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说的名字是《爱你情深不晚》,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厉云铮安如晓两人展开的;安如晓几乎是浑身一震,身上的伤口一时间真真发疼,“......你就这么恨我?”“我恨不得你立刻就下去给梦依偿命。”心一寸一寸的凉下去,安如晓终于有力气从自己脸上把离婚协议书拿下来,草草的翻了几页,全都是冷漠绝情的字眼。签名的位置,厉云铮三个大字已经签好,只有她的位置还空着。她轻笑一声,亲手撕掉了这一份离婚协议,她说:“我没有害过大姐,我一定会证明我的清白的,所以现在,我不会签。”“我厉云铮说的话,从来都是言出必践,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
 
《爱你情深不晚》精彩试读
“好的,”魏巡并没有多做纠缠,“我会转告总裁的,不过安小姐,出于同情,我个人希望您还是不要这么固执,离了婚也可以慢慢查清楚真相的.......”
 
安如晓心里一暖,她跟厉云铮的四年婚姻中,基本上都是魏巡在中间当传声筒,对她也是尽可能的多给了些照顾。
 
“无论如何,多谢你,魏特助。”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安小姐如果什么时候想通了,可以随时联系我。”
 
魏巡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站在病房门口抽着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魏巡叫了一声:“梅姐。”
 
苏梅的红唇勾起,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侧身绕过他走进了病房。
 
安如晓看到她,有些迟疑:“请问您是?”
 
苏梅并不见外,自己找了张椅子坐下了,涂着鲜红蔻丹的指尖掸了掸烟灰,说话也是爽快利落:“我叫苏梅,是醉梦夜总会的老板娘。”
 
醉梦?安如晓本能的浑身发冷。
 
“你不用怕,我对你没有恶意,今天其实是我救了你,送你到医院的。”
 
安如晓完全不信:“救我?为什么?”
 
“因为我曾经有过跟你相似的遭遇,忍不住出手呗,”苏梅翘起了二郎腿,露出穿着渔网袜的大腿和十公分的高跟鞋来,“跟我走,我带你体会另一种活法。”
 
安如晓在医院躺了三天就出院了。
 
因为没钱再付住院费。
 
厉家是回不去了,娘家.......
 
呵,安如晓摇了摇头,要是她那个唯利是图的爸爸知道她被厉云铮扫地出门,恐怕也会故意毫不犹豫的把她赶出来。
 
最后,还是苏梅出现,把她带回了醉梦。
 
“我不做这种事。”她看着醉梦夜总会舞池中搂搂抱抱的男女,胃里直犯恶心。
爱你情深不晚厉云铮安如晓小说全章节阅读
苏梅点点头,“我也没有那么没人性,不过你想好了,只要你在还在H市,就要依然在厉云铮的眼皮底下,能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先不说,你的小命还能不能保得住?”安如晓沉默了。
 
厉云铮临走时的话还犹言在耳,她还真的是寸步难行。
 
“听我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先照顾好自己,在打算别的。放眼整个H市里,就只有我这里厉云铮不会来,你可以先在这里住下。”
 
安如晓抬起头看苏梅,她脸上的妆容依旧精致,可目光怜悯。
 
她的话很残酷,但安如晓没办法否认,醉梦的确是厉云铮最不可能来的地方了。
 
因为——安梦依死在这里。
 
“我不会白住的,”安如晓说:“我可以做一些其他工作,打扫卫生,洗盘子,或者其他的,我都可以。”
 
苏梅满意道:“好,不过我有一种预感,现在你这么坚定的不做.......迟早有一天你会来求我。”
 
苏梅不亏是醉梦夜总会的老板,她的话不过一个月就应验了。
 
这一天,安如晓正在后厨洗盘子,苏梅就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我刚刚得到消息,你哥哥发了病,正在医院抢救。”
 
安如晓急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父亲安正秋迎面就扇了她一个耳光,怒不可遏:“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嫁给厉云铮也没捞到钱!”
 
安如晓捂着半边红肿的脸颊,急道:“哥哥怎么样了?”
 
“你还好意思问你哥哥?”安正秋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就要踢她:“钱呢?嗯?你不从厉家拿钱出来,我拿什么给你哥哥买药?”
 
“爸,你少赌一局,哥哥的药就不会断!”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那是我的钱,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凭什么拿出来?”
 
“哥可是你的儿子啊!”
 
“等有了钱,我再找其他女人给我生儿子就是了,让一个病秧子给我养老送终?”安正秋啐了一口,“搞不好比我还先一步去见阎王!”
 
他赌钱上了瘾,多少年来都是如此,安如晓对这个父亲已经绝望。
 
她爬起来去求医生,能不能先给哥哥做手术,可医生说是医院的规定,他们很同情,但是也无能为力。
 
她想给厉奶奶打电话,可厉奶奶本身身体就不好,她也不想因为自己再连累她老人家。
 
走投无路的情况,还是拨给了苏梅。
 
苏梅一口答应下来:“我马上到。”
 
哥哥的手术费花了大几十万,苏梅刷了卡,安如晓跟护士一起把哥哥送进了手术室。
 
坐在外面的凳子上,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梅姐,请你教我。”
 
“教你什么?”
 
“赚钱,”安如晓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只要不出卖身体,我都可以”
 
“你的脸.......”苏梅皱了皱眉。
 
安如晓眼神一暗,在醉梦的那天晚上,那个变态的老男人把蜡油滴在她脸上,整个左脸被烫的红肿可怖,这些日子没怎么处理,已经隐隐有些溃烂化脓,看上去十分可怖。
 
苏梅殷红的唇角勾起:“要做这一行,就得先改头换面。”
 
安如晓跟着苏梅去了医院的整容科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