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老马柳娇娇的小说叫《枯树生花》,它的作者是会飞的鱼的梦想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柳娇娇整个愣住了,那中年美妇也听到她老公说的话,气恼的说:“你们要是不赔偿我损失,我这就打电话报警,再找物业投诉你们!”柳娇娇一下子哭了出来,说:“您放心,我们一定承担赔偿,不过麻烦您稍微等两天,给我点时间凑钱。”老马眼见柳娇娇那我见犹怜的模样,实在看不过去,开口对中年美妇说道:“大妹子,你这八千块钱几个吊柜,对年轻人来说确实是个负担,要不这样,我来帮你修复,用更好的木料,保证给你弄得比之前还好,你看行吗?”
 
《枯树生花》精彩试读
中年美妇皱了皱眉,看着老马问道:“你姓马?难道你是那个外号马大拿的马师傅?”
 
老马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中年美妇,不知道她怎么听说过自己,便问她:“你怎么知道我?”
 
中年美妇立刻笑着说:“都说你木匠活干的最好,我家装房子之前我给你打过电话,您一说姓马,我就听出您的声音来了!想让你来我家干活,结果你说你太忙了,没办法,我们就都买得成品。”
 
老马没想到自己在外还有点名气,老脸一红,说:“这下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中年美妇立刻喜上眉梢,道:“马师傅,您的手艺我在朋友家里见识过,那真是比买成品好多了,既然你都开口了,那这橱柜就交给您来修复,我一百个放心!”
 
老马点点头,说:“你放心,我肯定给你弄得比原本还好,而且我给你质保十年,十年内出了质量问题,你找我,我都负责!”
 
中年美妇兴奋的点点头,又说:“马师傅,我们家还一直没买到心仪的床和衣柜,能不能麻烦你忙完楼上的活之后,也给我家打两套床和柜子?”
 
说着,中年美妇怕老马不同意,急忙又道:“您要是答应,工钱、料钱我一分不少,另外这橱柜修复的费用,我也不让这个小姑娘承担了,这点钱对我来说,确实也算不上什么。”
 
老马一听这话,看了看楚楚可怜的柳娇娇,当即点了点头,说:“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干完楼上的活,就来给你家干,今天晚上我就先帮你把橱柜修一修,要是泡得再久一点,修复起来就麻烦了。”
 
柳娇娇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老马,又看了看那个中年美妇,心里激动坏了,泪眼婆娑的对老马说:“马师傅,真的是太谢谢您了……”
 
老马大气的摆摆手:“没事儿,举手之劳而已。”
枯树生花小说_柳娇娇老马目录免费试读
说着,老马对中年美妇说:“大妹子,明天我去买些材料,然后就过来给你修橱柜。”
 
中年美妇急忙点了点头:“好,马师傅您辛苦了。”
 
老马带着柳娇娇回到楼上,柳娇娇一进门就忍不住哭出声来,哽咽的对老马说:“马师傅,真是太谢谢您了,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老马见她哭的梨花带雨,忍不住开口说:“别哭别哭,不是都已经解决了嘛!”
 
柳娇娇轻轻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说:“多亏了您马师傅,真不知道怎么报答您了……”
 
老马心里嘀咕:“真想报答我,就给我那杆老枪做个保养吧……”
 
老马心里的话没说出口,柳娇娇这边又接到闺蜜催促的电话。
 
她擦干眼泪,对老马说:“马师傅,我得先走了,明天你要是有时间,我跟我老公一起请您吃顿饭。”
 
老马说:“吃饭就不必了,别那么客气。”
 
说着,老马又问她:“对了,你那条裙子还要不要修了?我去给你把拉锁装上。”
 
柳娇娇急忙问:“还能修好吗?”
 
老马拍着胸脯说:“放心,能修好。”
 
柳娇娇红着脸将那条裙子拿给老马,老马将拆开的拉锁装回去,又用老虎钳调整了一个合适的松紧,随后拉上来回试了几下,果然顺滑无比。
 
“马师傅,您真是我的救星!”
 
柳娇娇欣喜不已,老马连着给自己解决了这么多麻烦,她心里感激的无以附加,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没搭对,一时冲动,抱着老马那挂着褶皱的老脸,毫不犹豫的亲了一口。
 
老马一愣神的工夫,柳娇娇便羞臊的从他手里拿过衣服,匆忙回了主卧。
 
老马心里开心极了,如此看来,想把柳娇娇这样的小少妇搞上手,应该用不了多久了。
 
几分钟之后,柳娇娇穿好性感的连衣裙,背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从主卧里走了出来,她俏脸嫣红的看着老马,说:“马师傅,那我就先走了,今天真是谢谢啦!”
 
老马嘿嘿一笑,说:“客气啥!”
 
柳娇娇扭着那浑圆挺翘的丰臀走了,留下老马一个人回味无穷,魂牵梦绕。
 
……
 
打扮性感靓丽的柳娇娇取了蛋糕,来到闺蜜订好的饭店,老公韩宪飞已经提前到了。
 
刚见面,韩宪飞便问她:“楼下的事儿怎么样了,那个水电工找到了吗?”
 
一听到他提这个,柳娇娇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自己刚才那么无助,第一时间想找他解决问题,没想到他非但不帮自己解决,还把自己臭骂一顿、留自己在那里独自解决这件事,这哪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表现?
 
说到底,还是马师傅更靠谱,毫不犹豫的就站出来帮自己解决了问题……
 
想到这儿,柳娇娇忽然觉得,刚才老马帮自己把事揽下来的时候,那坚决的表情还挺有男人味的。
 
韩宪飞见她不说话,忍不住又追问一句:“到底怎么样了?我跟你说,要真找不到那个水电工,我们可一分钱都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