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粟痕茅毛的小说叫《猫小姐的盛夏》,它的作者是西子雅创作的都市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茅毛附和着答应,贺水心这种想法情有可原。贺水心不像茅毛从小拥有父母的支持与陪伴,她是单亲,许多事情与决定都要靠自己想,亲力亲为。因而对于未来的发展与安排,贺水心总比茅毛想得现实、透彻。茅毛换上贺水心极力推荐的吊带裙,配了一件黑色外套。她现在只想与慕斯亦享受每天在一起的快乐,至于婚姻,茅毛不排斥却也不想把一切走得那么有目的。
 
《猫小姐的盛夏》精彩试读
贺水心苦着脸陪茅毛一路找去,还真有一家日式汗蒸馆。老板说因为刚刚装修开业,就直接营业了。
 
“你自己蒸吧,我冲个澡去大厅看电视。”
 
“切,小心油脂都渗进皮肤变胖!”
 
“土鳖!”贺水心披上浴衣走出浴室。
 
换上汗蒸服的茅毛走进汗蒸房。雾气昭彰的房间正中央是一座大浴池,池子周围铺着木板,茅毛略感奇怪却也未多想就坐到池边,顺势把脚**池里。
 
不一会儿,有人推门进来,茅毛不禁抬起头,瞬间两个人都愣住。
 
“慕斯亦!”
 
“你——”
 
慕斯亦转身探头出去看了看,又折回来,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认识我?”茅毛见慕斯亦刚刚表情惊讶于是问。
 
“呵呵,你认识我?”慕斯亦回手悄悄锁上浴室门,“我可听见你叫我名字了。”
 
“呃——呵呵,我们是校友,我管院的。”茅毛瞄了眼慕斯亦**的上身,有些害羞道:“好,好巧。”
 
“是好巧,多亏我围了毛巾。”
 
“啊?”
 
“没什么。”慕斯亦坐到茅毛身边,也将脚**水池里。
 
突然这一刻,茅毛感觉一切很熟悉,似曾相识。她轻轻荡起小腿,慕斯亦也跟着荡起来。茅毛想,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你叫什么名字?”慕斯亦问。
 
“茅毛,茅以升的茅和毛衣的毛。”
 
“有趣的名字。”慕斯亦微笑,俊秀的侧脸氤氲在雾气中,发梢微微被水汽沾湿。茅毛看着看着竟看呆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慕斯亦注意到茅毛目不转睛的注视忙低头摸脸。
 
茅毛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笑说:“没有没有。呃,你平时来这里汗蒸?”
 
“这家店是我舅舅开的,我家在后面小区,本来我是打算来洗澡的。”
粟痕茅毛免费阅读_猫小姐的盛夏小说大结局阅读
“哦哦。”茅毛点点头,丝毫没听出慕斯亦故意加重的两个字。
 
两人在池边沉默着坐了一会儿,茅毛不禁嘟囔:“好像汗蒸房效果不是很好哈,都没流汗。”
 
“嗯,其实汗蒸房效果不错,一起去试试吧!”说着慕斯亦把脚从水池里抽出站起身,向茅毛伸出手。
 
“嗯?”茅毛拉慕斯亦的手站起来,有些懵。“我们不就在汗蒸房吗?”
 
慕斯亦再也没忍住,笑出声。“哈哈,这里是男浴室!幸好今天没人洗澡,否则你——哈哈!”
 
“男浴室!”茅毛赶紧冲出去,果然,门外牌子上端正的写着“男浴室”三个字。而紧邻男浴室的才是汗蒸房。
 
“天!”茅毛顿时脸上发烧,尴尬地回头看向慕斯亦,“呵呵,不好意思哈,耽误你洗澡了。”
 
茅毛一路小跑到大厅,拍起贺水心,“走走,我们快走!”
 
“干嘛呀,怎么了?”贺水心坐起身,一脸莫名其妙,“慌什么?”
 
“快走快走,出去再跟你说!”茅毛催促贺水心去换衣服。两个人以最快地速度结账后离去。
 
路上,贺水心追问:“到底怎么了?汗蒸房有鬼啊?”
 
“不是鬼,是慕斯亦!”
 
