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说的名字是《待君归》,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慕予曼珠两人展开的;又过了几日,曼家收到了一份请帖,是慕予与云雅的婚期。订在了两月后。曼家众人担心曼珠,将此事隐瞒了下来。短短几日,曼珠消瘦了不少,曾经恨不得天天出门的人如今却变得深居简出。有时在屋里坐着,一坐便是一天,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曼夫人担心的要命,却无计可施。直到慕予与云雅大婚之日,曼珠失踪了。
 
《待君归》精彩试读
曼夫人只觉得身上一沉,看了看,竟是曼珠晕了过去,顿时吓了一跳,忙道,“找大夫,快去找大夫……”
 
曼珠迷迷糊糊醒过来时已是半夜,她正在发烧,整个人都不甚清醒,只是喃喃道,“阿予哥哥……不见……再也不想……看见……阿予哥哥了。”说着眼角滑过一滴泪水。
 
曼夫人守在床前,闻言一愣,轻声哄道,“好,不见,我们不见……阿珠乖,来,把这药喝了,喝了就不难受了。”
 
曼老爷叹口气,“真是个傻孩子啊……”又微微疑惑道,“今天发生什么了?”
 
曼夫人摇摇头,“恐怕与阿予有些关系,出去打听打听吧。”曼老爷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曼珠又开始做梦了,她梦到慕予娶了云雅,接着画面一转,云雅看着她一笑,脸上是志在必得的笑意,又带着些许怜悯。曼珠猛地惊醒。她恍恍惚惚的躺了片刻,忽地想起梦中云雅的笑。她清楚,那不是梦,那是真的,当时慕予为云雅检查伤处时,云雅抬头看向曼珠,露出了那样的笑容。曼珠呆呆地看着窗台边的魏紫,泪流满面。
 
曼夫人近门就被曼珠的样子吓到了。她放下药碗,温柔地为曼珠擦了擦眼泪,“哭什么?别哭了。来,先喝药。”
 
曼珠看着她,眼眶发红,“母亲……”
 
曼夫人道,“先喝药,阿珠,先喝药。知道你怕苦,特意为你准备了蜜饯。”曼珠点点头,乖乖喝了药。
 
曼夫人放下药碗,“阿珠……昨日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真是要让我担心死吗?你知不知道当我为你擦药时,看着你身上的淤青……还有你的脚……”曼夫人说不下去了,眼眶发红,“阿珠……”
 
曼珠赶忙抱了抱曼夫人,“母亲,别难过,别哭。”
 
曼夫人哽咽道,“那种情况下,小予他竟然……你若是出了事,我定饶不过他。”
 
曼珠闻言神色黯淡,“母亲……阿予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了?我不怪他不救我,那个时候他离我远,云姑娘又受了伤,是我我也救离我近的。可是母亲,我难过的是,那个时候阿予哥哥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我……我看着他那么温柔的为云姑娘查看伤处,对我却不闻不问。我就突然好难过。”
待君归目录_待君归慕予曼珠全文免费阅读
曼夫人叹口气,“阿珠,我和你父亲时常在想,是不是我们错了。要不是当初我们为你们早早订了娃娃亲,将你们绑在一起,会不会又是一种样子,阿珠……事到如今,我看不出小予是有多喜欢你,可是……在昨日那种情况下,我突然不放心把你交给他。阿珠,你要明白,他若真爱你入骨,昨日那种情况便不会发生。阿珠,放手吧。”
 
曼珠突然扑入曼夫人怀中,嚎啕大哭,“母亲,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我们要相信阿予哥哥,对不对。他是喜欢我的,他是喜欢我的。”
 
曼夫人闻言叹口气,正在此时,曼老爷突然冲了进来,似是忍无可忍,道,“阿珠……你可知这一个月慕予在干什么?你以为他很忙?忙到连看你的时间都没有?并不是,他天天跟宰相之女云雅在一起,谈天说地,相谈甚欢。你昨日差点死在马蹄下,浑身淤青,脚也肿得像馒头,而那云雅不过是旧伤复发,听说都不甚严重……可你的阿予哥哥在哪里?他对你不闻不问,却在云雅那里嘘寒问暖!阿珠,你……”曼老爷猛地住了口。
 
只见曼珠面色苍白,她看向曼夫人,像是求证一般,“母亲,父亲骗我的是不是?阿予哥哥他……”
 
曼夫人虽觉残忍,但还是道,“阿珠,我知道这对你很残忍,但是……你父亲他说的都是真的。再过几天你就要及笄,这门婚事,我们……作废好不好?”
 
