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北辰阿九的小说叫《醉时娇》,它的作者是晓尔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阿九性情寡淡,厌恶男人,从小到大唯一目标就是等着嫁给心上人,谁敢拦着她嫁人她就砍谁……可后来,心上人移情别恋,她要把他砍了吗?
 
《醉时娇》精彩试读
阿九这就有些生气了,脸色一沉。
 
她生气起来,可是连北辰都害怕的。
 
“小姐,您今天不能出去,老爷说了,怀安侯府派人来谈论亲事了,您得过去。”
 
就算害怕,她也得拦着,今天可关乎到小姐的终身大事呢。
 
阿九微微一愣,淡漠的眸子中划过一丝不明意味的惊喜。
 
“怀安侯?”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再重复一次。
 
“是啊,您忘了您自幼与怀安侯的小侯爷有婚约了?现在您到及笄之年,也该……嫁人了,小姐,医馆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吧,老爷要是知道您还要去,肯定会生气的。”
 
碧落准备苦口婆心的好好劝阻。
 
可谁知,她家小姐突然转身,放下了自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医药箱,坐在梳妆台前,拆了自己的长辫子。
 
“弄漂亮点儿。”
 
阿九淡漠的望着镜中的自己。
 
从未觉得容貌有什么好坏之分,可这会儿,她倒真的希望自己生的出色一些了。
 
碧落和另外两个丫头看到小姐这种反应,欣喜的同时默契的对视一眼,似乎是知道她们家小姐的心事了,原来她这么想嫁人啊。
 
桑正远桑老爷,也就是阿九的亲爹,还有继母刘氏,此刻正在前堂与侯府派来的媒婆商量阿九的婚事。
 
桑正远虽不是大官,但也是帝都府衙,家中三房小妾,五个儿子,四个女儿,阿九排行最末。
 
“桑老爷,老夫人的意思是小侯爷的丧期刚满,这婚事……不宜大办,邀请两家亲朋好友,和朝堂中要好的同僚即可,不知桑老爷您意下如何?”
 
媒婆看上去和和气气的,可却有种尖酸刻薄的感觉。
 
“嗯,老夫人说的有理,只是……这婚事乃太上皇亲自订下,不知当今圣上对这婚事,可有说法?”
 
桑老爷脸色微微一变,听到这话,显然是不大高兴的。
 
但却没多说什么,百善孝为先,拿老侯爷说事,他也无可奈何。
 
“自然,老夫人入宫见过太后与圣上了,这也是他们的意思。”
 
媒婆皮笑肉不笑,虽然说话依旧算和气,但却有种想揍人的冲动。
 
“既然如此,那就依照老夫人的意思,不知这婚期,定在何时?”
 
桑老爷虽不想女儿嫁的这么草率,但既然圣上和太后都是这个意思,那也无可奈何了。
 
“下月初八。”
 
“下月初八?”
 
桑老爷一惊,声音免不了大了些,恰好,被匆匆走来的阿九听到。
醉时娇免费阅读_北辰阿九全本小说
“是啊,老夫人也是想尽快让二人成亲,桑老爷您的意思是……”
 
“不行,我不准,距离婚期不到半个月,让别人怎么想阿九,而且我们阿九也来不及准备。”
 
桑老爷当即就给拒绝了,简直是欺人太甚,当是娶小妾吗?不仅不大办,还那么突然?让别人如何议论他女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才会嫁的这般匆忙。
 
虽然平日里他不喜阿九,可这关乎他面子问题,这可是太上皇亲自赐下的婚事,当然要风风光光的办,为他桑家争光。
 
“桑老爷,这……老夫人那边都选好日子再准备了,您看……”
 
媒婆一脸为难。
 
桑老爷这次铁青着脸,没有任何商量余地,就是不行。
 
看场面这般僵持着,旁边刘氏拉着桑老爷,小声说了两句,劝解他,要看到开一些,这毕竟是当今圣上和太后的意思,他们又怎能抗旨不尊呢?
 
大不了,就在嫁妆上多准备一些,让阿九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桑老爷黑着脸,不想妥协。
 
“那就下月初八吧。”
 
阿九在外面听着,生怕自己婚事被搅黄,其实这样快一点儿也挺好的。
 
依旧是一身青衣,这回变成了长裙,略施粉黛,长发挽成发髻,阿九落落大方的出现。可却太突然。
 
让屋子里的人都是一愣。
 
媒婆是第一次见到桑家的九小姐,干净清爽,倒是挺水灵的,只是也普通了些,心中不由得鄙夷,哪儿配得上小侯爷呢?
 
“阿九,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出去。”
 
桑老爷一听,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她表现的那么想嫁,会让别人看轻的。
 
“不是爹爹你让我来商量自己婚事的吗?”
 
阿九不解,反问。
 
在她眼中,看不到多少对于家人的亲近,这声爹爹,也叫的异常冷漠。
 
“阿九,你怎么跟你爹说话的,女孩子家,要矜持一点儿,你先出去,这儿有我和你爹。”
 
刘氏突然开口训斥。
 
当着外人的面,这不是在说阿九一点教养没有吗?
 
可她,却没那么在意。
 
教养又不能用来吃,她要了做什么呢?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便好了。
 
“我的婚事,原本是我娘做主,现在娘不在了,便是我,媒婆,回去告诉老夫人,下月初八我出嫁。”
 
阿九冷着脸,转身突然看着媒婆说到。
 
清冷淡漠的话,让媒婆微微一愣。
 
这要是别的女孩说出来,媒婆一定会笑话她,女孩子家成这样子,成何体统。
 
可这会儿,面对着阿九,媒婆竟是有种被吩咐被命令,无法反驳的感觉,她说一不二,让媒婆都忘了下月初八嫁人是对她的一种轻视。
 
然后,竟灰溜溜的走了。
 
桑老爷瞠目结舌,正准备训斥阿九一番,可她却连多留一会儿都不肯,行礼告退,走的那般干脆。
 
桑老爷被气的脸色铁青。
 
“孽种,孽种……”
 
他手指哆嗦着骂,刘氏在旁侧小声的宽慰着,可却掩饰不住心底的不屑和鄙视。
 
不好好做她的大小姐,跑去开医馆,小小年纪抛头露面,的确是一点儿教养没有,这样的女人,怎配为侯爷正妻呢?
 
怪只怪她命好,而自己的女儿……想到从小体弱重病的女儿,刘氏对阿九的嫉妒更浓烈了。
 
这么打扮一番,见到的却是喜婆,谈婚论嫁的事情,他居然没来,阿九有些失望,不过一想到,过不了多久就能和心心念念十年的心上人成亲,阿九还是很高兴的。
 
回屋提着自己的药箱,换了身简便的衣服,就去医馆了。
 
桑家祖父便是名医,只是因为祖父对太上皇有恩,所以后来的爷爷,父亲都在朝为官,家中少爷小姐都如其他官宦子弟一样,四书五经,琴棋书画,饱读诗书,只有阿九,自小就捧着祖父的医术研读,又幸运的碰上一位绝世高人,所以医术精湛。
 
在帝都开了家九九医馆,自力更生,从十二岁开始,就习惯了每天出诊看病,半夜回家的生活,与这桑家都形同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