“谁?”贺水心眼睛亮起来。“你在汗蒸房碰见慕斯亦了?”
 
茅毛欲哭无泪,“呜呜——不是汗蒸房,是在男浴室!”
 
听茅毛叙述完自己的乌龙事件,贺水心已经乐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茅毛,人家慕斯亦没让你负责呀?”
 
“呸!他围着毛巾呢好吗?”茅毛捂着脸,“唉!我的英明就这么毁了!”
 
“没有没有。”贺水心忙安慰,“说不定你因祸得福呢!前两天我们还念叨他来着他就来了,兴许你俩有缘!”
 
说起缘,茅毛想起她和慕斯亦在水池边泡脚的场景。很久很久之前,她和一个男生也做过类似的事。只不过她和那个男生无缘。
 
两天后下课,茅毛背着包刚从教室里走出来就被一个人影拦住。茅毛抬起头对上慕斯亦微笑起的眉眼,她觉得贺水心说对了,有些事,因祸得福。茅毛与慕斯亦开始约会后,管院财务金融系的小伙伴无不为之庆贺,庆祝茅毛如愿以偿抱得“王子”归。
 
像无数大学情侣一样,茅毛过上了和男朋友一起泡图书馆,一起去食堂吃饭,偶尔互相蹭课的日子。
 
贺水心一边咀嚼苹果一边指挥茅毛,“你穿那条裙子看看,我认为更适合你。”
 
今天是茅毛和慕斯亦正式确立关系的三个月纪念日。茅毛一早就在镜子前打扮换装。她拎起贺水心说的那条裙子,撇撇嘴,“吊带啊,会不会露?”
 
“露什么?”贺水心不怀好意地看向茅毛胸部,“你有可以露的地方吗?”
 
“咳咳,请你不要不把机场当回事!再伟大的飞机也离不开机场!”
 
“是是。”贺水心连连点头,笑问:“你什么时候让慕斯亦的飞机在你机场着陆啊?哈哈,估计到哪天他肯定会感叹‘天呀,这个机场也太平整了吧’!”
 
“去你的!”茅毛把裙子丢向贺水心,“我和我家小慕纯洁着呢!”
 
“啧啧,茅毛你得信我,你要是和他一直纯洁下去,他肯定会找别的女生去做不纯洁的事。”
 
“不会吧••••••”
 
“切,到时候别哭着说我没提醒你。”贺水心一副过来人的模样。
 
茅毛好奇地问:“你和你那位‘夜礼服假面’做不纯洁的事了?”
 
两个月前,贺水心宣布成功捕获“夜礼服假面”。由于‘夜礼服假面’先生工作很忙,因而贺水心与他只能常常通过电话联系。不过‘夜礼服假面’先生是有心的,只要两人出去约会,贺水心必定会收到各式礼物作为补偿。
 
贺水心点点头,朝茅毛勾勾手指。茅毛踱步过去。贺水心轻声道:“爱情,你得有爱也有情,情是什么?就是探究彼此的身体啊!光精神契合是不够的,为了以后结婚打算,茅毛你得和慕斯亦试试。”
 
“可,可我没想好和慕斯亦结婚啊!”
 
没想到贺水心认真起来,“你不是喜欢慕斯亦吗?伟人告诉我们,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
 
“用不着现在就谈到结婚吧?我们还没毕业呢!再说,你想好嫁给这位‘夜礼服假面’了?”
 
“那当然!我可是把自己都押进去了!”贺水心顿顿,“他人英俊高大、事业有成,超级适合结婚!等我一毕业我们肯定要结婚。”
 
“你想得好远。”茅毛感叹。
 
“喂,你是不是不爱慕斯亦?”贺水心蹙起眉,“爱一个人恨不得能与他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结婚算什么?我要和我爱的人共死!”
 
“呵呵。”茅毛讪讪地笑,“我挺喜欢小慕的,可我就是觉着现在谈结婚有点远。”
 
贺水心拍拍茅毛肩膀,“慕斯亦吧还不错,听说家境也殷实。别看我这么努力赚钱,但女人这辈子找到个真正爱自己的男人比什么都重要。茅毛,明年我们可就毕业了。你好好和慕斯亦交往,毕业后把婚一结能少奋斗不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