 
魏宇笑笑,在何淼面前坐下:“何总,我昨晚听说,你喜欢今今……”
 
“我喜不喜欢她,关你屁事?”何淼猛一皱眉,没等魏宇说完就打断他,“你来是什么意思啊?我这人直,麻烦你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别拐弯抹角和我打太极,我没耐心,懒得听。”
 
简单粗暴。
 
魏宇开门就碰了个软钉子,却没感到丝毫难堪,也没理会何淼的不耐,镇定自若地继续道:“何总大概不是很了解今今的过去。我这次来……也就是想和何总说说今今的过去。”
 
情敌当前,何淼可不能认输。他心里虚,外表却没落下半分弱势:“谁和你说我不了解她的过去啊?你他妈是谁啊?是我妈还是是我爸啊?对我这么一清二楚啊?我告你啊,别摆出这么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好像很了不起似的。呵,就算我不了解,你就很了解吗?你他妈知道她每月哪几天来例假?过去五年和谁上过床?喜欢什么姿势?他妈的,这么嚣张,还跑我面前来……”
 
“炫耀”二字还在喉咙口,魏宇在手机上点开一个视频,转为横屏,递了过来。
 
他的手机开了外放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开到最大的缘故,宽大的办公室里,何淼头一次觉得女人高潮时的娇喘呻吟声如此刺耳。
 
他死死盯住屏幕上那个赤裸的身子,瞬间收声,浑身僵住。
 
这视频的分辨率其实并不太好,又离得不算近,模模糊糊地,只能看到酒店房间里,五六个男生围着一个女生,有人在肏弄她的下体,有人正脱了裤子,将自己的生殖器塞进她的口中。
 
就算化成灰,何淼都认识这个人。
 
是谢今今。
 
她躺在这么多人的身下,软成了一滩水的模样娇喘着求饶,衣衫凌乱,满面潮红。看那样子……似乎并不抗拒被这么多人轮着上。
 
高潮淫靡声伴随着水渍,一浪高过一浪。视频里的谢今今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娇软柔弱,和她平时在床上冷淡狂野的作派一点都不像。
 
何淼呆愣愣地看了半天。魏宇的声音也仿佛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
 
“……何总大概不知道,今今她,一直都是个蛮喜欢玩的女生。这是她上学的时候吧,就已经喜欢和这么多人一起约炮了。那时候她是全校的女神,不过也就一小部分男生知道她私下里是什么骚样……”
 
“你到底什么意思。”过了很久,何淼才抬起头,直直看向魏宇,“你不是她男朋友吗,你给我看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啊,何总你大概误会了,我并没有和今今在交往。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魏宇耸了耸肩,“我看何总昨晚似乎很是受伤,想着还是来提醒何总一下,这不过是今今撩拨男人的正常手段,何总你还是不要轻易……上钩。”
 
“普通的朋友关系?”何淼缓缓露出一个冷笑的表情,“她眼瞎,交了你这样一个朋友,我真是为她感到不值。”
 
他的眼眶气得有些发红。
 
“滚。”何淼指向办公室门的方向,微微提高了嗓门,对着魏宇冷声道,“你他妈快从我办公室里滚出去——”
 
“何总,我的手机……”
 
“滚!!!”
 
何淼实在忍不住了,将手里间或漏出少女娇喘声的手机,狠狠地往魏宇身上砸去。
 
魏宇没想到何淼如此直接,被吓了一跳,猝不及防地接下凌空飞来的手机,默不作声地匆匆离开了。
 
何淼阴沉着目光,眼睛有些泛红,转脸看向乌云密布的窗外。
 
谢今今,你他妈就是个傻逼。
 
这也是何淼平生第一次觉得,谢今今就是个比自己还傻逼的人。
 
不过他们两个傻逼凑在一块……这大概就是,天生一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