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为她着迷》出自作者小泡鱼之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苏御辰阮七七之间的故事,小说整体节奏合适,剧情丰满,人物突出,适合喜欢男频小说的人群,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这本好看的都市小说,可以阅读体验一番哟!两人在一起因为最开始的缠绵,后来又因为互相不承认对方曾和自己发生了某种情感上的联系。可是当双方互相发现自己已经成为对方的阶下囚时,现实的阻碍却让他们越走越远,这场旷日持久的爱情该以什么样的结局收场。
 
《爱你情深不晚》精彩试读
所以苏御辰是严谨她单独一个人在露天泳池玩的。
 
“御辰,又在说七七了!”一个挺着肚子的温婉女人从里面走出来,瞪着苏御辰,说,“你看七七都被你吓着了。”
 
“子怡姐姐!”阮七七激动的迎上去,想要给她一个抱抱,刚跑到面前就被人拎着后脖子带到了另一边。
 
“毛毛躁躁的。”苏御辰将她放在安全距离外,还未说什么,就被苏子怡瞪着骂了一句。
 
阮七七有了人撑腰,瞬间有了底气,也跟着嘟囔,“就是嘛!你都吓到人家了!”
 
苏御辰无奈的摇摇头,是越来越拿她没办法了。
 
阮七七颠颠的跑到苏子怡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她圆滚滚的肚子,笑眯眯的问,“子怡姐姐,我是不是很快就能见到小妹妹了。”
 
闻言,苏子怡却笑出了声,指尖点了点她的脑袋,“什么小妹妹,你是她小姑姑!”
 
阮七七揉了揉鼻子,尴尬的吐着舌头。
 
老是记不住自己是个长辈。
 
子怡姐姐肚子里怀的是哥哥的孩子。
 
刚来苏家的时候,阮七七确实有很多不习惯,胆怯,惶恐,不安,更多的是思念。
 
苏御辰想了很多办法,却不能进入到一个孩子的内心,直到苏子怡恢复出院,和阮七七第一次相见。
 
苏子怡见到过阮七七的照片,她也未从心爱的男人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对爱人留下的小妹妹格外的怜惜。
 
渐渐的,竟然是苏子怡先打开了阮七七的心结,终于慢慢的变得开朗,到如今的调皮捣蛋。
 
阮七七是真的将他们当作自己的亲人,把这里看做是自己的家。
 
夜里,阮七七是被痛醒的,小腹处坠痛敢愈加强烈,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冷汗连连,睡衣都蔫吧在身上。
 
蓦地,身下突然一股暖流,吓得她连忙撑着起来打开了壁灯。
 
尿了?
 
她捂着肚子看着刚才躺过地方,倒抽了口冷气,手脚都无处安放了。
 
阮七七忍着痛,往隔壁跑。
 
苏御辰听见急促的敲门声,刚开灯就听见外面的哭声,心咯噔一下,怎么这丫头都十四岁了还这么爱哭。
 
下一瞬,他就听见外面哽咽颤抖的声音。
 
“御辰哥哥,我流产了!”苏御辰翻身下床的动作一滞,差点一头倒栽下去,眼前一黑,仿佛还在做梦。
每天都为她着迷完整版_阮七七苏御辰小说免费阅读
门外的哭声还在继续,着急的拍打着门。
 
他几大步走过去,开门就看到小丫头泪眼朦胧的模样,他抚着她眼角的泪珠,“怎么了?”
 
阮七七哇的一声哭出来一只手撑着肚子,声音一颤一颤的,“御辰哥哥,我流血了,我是不是流...”
 
“不是,”产字还没有说完,就被苏御辰打断了。
 
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怎么可能流产,他已经有了些猜测,正要问她,又被她抢话问。
 
“可是,子怡姐姐之前就是,”苏子怡怀孕的时候好几次征兆流产,把阮七七也吓得不轻,此时也是脑子吓蒙了。
 
“而且,我肚子也好痛。”
 
她完全是把苏子怡的那些症状代入到自己的身上了。
 
苏御辰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此时要如何给她分析这是生理期,这是个很头大的问题。
 
“肚子很痛吗?”苏御辰揽着她的肩膀,轻声问。
 
阮七七哭着点头。
 
两个人面面相觑,手足无措,苏御辰抿着唇瓣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房间,放在洗漱台边,双手顺势撑在她的两侧。
 
十四岁的阮七七早就懂得男女之间的那些微妙的差别,此时鼻息间充斥这男人浓烈的气息,清冽幽香,莫名的紧张。
 
她垂着眸子不太敢看他,偏偏苏御辰握着她的下巴,语气低沉严肃,“七七,你懂女生的变化吗?”
 
阮七七脑子里全是他,根本不能正常思考,下意识的摇摇头,随即就听到他沙哑的声音。
 
“生理期明白吗?”苏御辰仿佛一个严肃的老师,严谨的对待自己的学生,一字一句告诉她,“你这是初潮。”
 
阮七七瞬间红了脸,蓦然反应过来生物课上的那些东西,越发不好意思面对他,尤其是先前还像个傻子一样给他说是流产了。
 
阮七七挣脱开他的手掌,将脸埋进自己的手心,用腿踢他,“唔...知道了知道了,你出去!”
 
苏御辰握着她的脚踝,眸色暗沉,垂眸扫了一眼被她一脚差点提醒的某物,指尖的触感都被无限的放大。
 
他轻咳着放开她的脚踝,说,“我去给你拿东西。”
 
脚步声渐远,阮七七从指缝里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才从手心中抬起头来,摸着自己渐渐发烫的脸蛋越发的羞涩。
 
她也是个青春美少女,怎么能这么丢脸呢。
 
她转过身,掬了捧冷水拍打在脸上,反复好几次,手腕蓦地被一双温热的大手钳制住。
 
“有没有常识!”苏御辰低沉凌冽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阮七七懵着脑子转过去,眼神还是飘的,被他暗沉的眸色吓得一颤,委屈巴巴说,“我就是热嘛。”
 
苏御辰拿过毛巾将她脸上手上的冷水擦干净,抿唇道,“生理期不要碰冷水,生冷硬辛辣刺激物也要避免!”
 
末了还弹了她的额头,无奈,“书都白读了。”
 
阮七七怀里被放了一堆东西,茫然的看了看,听见他说。
 
“东西会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