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潇凌宇乔纤柔的小说叫《余生如此勿要纠缠》,它的作者是灰姑娘的梦想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梅若尘,你想好了吗?”潇凌宇迈着优雅的步子,脚步坚定的来到梅若尘面前,低下头,深深的看了梅若尘一眼,又看向梅若尘身后的十字架。梅若尘的手臂跟腿还有脖子,全绑在十字架上。嘴里勒着一条白色的毛巾,防止她咬舌自尽。就算梅若尘是铁人,也经不起他这种非人性的折磨。更何况,梅若尘不是铁人,是娇娇弱弱,从小养尊处忧的大小姐。她一前所受的苦,都是心里的折磨跟伤害,像这种身体的折磨跟伤害,还是第一次。
 
《余生如此勿要纠缠》精彩试读
设计部的部长,是乔父一手提拨起来的。乔父在死的时候曾当着他的面,逼着乔梦离立誓。乔氏集团永远有梅若尘的立足之地。
 
乔梦离信守承诺,就算梅若尘作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她也没有停梅若尘的职。
 
在病重的时候,还委托梅若尘在乔纤柔能撑管乔氏集团以前,替乔纤柔撑管乔氏集团。也就是说,梅若尘现在是乔氏集团的总裁。
 
孟骁森,这个小小的总经理,就像停梅若尘的职,真是笑话。
 
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让乔纤柔从外边推开,他们全部转过头来,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乔纤柔。不知道乔纤柔的突然出现,会给这场职场上的战争,带来什么样的转变。
 
乔纤柔迈大步,来到梅若尘一前坐的位置上坐下。犀利的眼神扫过在场所有人,最后,停落在程紫竹的脸上。
 
程紫竹比她大几岁,却让她犀利的眼神,给吓的脚下踉跄,身子摇曳着向后退了步。
 
常期在梅若尘身边生活的乔纤柔,有某些动作,像极了梅若尘。她现在看人的眼神,就像极了梅若尘。
 
设计部的部长微微弯腰,见过他们未来的总裁乔纤柔。薄唇微启,用平静的声音问道:“小姐,你是什么意见?”不管怎么说,乔纤柔都是乔氏集团惟一的继承人,他敬重她的意见。
 
乔纤柔深深的看了设计部的部长一眼,再看向孟骁森。如果不是孟骁森把事情作的太绝了,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对孟骁森。
 
现在,她薄唇微启,用沉重的声音说道:“外公在遗嘱里写的清清楚楚,乔氏集团的大门,永远为阿姨敞开。妈妈在遗嘱里写的清清楚楚,在纤柔有能力撑管乔氏集团一前,阿姨是乔氏集团的总裁,有权辞退任何人。”
 
说着,犀利的目光再次落在孟骁森的身上。
 
孟骁森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从乔家跑出来。
 
在乔家,他能程一时的威风,让保姆把她关起来。在众位管理者面前,他明显不敢这样作。因为,这儿是乔氏集团,是乔纤柔的集团,不是他孟骁森的。
 
乔纤柔仰起脸来,对在坐的众人说道:“自从我妈妈去世以后,阿姨一直尽心尽力,把乔氏集团推向上了新的巅峰。现在,纤柔求求你们,帮纤柔把阿姨找回来,纤柔在这儿谢谢你们了!”
 
说着,乔纤柔双膝一软,跪倒在众人面前。
 
她知道,在座的众人,都是梅若尘跟她妈妈,还有她外公一手提拨起来的人,也是他们的亲信。现在,她希望他们能帮她,帮她找回梅若尘。
 
孟骁森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众人面前跪下。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众人的反应竟然会这么大。
余生如此勿要纠缠潇凌宇乔纤柔小说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众人所有的目光,同时落在他跟程紫竹的脸上。
 
设计部的部长向前几步,把跪倒在地上的乔纤柔从地上拉起来。声音柔软的说道:“纤柔,好孩子,起来。爷爷向你保证,一定会把你阿姨找回来。”
 
老爷子是看着乔梦离跟梅若尘长大的,又是乔父的同学。所以,乔纤柔称他一声爷爷。
 
乔纤柔站起身来,抬明眸,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在场所有人。声音哽咽的说道:“我阿姨走了,我怎么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我好怕,好怕我阿姨会遇上坏人。”
 
“傻孩子,爷爷向你保证,一定会把你阿姨给找回来!”设计部的部长抬起手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设计部的部长是乔氏集团的老人,现在、他表态了,众人全跟着他,一口同声的表示,一定会吧梅若尘给找回来。
 
此时此刻,孟骁森和程紫竹成了会议室里,最多余的人。
 
走廊里,李秘书嘴角上扬,扬起了一抹替梅若尘感到开心的笑容。在心里说道:“梅总,你没有白痛纤柔,纤柔是痛你的!”
 
