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阮七七苏御辰的小说叫《每天都为她着迷》,它的作者是小泡鱼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阮七七还是怕的,悄悄的躲开他的手,擦着脸上的泪水又往里面跑,两个羊角辫轻轻的擦过苏御辰的手臂。十一岁的孩子,还未到他的胸口。苏御辰捏了捏口袋里的照片,水渍凝聚在他的下颌,喉结滑动,那水珠呲溜滑进领口。耳边似乎又听见了那道哭声,孩童的绝望。硬质的皮鞋在走廊上沉稳有力,仿佛敲下的时钟,给这个暴雨夜添了几分沉重的气息。
 
《爱你情深不晚》精彩试读
苏御辰抬手示意他算了,独自站在展品前面,狭长的眼眸轻眯,细细的凝视着所谓的“陷阱”。
 
是怎样的设计师才会给自己的作品取名叫陷阱,最高贵的矢车菊蓝宝石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名字。
 
走廊另一头响起清脆的高跟鞋声音,蹬——蹬——蹬——。
 
“阮小姐,你怎么来了,展品我们已经安排好了,晚点可以开启夜间参观模式。”
 
阮小姐三个字让苏御辰背脊蓦然一僵,眼神微滞,随即听到一道清丽的声线。
 
“嗯,我就是来看看,你不用担心。”
 
苏御辰高大的身形虚晃了好几下,不真切的抬眸看了面前的展品,从灯光玻璃的反射中,他看到身后不远处的身形。
 
这个声音在脑海中反反复复回荡了三年,如今终于真切的出现在他的耳边,恍然中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他僵硬的转过身,默然的看着她弯着唇角和身边的人说着话。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很细软,不怒的时候温柔清丽,微卷的头发垂在肩上,随着她的步子起伏。
 
苏御辰像个痴汉般凝视着她,紫色的长裙和她脖子上的红宝石项链相得益彰,美的不可方物。
 
“我准备带走陷...”阱字哽在阮七七的喉间,蓦然噤声,怔愣的望着不远处的人。
 
她幻想过无数种见面的可能,却唯独没有想到过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从前,他对珠宝从来不感兴趣,每每看到她兴致勃勃,他都提不起劲,如今,却在这个地方,四目相对。
 
不过几秒,阮七七先行别开眼,唇角的弧度有些僵硬,对身边的人说,“我晚点再来。”
 
语罢,她几乎脚步匆匆的想要转身离开。
 
她说她想好了,也明白,却不曾想再见她依然是仓皇逃离的那一个。
 
“七七!”苏御辰沙哑的喊住她,不顾周围惊讶的眼神追过去,她只是稍微停顿了瞬,随即更快的往前走。
 
解说员和负责人面面相觑,搞不懂是什么情况。
 
阮七七昨天就来熟悉过场地了,轻车熟路的绕到了场馆后面,几次和参观者相撞。
 
“阮七七!”苏御辰几步上前,蓦地抓住她的手腕。
 
从来没有一刻,像此时,如此真切的感受到她的存在,掌心的手腕很细,他甚至不敢用力,怕折断了她。
每天都为她着迷阮七七苏御辰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阮七七猝不及防的撞进他的怀中,微微抬眸只看到他胸口的纽扣,细致的纹理,和他夹杂着浓烈烟味的气息。
 
“苏先生,”她单手抵着他的胸膛,仰头望着他,轻声道,“初次见面是不是太唐突了。”
 
苏御辰一口气梗在喉咙,喉结上下滑动着,眼里流光闪动,恨不得将她揉碎在自己的心口,半饷,只能忍着脾气,沉声反问。
 
“苏先生?”
 
何时,他们竟然如此疏离了。
 
阮七七咬着牙齿挣脱开他的禁锢,推开几步,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却有些急促,她努力勾着唇角,“苏先生有事吗?”
 