曼珠闻言身体晃了晃,泪流满面,摇头道,“不可以……不可以的,母亲。”
 
曼夫人叹口气,“那……若是小予也同意了呢?”
 
曼珠猛地看向曼夫人,“他……同意了?”
 
曼夫人不忍看她,只是道,“阿珠,一切都会好的。”
 
曼珠闻言呆呆看着曼夫人,“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答应。”
 
曼夫人与曼老爷对视一眼,还是道,“阿珠……小予想要入仕,我们给不了他任何助力……”
 
曼珠垂眸,“所以……他……因为他的前途,要毁了这门亲事,他……要娶宰相之女云雅吗?”话落慢慢躺了下去,摆摆手,“我想静静。”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要担心我,我没事。”京城最近隐有传言,据说慕家与曼家的婚事作废了。慕家放弃了与慕予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搭上了宰相府这艘大船。当然这也只是听听而已,毕竟没有确切消息。直到传来曼家与慕家决裂的消息。众人哗然,说什么的都有,竟是热闹得很。
 
处于流言中心的曼珠倒是镇静得很。每日养养伤,过得颇为清闲。这本是正常的事情,但如今这种情况,倒是显得曼珠不那么正常了,因为她太平静了。除了那日醒来歇斯底里以外,其他的日子曼珠都很平静,仿佛从没有那些糟心的事情。曼家人担心她做出什么傻事,天天派人跟着她,曼珠也不在意,后来脚伤好了,又每日都给自己找事情做。其实怎么会不难过呢,只好让自己忙些,忙了就不会想那些事情。
 
这日曼珠甩开跟着她的人,到街上逛了逛。刚走过拐角,便看到了慕予,曼珠脸上的笑容淡了些,脚步顿了顿,还是若无其事的迎了上去。擦肩而过的瞬间,慕予拉住她的手,“阿珠,我们谈谈。”
 
曼珠轻轻甩开他的手,整了整袖口,声音淡漠,一副不欲与他多谈的样子,“男女授受不亲。再者,我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他们所在位置颇为显眼,不少人似有若无的看过来,慕予猛地拉住曼珠,“跟我来。”曼珠挣了挣,没挣开。妥协的跟着他走。
 
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曼珠甩开他的手,“说吧。”
 
慕予看着这样的曼珠,心里发苦,还是道,“阿珠,对不起,我……这样做有不得已的苦衷,但你要相信我,我喜欢你啊……”
 
曼珠猛地打断他,“喜欢我?你就是这样喜欢我的?我满身伤痕的时候你在哪里?我高烧不退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我痛苦的恨不得想要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说到这里语气微微哽咽,“你在哪里?我替你答,你在宰相府云雅身边嘘寒问暖,你……在和我父母商讨和我取消婚约。可我呢,我是有多傻,你一个月不来见我,我等,可你在和云雅谈天说地,相谈甚欢。你们的佳话传遍京城,我曼珠呢,我就像个笑话……可我多相信你,我为你在我受伤,高烧时不来看我找遍借口,我努力说服我自己,可我等来了什么,等到的只是取消婚事……”
 
曼珠猛地蹲下身子,捂住脸失声痛哭,“慕予,你讲点道理好不好?”竟是连阿予哥哥都不叫了,语气颤抖,“你这样我要如何相信你,相信你喜欢我……如果你的喜欢是这样的,那我……不要。”
 
慕予闻言脸色白了白,“阿珠……我……我不知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受伤了,我……”曼珠闻言笑了一声,慕予猛地住了口。
 
曼珠擦了擦眼泪抬头看着他,脸上说不清是嘲讽还是什么,“你不知道,你当然不知道,你眼里只有你的云雅啊,慕予……我真是瞎了眼会喜欢你。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你了。我祝你一辈子都错失所爱,我祝你日日活在痛苦中,夜夜活在煎熬里……我……再也不要……见你了。”说罢转身就走。
 
慕予闻言身子晃了晃,脸色更加白了,他看着曼珠的身影,微微伸手,好像要抓住那个红色身影,最后却徒劳的放下手,“阿珠,我真的……喜欢你……我跟云雅没什么的……阿珠……”
 
曼珠闻言脚步顿了顿,却还是没有回头。她想,阿予哥哥,我在相信你一次,就一次,这一次,你不要再让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