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说的名字是《猫小姐的盛夏》,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粟痕茅毛两人展开的;茅毛连忙平复情绪,控制住嗓音,镇定回答:“是。”“哈哈!”粟痕爽朗地大笑起来,听起来性格丝毫未变。“猫小姐,你最近怎么样?”茅毛对着话筒微笑,他竟然还记得给自己起过的外号。“粟大海,我以为你死到国外了呢!”“哈哈!不会不会,我死到国外的话会有很多人想念我,我不能那么做。”两个人海阔天空一顿瞎砍,丝毫不觉三年未见情谊生疏。
 
《猫小姐的盛夏》精彩试读
的喜欢吗?还是我们从小到大相伴的情谊?如果换成另一个人,粟痕是不是也会如此轻松地说出“我喜欢你”?
 
茅毛收回目光,小声道:“放心,我以后绝对不和你吵架,我不让你难受。”
 
粟痕嘴角牵起一个微笑。
 
“我就知道茅毛也喜欢我!”
 
“谁喜欢你了!”茅毛冷声说,然后别过头去,不愿让粟痕看到她泛起红晕的脸庞。
 
“你知不知道你平时看起来特别温顺像一只小猫,可一旦发起脾气就像一只炸了毛的老猫。”
 
“粟痕,你可以换个比喻吗?你语文差也不至于如此差吧!找几个好的形容词那么难?”
 
“哈哈,猫小姐!”粟痕指着茅毛大声道。
 
“狗先生!”
 
当晚茅毛拿起许久未曾拿起的画笔画了一幅漫画,画面上是一只皱着眉的猫和一只眉飞色舞的狗。两只小动物蹲在百花盛开的河水边,表情欢欣。
 
最近一次月考成绩下来了。龙燚先如今已经排进年级前三名,而茅毛的成绩却始终不温不火地徘徊在中上游,这次是年级第六十六。
 
“数挺吉利。”茅毛看着大榜毫无紧迫感。
 
倒是龙燚先,中午拿着本物理练习册放到茅毛桌上,认真地说:
 
“我看你物理拉分最多,你试着做做这本练习册,兴许对你有帮助。”
 
“呃——”茅毛开玩笑道:“龙燚先你没觉得我进步了吗?我爸说在考试难度增加的前提下我还能保持排名不变,说明我是在进步的。嘿嘿,只不过其他人比我进步得快而已。”
 
“茅毛。”龙燚先突然严肃起来,“你想不想考省重点?”
 
“这个不是我能决定的吧?看中考发挥吧,能考上最好,考不上省重点市重点也一样嘛!”
 
“你现在的思想就有问题。”龙燚先坐下来煞有介事地给茅毛分析,“你的命运掌握在你手里,你要是想上省重点就得现在开始努力,提高落后学科的成绩。没有知识储备,考试再发挥能发挥成什么样?我觉得你现在好像还跟没事人一样。”
 
茅毛吐吐舌头,真心觉得龙燚先说的有道理。可是她完全没有努力的**。茅毛对现状很满足,老师不会把她当差生看待,时不时地还会给她点言语上的鼓励; 也不会把她当优等生看待,不会像对待优等生那样给她施加作业与精神上的压力。
 
如此惬意地中上游水平正是茅毛理想的中庸生活。她不理解龙燚先所谓的努力也不明白少年龙燚先为何这么有紧迫感。
完整版猫小姐的盛夏_猫小姐的盛夏全文免费阅读
“龙燚先,我没有你的抱负,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我不想自己学得那么累。”
 
龙燚先用一种审视地眼光看着茅毛,良久竟憋出一句:“因为粟痕吗?”
 
“啊?”茅毛还没反应过来龙燚先的语意,龙燚先继续道:“你很优秀,应该好好学习,别让有些人耽误你。”
 
“呵呵。”茅毛挤出一丝笑容,她听出了龙燚先语气中对“有些人”的不屑。
 
“有些人”是指粟痕吧!茅毛想不通那么聪明幽默的粟痕,怎么老有人看他不顺眼。比如妈妈,比如龙燚先。
 
虽然已经和粟痕恢复友谊,不过茅毛和粟痕表面上仍旧和以前一样,照顾到茅妈对粟痕的偏见,两人在小区碰面招呼都不会打。
 
临近期末粟痕约了茅毛几次,但苦于茅妈看护甚严,好不容易周日补习班串课,茅毛才有机会打着时间差去找粟痕。
 
两人来到那处秘密温泉,此时已是夏季,虽然百花盛开却花开荼蘼,春天的花事已尽。此时泡脚太热,茅毛和粟痕坐在离温泉水较远的台阶上,吹着微风。远远望去,少男少女美好的剪影落到他们身后的残垣上,轮廓斑驳。
 
“你明年要中考了吧?”难得听粟痕提起考试,茅毛颇感意外。
 
“嗯是啊,我妈成摞得给我买练习册,好烦!”茅毛抱怨道。
 
“好好考。”
 
茅毛更加奇怪地看向粟痕,“咦,你怎么语气变得和我妈一样!”
 