苏御辰无力的耷拉着肩膀,垂眸看着她,一字一句,“七七,我找你三年了。”不是想听你一句苏先生。
 
阮七七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感性的小姑娘了,可是他低沉的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她依然觉得鼻子一酸。
 
半饷,她咬着唇,抑制住那股酸意,不再伪装,目光落在他的身上,终究只是化作一句。
 
“好久不见。”
 
苏御辰扣着她的肩膀蓦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一点点揉进自己的胸口,语气有些央求。
 
“七七,回来吧。”回到苏家,哪怕依然恨他也好,只要在他身边就好。
 
阮七七阖上眼眸,无力的抵着他的肩膀,眼角一滴泪侵润了他墨色的西装外套。
 
她张了张唇瓣,还未开口,一道声音插进来。
 
“御辰,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后面的话在看到相拥的人哑声失语,林诗婉惊愕的看着蓦然从苏御辰怀中退出来的人。
 
真的是她,她回来了!
 
林诗婉心中警铃大作,脸上挂着明媚温婉的笑容,上前要挽着苏御辰的胳膊,“御辰,我还说你去哪里了呢,原来是七七回来了啊。”
 
阮七七深褐色的幽瞳落在苏御辰的手臂上,随即别开眼,淡声道,“我还有事,你们聊。”
 
语罢,她转身走的潇洒,苏御辰像是根本不知道林诗婉在,直接朝她追过去。
 
阮七七被他不由分说的带走,强制性的压在车座里,还未开口,他又紧抿着下颌转身猛地一踩油门,吓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苏御辰握着她细腻的手腕,胸口起伏剧烈,绕过佣人,终于进了那间房。
 
满室的荧光晃的阮七七眼睛微阖,透过指缝看清里面的宝石、钻石,各色流光溢彩。
 
她讶异的微张了唇瓣,随即腰间一紧,背脊贴着温热的胸膛,他抵着她的肩胛骨,轻声喃语。
 
“七七,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阮七七微阖上眼眸,一滴滚烫的热泪落在他的手背上,声音沙哑。
 
“苏御辰,我们两清了。”哄——
 
电闪雷鸣,暴雨侵袭,道路两边的树枝摇摇欲坠。
 
宽阔的街道汇聚了大量的雨水,车子疾驰而过,扬起一片水花,溅在正行走在人行道的行人身上。
 
“轰——哐嘭嚓——”接连的雷声掩盖了刺耳的刹车声。
 
“啊!出车祸了!”
 
“110......120!”
 
道路堵塞,所有人乱成一团,惊叫声在电闪雷鸣中都显得没有那么突兀。
 
有孩子的哭声,呜咽。
 
阮七七被行人撞的摔倒在地上,浑身湿漉,小小的身子艰难的爬起来,穿梭在人群中。
 
闪电哗的一声劈在树上,再落在那辆黑色的车子上,黒压暗沉的天幕中,阮七七默默的记下了那一串车牌号。
 
救护车来的很快,警察疏通道路。
 
孩子的声音还在继续,“哥哥...”
 
......
 
暴雨天,这已经是医院接下的第三起车祸了,急救室外面护士的脚步凌乱急促。
 
走廊尽头,苏御辰浑身湿透,半长不短的头发耷拉在额前,发梢的水一滴一滴很慢的汇聚滑落,他的脚边已经凝聚了一大滩。
 
灯光印着,寒气逼人。
 
“怎么样了?”男人的声音沙哑的厉害,低沉压抑。
 
护士不自觉的颤了下,随即道,“苏少爷,心脏活性很好,可以马上进行移植手术。”
 
苏御辰鹰隼的眸子轻眯,眉心紧拧,拳头骨骼的响声很清晰,半饷,才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手术吧。”
 
阮七七被一个穿白大褂的人拉着从另一边过来,哭声断断续续,半路,她挣脱开那人的手,径直朝前面跑去。
 
转角,她一头撞进一堵肉墙上,慌乱的抬眸,便被那一双阴骘的眸子吓得往后倒退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