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陆子尘夏语乔的小说叫《花开一季爱你一生》,它的作者是老油条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夏语乔原来已经被其他人碰过了,而且碰她的那个人,还是自己的父亲!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反胃恶心。“夏语乔,你太让我恶心了!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我要把他挖出来!你想出国去生孩子隐居,没门!我不仅要流了你的孩子,我还要剜了你那个下贱肮脏的子宫!”他越说,声音里的怒火,就越是难以压抑。这个女人,被其他男人碰过了,这个念头,反反复复的在他脑海里翻涌。
 
《花开一季爱你一生》精彩试读
“子尘……”苏晴雨一脸虚伪的惶急,急急忙忙跟上他的脚步。
 
一阵凉风吹来,寒意,从脚底爬蹿到夏语乔的全身。
 
陆子尘又误会她了,可真正把陆伯父推下楼的,分明就是苏晴雨啊……
 
夏语乔后知后觉,同样迈开脚步,紧追陆子尘的脚步,一路跑下楼。
 
陆老爷子已经被送到了抢救室。
 
手术灯亮起,陆子尘一脸的阴鹜的站在门口,浑身寒气。
 
苏晴雨依偎在他旁边,满脸眼泪的哭噎道:“我下班之后,本来开看看陆伯伯,却没想到,看见夏语乔把陆伯伯带到了天台……都怪我,要是我能及时阻止她的话,陆伯伯就不会坠楼了……”
 
她伤心欲绝,懊悔不已。
 
陆子尘环住她的腰肢,安抚的搂进怀里。
 
“苏晴雨,分明就是你把陆伯父推下楼的!”夏语乔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怒吼道,“你弄昏了陆伯父,然后当着我的面,把他从楼上,推下去!”
 
苏晴雨一脸错愕委屈,好似当真被人诬陷。
 
“夏语乔,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陆子尘眼神狠辣,恨不得将夏语乔活活撕碎的模样,“我什么都看见了,你还在嘴硬!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
 
“陆子尘,我真的没有!不信你就查医院的监控,看看到底是谁,把陆伯父带到天台上去的!”
 
陆子尘点点头:“好,你还嘴硬是吧。来人!”
 
他一句话叫来医院的人,可结果却是,医院的监控今天正好坏了。
 
没有所谓的证据!
 
陆子尘眼神越发厌恶,更加认定了,设计伤害陆老爷子的人,就是夏语乔!
 
抢救室的门,也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医生一脸遗憾的走出来,摇头叹息道:“抱歉,我们没能救回陆老爷……”
 
夏语乔脑中轰隆一声,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陆伯父就这样……死了。
 
陆子尘神情恍惚了片刻后,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狠狠叫道:“夏语乔,你的心底,到底有多狠毒,竟然狠心把我父亲推下楼!”
花开一季爱你一生陆子尘夏语乔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我没有!”夏语乔满脸眼泪,“我为什么要害死唯一对我好的人?陆子尘,你理智一点,看看清楚啊!一直在骗你,一直在算计你的人,根本就是苏晴雨!”
 
陆子尘眉头狠皱,一时未语言。
 
夏语乔急忙又道:“陆子尘,你仔细想想,陆伯父死了,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况且他又病重,我哪里有杀他的理由!”
 
陆子尘神色稍有松动,的确也是,最多还有三个月,他父亲就会因为肝癌死亡……
 
“子尘……”苏晴雨这时忽然开口,犹豫道,“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
 
陆子尘冷声问道:“什么?”
 
苏晴雨拿出一份文件,递到陆子尘手中。
 
陆子尘视线飞快,扫视完上面的东西后,脸色登时阴沉如修罗般可怕。“怎么了?”夏语乔不明所以。
 
陆子尘一把将文件,砸在夏语乔的脚边,
 
“夏语乔,你还敢说你没有杀我的父亲的理由吗?”
 
“什么?”夏语乔迷茫,捡起文件一看,后背,猛然一僵。
 
那上面,全是她跟陆老爷子两人的亲密照片,从她喂陆老爷子吃饭,到她拉着顾老爷子的手,伏在他肩头上……所有亲密画面,一个不漏。
 
最重要的,每一张照片上,她跟陆老爷子的神情,看着都像极了恋人。
 
尤其陆老爷子看着她时,原本的怜爱深情,变成了对情人的缱绻凝视。
 
文件的最后,则是一份资产转让报告。
 
上面标明,陆老爷子名下一半的不动产,股权,投资全都转给了夏语乔肚子里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子尘,我还听说,夏语乔这段时间,正在准备出国……”苏晴雨轻声道,“她迫不及待的要到国外去生孩子,定居……现在她手里已经拿到了陆伯伯一半的资产,所以病弱的陆伯伯对于她来说,就成了拖累……”
 
“不……”夏语乔百口莫辩,“我没有……这些转让合同,我根本不知道。”
 
陆子尘嘲讽道:“你都签字了,还敢说自己不知道!夏语乔,为了钱,你竟然出卖良心到这个地步!”
 
“我真的没有……”
 
“还嘴硬……”陆子尘眉头狠狠一皱,声音冰寒道,“来人,把夏语乔的舌头,给我割了!看她还怎么说谎!”
 
“不要……”
 
保镖步步逼近的靠过来。
 
夏语乔拼命后退,但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也冲过来一个保镖,掐住了夏语乔的手臂。
 
“放开我!”夏语乔挣扎,动作间,小腹又疼痛起来。
 
双腿一软,她有些站不住的往地上坐,也正好,给了保镖机会,将夏语乔架起来,拖到陆子尘的脚边。
 
一人掐住了夏语乔的下巴,另一人拿着剪刀,往夏语乔口中伸去。
 
“放开……唔唔!”剪刀夹住了她的舌头,疼痛袭来,她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同时……腿间也是涌出一股湿热。
 
她浅色的裙摆,很快被染红,有人惊呼了一声。
 
“她下身出血了……”
 
保镖动作一停,夏语乔趁机狠狠用力,推开了保镖,往后躲避的蜷缩身体。
 
舌头被剪刀弄出深深的伤口,鲜血不停涌出,染红夏语乔的嘴角。
 
小腹疼痛剧烈,她用力按住小腹,满脸惨白。
 
好疼……
 
“她要流产了!”一个护士惊声大喊。
 
“那就让她流了这个孩子!”陆子尘狠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