“没有,我是想你既然喜欢学习那就好好按你的兴趣发展嘛!”
 
“谁告诉你我喜欢学习了?”茅毛拾起脚边一根小木棍画起圈圈,“其实我想当个画家。”
 
“哦,那你好好画画,以后做个画家!我相信你可以!”
 
茅毛无奈地叹口气,“这又不是我能说了算的,以后再说吧!现在作业那么多我都没时间画画。”
 
“我一直觉得你想太多,总去做一些你不喜欢的事。”
 
“但大家都这样呀!”茅毛说完,猛然间意识到为什么粟痕会如此“讨人厌”。因为粟痕总在做与大家不一样的事。别的小朋友听老师的话,一是一、二是二的时候,粟痕偏要问三怎么回事;别的学生亦步亦趋地像学长学姐那样学习的时候,粟痕偏要另辟蹊径找感兴趣的事干。粟痕的这种思维招来了权威被质疑者的敌意。
 
粟痕没有与茅毛争辩,可能觉得茅毛听不懂亦或即使听懂了也无心改变。不是所有人都有做出改变的勇气。
 
“这里要被拆了。”粟痕突然说。
 
“什么时候?”茅毛顿觉可惜。
 
“下个月吧!施工队是我爸公司的。好像最后评估说这里盖温泉度假村价值不大,打算把泉眼填了。”
 
“不能和你爸说说吗?”茅毛天真地问。
 
粟痕微笑着摇摇头,语气平淡地说:“茅毛,我也要走了。”
 
“哦。”茅毛点点头,忽然把头转向粟痕,“你刚说什么?”
 
“我要走了,去国外读书。”
 
那时的茅毛连省都没出过,对国家的概念还只停留在地理图册上,当她听粟痕说要出国时,眼圈就不禁红了。
 
“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是!”粟痕忙安慰道:“我只不过出国读书而已,你想啊,我这成绩,咱国内哪所好学校愿收我?”
 
茅毛瘪瘪嘴,虽然粟痕这么说,可她仍然感到很悲伤。即使她没出过国,她也知道国外是个很远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走?”茅毛翕翕鼻子问。
 
“秋天吧!签证下来就走。”
 
“什么时候回来?”这才是茅毛最关心的问题。
 
“不清楚,应该很快,听说国外的假期很长哦!”粟痕笑道。粟痕没有信守很快回来的诺言。茅毛一度怀疑粟痕是被他爸妈就地在国外卖了,因为他淘气不听话还不学习。总之茅毛中考结束后都没再见过粟痕,那串保留在她手机里的电话号码也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高一的某一天放学,茅妈不经意地提起一嘴,说楼上搬来了新邻居,貌似粟痕妈把房子卖了。那一刻,茅毛心中的某些幻想彻底破碎支零,她真实地感觉到曾经那名叫粟大海的男孩儿从自己的生活里消失。
 
为这,茅毛消沉了好一段时间。幸而高中学习任务繁重、生活繁忙,最终忙碌治好了茅毛的心病,让她淡忘却了粟痕。不过偶尔午夜梦回,茅毛仍会感慨儿时有过那么一位特别的朋友。
 
中考那年,龙燚先以全市第二的成绩考进省重点高中。成绩出来那天,茅妈不禁拿龙燚先数落茅毛。
 
“你看看人家,一起玩儿到大的,差距这么大呢!”
 
茅毛不出自己所料地成功进入市重点中学。让茅妈感到稍微宽慰的是女儿在市重点尖刀班,茅爸也安慰妻子:“咱闺女不错了,去给人当凤尾干啥,不是有句老话叫‘宁做鸡头不当凤尾’嘛!”
 
于是茅毛在爸**期许下做起了市重点中学的“鸡头”。
 
高中生活和初中生活有太多不同。班里学生只分两种:学习的和不学习的。稍微不用功,立刻在成绩上就有体现。茅毛再也无法像初中那样半学不学得混日子,在大氛围影响下,茅毛开始发奋读书。
 
本来就聪明加上资质不差,茅毛的成绩很快便挤入优等生行列,不时拿几次年级第一,茅毛成了老师家长会上说的正面教材。茅爸茅妈都觉得女儿在学习上的天赋才开窍。可只有茅毛自己知道她为了现在的成绩,好久好久没碰过画笔,好久好久没出去玩耍,好久好久没真正轻松开心地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