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曼珠慕予的小说叫《待君归》,它的作者是瑶雅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忍着疼痛爬起来,眼睛仍然死死盯着慕予的方向,他们之间隔着人流,却仿佛隔着银河。她看到慕予小心的将云雅扶到街边人少的地方坐着,她看到慕予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查看云雅的伤势,她看到……曼珠什么都看不到了,她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她心心念念、喜欢了将近十几年的人,在危险来临时救的不是她,他甚至都不过来问一问,曼珠缓缓转身,一步一步走的甚是艰难。一步一步,仿佛都是踩在她心上一般。她走到无人的地方,终于缓缓蹲下,抱住自己的膝盖,失声痛哭。
 
《待君归》精彩试读
曼珠看着远处开得正旺的魏紫,“才没有把阿予哥哥当女孩子哄……母亲总说阿予哥哥很忙,叫我不要打扰你……可我想见阿予哥哥,我想阿予哥哥陪我赏花,想阿予哥哥带我去玩,可母亲说,阿予哥哥以后是要干大事的人,叫我不要用这些琐事烦阿予哥哥……我就想,阿予哥哥那么喜欢魏紫,我就自己种,等它们开花了,就让阿予哥哥陪我来看……”顿了顿,曼珠转头看向慕予,“阿予哥哥以后都会陪我来看吗?”
 
慕予微微一笑,“会的,我以后陪着阿珠一起看。”
 
曼珠闻言高兴的点点头,“那阿予哥哥近来都在忙些什么?都不来看我了。”
 
慕予摇摇头,“我打算参加科举,入朝为官……不是什么大事,过了这阵就好了。”曼家与慕家均是经商,到了慕予这里,慕予不想经商,忽然想要考个功名,慕父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曼珠点点头,“那我还是不要阿予哥哥来找我了,该好好准备……”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一女子的惊呼,曼珠吓了一跳,拉着慕予朝着声源处靠近,只见一群小混混正围着一女子,那女子一袭白衣,看上去楚楚可怜,曼珠拉了拉慕予的袖子,“阿予哥哥,我们帮帮她吧。”
 
慕予点点头,将曼珠拉在一棵树后,叮嘱道,“好好躲在这里,不要出来。”曼珠乖乖点头。
 
慕家虽是经商,但慕予自幼习武,对付几个混混不在话下,当下二话不说,劈头盖脸揍了几人一顿,那群混混被打趴下,放话道,“你等着。”
待君归(瑶雅)完整版_慕予曼珠小说免费阅读
慕予不甚在意,走到那女子身旁,柔声道,“姑娘没事吧?”那女子眼含泪光,微微摇头。二人皆着白衣,在阳光照耀下,怕是有人经过,便要叹一声好一对璧人了。曼珠远远看着,微微皱眉。她当即跑向慕予,等走的近了,听见那女子温柔似水的声音,“多谢公子搭救。”
 
曼珠看着那女子看向慕予的眼神,心狠狠一跳,近乎慌乱的道,“阿予哥哥……”慕予听到她的声音,抬头看向曼珠,“阿珠来得正好,我看这位姑娘似是崴了脚,阿珠帮忙扶一扶。”说完又看向那女子,“姑娘为何一人在此?有人跟着吗?”
 
那女子微微点头,“我与母亲来此游玩,不小心走散了……她们应当一会就能找到我了。”
 
曼珠还是站在原地,看着二人轻声交谈的画面,竟觉得微微刺眼。慕予看着一动不动的曼珠,微微皱眉,“阿珠?”正欲说些什么,远处传来呼喊声。
 
那女子站起身,对着慕予施了一礼,“多谢公子搭救,小女子名叫云雅。”说罢看向慕予,“应当是我母亲寻过来了,敢问公子贵姓?他日定当上门道谢。”
 
慕予闻言道,“在下慕予,道谢倒是不必了。”慕予看了看传来喊声的地方,“只是你这脚……我看着崴的颇为严重……”
 
云雅微微一笑,“公子不必当心,我自己能行。告辞。”话落,朝着曼珠笑了一笑,一瘸一拐的走了。
 
曼珠看着她,隐隐有些恐慌感。慕予敲了敲曼珠的头,“走啦,发什么呆。”说完转身就走。
 
曼珠看着他的背影,小跑上前拉住慕予的袖子,“阿予哥哥会一直陪我的,对吗?”慕予不甚在意的嗯了一声。
 
曼珠闻言笑了笑,心里的恐慌散了些。
 
后来曼珠想,事情在这一天开始……出现了意外。一月后。
 
曼珠坐在池塘边,看着远处的荷花发呆。末了叹口气,“啊,已经有一月不曾见到阿予哥哥了。”话落,传来一声轻笑,曼珠转头看向来人,微微撇嘴,“母亲笑甚?莫不是又在取笑阿珠?”
 
曼夫人闻言又笑,走到曼珠身旁坐下,“阿珠近来倒是乖巧的很,我已一月不见你出门了。”
 
曼珠闻言又叹了口气,“阿予哥哥很忙啊……没有他,我哪都不想去。”
 
曼夫人道,“真是女大不中留。”看了看曼珠,又道,“阿珠多久没跟母亲一同出过门了,听闻近日城里很是热闹,今日同我出去走走?”曼珠闻言点点头。
 
母女俩都没乘坐马车,沿着街道慢慢走着,曼珠想了想,还是道,“母亲,你可知这里可有姓云的?”
 
曼夫人闻言一愣,“姓云?你说的可是宰相府?听闻宰相府有个女儿,知书达礼……虽说我们家不曾有人入仕,但阿珠你连这都不知?”想了想,又道,“你整天眼里都只有你的阿予哥哥,别人都入不了你的眼……”话未完,却见曼珠如失了魂般呆立原地,吓了一跳,赶忙道,“阿珠?阿珠?”
 
曼珠猛然回神,转头对曼夫人道,“母亲,我突然有点急事,怕不能继续陪你了……让丫鬟陪你继续逛逛。”话落转身走了。
 
曼夫人一脸茫然,“阿珠……唉,这孩子。”
 
曼珠远远的跟在慕予身后,揉了揉发红的眼眶,喃喃道,“要相信阿予哥哥啊,他虽然跟云雅一道,说不定是有事呢……”只见远处,慕予与云雅皆身着白衣,二人相谈甚欢,慕予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不知说了什么,云雅突然娇声笑了。二人之间仿若有层屏障,旁人都融入不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有马车失控了。无数人尖叫起来,推推搡搡,曼珠被人猛地一推,跌倒在地,正欲爬起,脚上传来一阵刺痛。曼珠看着朝着自己冲来的马车,出声喊到,“阿予哥哥……”慕予猛地转头,看到跌坐在地的曼珠,又看到离曼珠不远的马车,脸色一白,正欲冲过来,云雅忽地痛呼一声,“阿予……”原是崴了脚了,早些日子的脚伤未愈,方才不知被谁推了一把,旧伤复发了。慕予扶了她一把,就这一扶,错失了救人的时机。
 
曼珠看着这一幕,心底的恐慌终是无限放大,她看着远处慕予一脸紧张的扶住云雅,听到那声含了无限依赖的“阿予”,忍了很久的眼泪忽地掉了下来。她看着近在咫尺的马车,似乎听到了慕予的惊呼,“阿珠……”曼珠咬牙就地一滚,险险避开那马车,周围人看着那远去的马车,怨气颇大。周围满是咒骂的,庆辛的的声音,曼珠仿佛什么都听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