在李秘书看来,她们不是母女,却胜似母女。
 
会议室里,设计部的部长牵着乔纤柔的手,对孟骁森说道:“孟总,这是小姐的意思!请你让这位程小姐,马上从这儿消失!”说话的时候,挺直了微弯着的背,用犀利的眼神看着孟骁森。
 
在心里说道:“外人就是外人,就算入赘了乔家,也成不了乔家的人!”
 
乔梦离立遗嘱的时候,他还感觉乔梦离不念夫妻之情。现在觉的,乔梦离作的实在是太对了。在他看来,像孟骁森这种人,根本就不佩得到乔氏集团的产业。
 
程紫竹仰起脸来,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孟骁森。这个眼神好像在说“爸爸,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不能不帮我!”
 
她的乞求看在孟骁森的眼睛里,让孟骁森心里乱乱的,很不是滋味。
 
孟骁森在心里说道:“紫竹,不是爸爸不帮你,是爸爸帮不了你!”就眼前的形势来看,他能不能留在乔氏集团,都很难说。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敢帮助程紫竹。
 
为了留在乔氏集团,孟骁森对着会议室外边的李秘书说道:“李秘书,带程小姐出去。”心里却是“紫竹,爸爸向你保证,一定会让你进入乔氏集团,成为乔氏集团真正的继承人。”“爸爸,你不是说好了要帮我的吗?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程思雨的家里,程紫竹撅着嘴,用委屈、生气的眼神看着孟骁森。
 
让她感到委屈的,不是别人看她的眼神,是孟骁森让李秘书带她离开会议室时,冷漠的表情。好想,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
 
她想说,她是孟骁森的女儿,她跟乔纤柔一样,都是孟骁森的女儿。话到唇边,又让她咽回肚子里。她不敢说,因为,她承担不起说了以后的后果。
 
从小到大,妈妈程思雨一直在她耳边叮嘱她,让她忍。
 
为了妈妈,她忍。就算见到了孟骁森,也不能像别的女孩那样依偎在爸爸的怀抱里,向爸爸散娇。
 
好不容易忍到了大学毕业,忍到了梅若尘离开了乔氏集团。没想到,她还是不能进入乔氏集团工作,还是不能跟她的爸爸朝夕相触。
 
“紫竹,别怨你爸爸,你爸爸也有难言之忍!”程思雨端着水果盘,从外边进来。在听到程紫竹抱怨的声音的时候,急忙瞪了程紫竹一眼。又转过头来,陪着笑脸,向孟骁森道歉:“骁森,紫竹这孩子就是这个脾气,你别向心里去。”说着又转过头来,对程紫竹说道:“快向你爸爸道歉!”
 
“妈妈……”
 
“快啊?”不等程紫竹把话说完,程思雨生气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在程思雨看来,她们母女现在还不能失去孟骁森的保护。等将来,她的宝贝女儿嫁给潇凌宇以后,她会把孟骁森诸加在她们母女身上的痛,从孟骁森身上全部的讨回来。
 
知母莫若女,她心里是怎么想的,程紫竹心里,跟明镜似的。
 
程紫竹抿着小嘴,装作委屈的说道:“我只是想跟我的爸爸在一起,我有什么错?”说着站起身来,用手捂着嘴,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在心里说道:“妈妈,你演了一辈子的戏,到头来,你得到的又是什么?”是孟骁森偶尔的宠溺。
 
她发誓,一定要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紫竹,你……”
 
“思雨!”不等程思雨把话说完,孟骁森愧疚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在他看来,错的人不是程紫竹,是他、是他没有尽到一个作父亲的,应尽的责任。
 
伸手,轻轻的握着程思雨的手腕,微微用力一拉,就把程思雨娇俏的身躯,给轻轻的拉进他宽扩的怀抱里。声音柔软的说道:“思雨,对不起,让你跟紫竹受苦了!”
 
“骁森,你别这样说!”程思雨仰起脸来,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孟骁森。看到的,是一张愧疚的俊脸。在心里说道:“骁森,我要的不是你的愧疚,是你的真心!”自己要的,他给了别人。
 
微顿,继续说道:“能留在你身边,替你照顾紫竹,这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怨你!”说着,秀眉微蹙,蹙起了一抹轻微的疼痛,跟丝丝缕缕的委屈。
 
她越是这样,孟骁森越觉的对不起她们母女,越想把她们母女紧紧的抱在怀里,怜惜着她们、保护着她们。
 
……
 
潇家别墅的地下室里,潇凌宇第一次来看梅若尘。
 
宽大的地下室里,因为常年累月不见阳光的原因,显的阴森森的。
 
昏暗的灯光,根本就照不清角落里有什么。
 
地下室的正中央,有一个十字架,十字架上,绑着衣服零乱,秀发散乱的梅若尘。
 
刚把梅若尘抓来的时候,他曾经想过,要把梅若尘送给他手下的兄弟们,让他的兄弟们,美美的品尝这个女人的滋味。不知道为什么,修长的手指,总是拨不出他们的手机号,更作不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正如他所说,梅若尘是他见过最了不起的女人,也是他敬佩的女人。让他把他敬佩的女人送给他的手下兄弟们,他作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