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陆子尘夏语乔的小说叫《花开一季爱你一生》,它的作者是老油条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夏语乔的动作,僵住了。陆子尘出了车祸,满身是血,而她,却要在这个时候离开……“语乔,你忘记了他过去是怎么折磨你的吗?他要你生不如死!”霍少庭的一句话,唤醒了夏语乔的理智。对,她应该趁机离开的。这个男人是魔鬼,如果她现在不走,就永远也走不掉了。夏语乔软下了身体,任由霍少庭抱着她,往车里走。“夏语乔……”陆子尘嘶哑无力的声音,忽然响起,“不要走……”
 
《花开一季爱你一生》精彩试读
“可你的身体……”
 
“我身体没事,少庭,我求求你了,现在就走,好不好?”
 
“好。”霍少庭亲了亲夏语乔的额头,“语乔,你跟我一起去国外定居好不好?我会把你的孩子,视如己出的。”
 
夏语乔懂霍少庭的意思,可她对他真的没有爱情。
 
但若是自己拒绝,又还能走得了吗?
 
“语乔,我愿意为你对抗整个陆氏集团,我这样爱你,你都还不愿意接受我吗?”霍少庭嗓音温柔,眼神却隐约闪过寒芒。
 
这些话里,分明就带上了威胁的意思。
 
夏语乔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哑声艰难道:“好……我……接受你。”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离开陆子尘这个魔鬼。
 
“太好了。”霍少庭捏着夏语乔的下巴,亲吻她的嘴唇。
 
夏语乔浑身僵硬,极力克制,才让自己没有躲开。
 
“我这就去安排车,我们马上离开。”
 
他说完,随后便走到阳台上,几个电话打下去后,一切便已经安排好。
 
夏语乔跟霍少庭两人,一起上了一辆保姆车,往最近的机场赶去。
 
或许是因为怀孕和高烧,夏语乔竟意外的晕车起来。
 
半途不得不降下车窗,透气缓和那股眩晕反胃感。
 
霍少庭揽着她的后背,细心的轻拍着夏语乔的后背,同时询问:“要不要吃点东西压一压?”
 
夏语乔摇头,疲惫的闭上眼睛道:“我现在只想离开……”
 
一分一秒,也不愿意耽搁。
 
车窗半开着,从一条商业街前经过。
 
街旁,正好就是陆子尘跟苏晴雨试婚纱的店铺。
 
陆子尘无聊中,随意一回头,便看见了被霍少庭抱在怀里的夏语乔,脸色登时阴沉下来。
 
他猛然站起了身。
 
苏晴雨换好婚纱出来,她身材高挑又丰满,穿着圣洁的婚纱,更是美艳动人,但陆子尘,却半眼也没有看。
主角夏语乔陆子尘的小说_花开一季爱你一生完本免费阅读
他直接迈开脚步,大步往外冲去。
 
“子尘,你去哪儿?”苏晴雨提起裙摆,追了几步,“子尘!”
 
陆子尘根本没理会,他冲到公路边上时,夏语乔坐的那辆车,已经穿过了路口,那边,是机场路!
 
那个女人,竟然真的要离开了——
 
这念头,让陆子尘心中的怒火,登时滔天。
 
愤怒烧毁了他的理智,直接上车,发动引擎,加速朝着夏语乔追去。
 
那个女人欠他陆家一条命,肚子里还怀着他陆家的种,又骗走了他父亲一半的资产,现在想就这样跑?
 
没那么容易!
 
他要把她抓回来,永永远远的关起来,再不让她见天日!陆子尘一路加速,终于在接近市郊的盘山公路上,追到了夏语乔那辆保姆车。
 
他半眯起眼睛,一脚将油门,狠狠踩到底部,油门轰响,他的车身,与保姆车并排。
 
隔着大开的车窗,他看见了夏语乔有些苍白的脸。
 
“夏语乔,你马上给我滚下来!”
 
一见到陆子尘,夏语乔从心底里涌出来一股恐惧,脸色更加苍白,她抖着手指,急急忙忙的将车窗升上去,隔绝那张阴沉可怕的脸。
 
但这个举动,却让陆子尘,更加愤怒。
 
他眸光一沉,猛然一转车头,车身嘭的一声,撞到保姆车上。
 
轮胎吱呀尖锐的鸣叫着,失控的撞到了栏杆上,银色的护栏扭曲变形,差点断裂,而那下面,就是陡峭高耸的坡崖。
 
夏语乔身体一歪,扑进了霍少庭的怀里。
 
车门在下一刻,被陆子尘扯开,他大手一伸,抓住了夏语乔的手臂,将她拽出来。
 
“陆子尘,你放开我!”夏语乔断了双腿,根本站不住,被一路拖行,拉到了陆子尘的车门前,他想将夏语乔塞进去。
 
“我不要,你放开我!”夏语乔奋力挣扎,对着陆子尘又打又抓。
 
“陆子尘,你放开语乔!”霍少庭冲过来阻止。
 
陆子尘黑沉的眸子有些猩红,已是怒极的模样,他挥手便是势大力沉的一拳,直接将霍少庭揍翻。
 
“少庭……”夏语乔叫了一声,后脑上同时按了一只手,陆子尘强行将她往车里塞。
 
三人一片混乱之际,急促的汽车鸣叫声,忽而传来。
 
一辆轿车,正失控的往陆子尘和夏语乔撞了过来。
 
夏语乔脑中猛然空白,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推开陆子尘,可就在这个时候,陆子尘却先一步,将她推开了。
 
她的手指,从陆子尘的胸膛,擦了过去……
 
她没能推开他。
 
后背摔进霍少庭的胸口里,她被安全的接住了。
 
砰——
 
巨大的碰撞声,震耳欲聋。
 
陆子尘的轿车,被顶撞得移了位置,车窗玻璃哗啦碎开,全数洒在他摔倒的身体上。
 
“子尘……”夏语乔惊慌的喃喃喊着他的名字。
 
陆子尘被那巨大的冲击力,撞飞了半米,滚落在碎玻璃上,脸颊和手臂上,都被划出细碎的伤口。
 
他撑起手臂,抬起头来,那额头上,也满是鲜血,染红了他的半张脸颊。
 
陆子尘,刚刚为什么要救她?
 
他这么恨自己,不是应该很高兴看见自己被撞死吗?
 
为什么要不顾自己的安危,推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