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你》出自阿农之手,小说主要讲述的是杨重余光之间的故事,小说整体节奏合适,剧情丰满,人物突出,适合喜欢女频小说的人群,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这本好看的言情小说,可以阅读体验一番哟!杨重眯着眼睛想了想,一时没说话……凌晨2点钟,杨重才开着车回了家,回的是沛城东区的别墅。今天他爸打过电话给他,叫他回家住。平时忙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只有有事才会打电话叫他回家。一进门,发现屋子里开着灯,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睡衣却依旧能看出其人斯文儒雅的气质的中年男人。男人看见杨重回来了,沉着声音道:“这么才回来,干什么去了,整天就知道胡天酒地,不干正事。让你今天回来吃晚饭,你就这态度?”
 
《我爱的你》精彩试读
余光看着这两大袋零食,没拿。心里想:这几天总是拿东西给她,刚开始他送衣服包包鞋子给她,她见了直接冷脸走人。后来不知怎么地不送包包那些了,开始送零食给她,都是一些女生爱吃的小零嘴。她的脸才开始好看些,但东西也是不能收的。她这几天也仔细想了想,他这么一趟趟的过来,肯定是有目的。至于什么目的,她的好室友付美小美女说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
 
余光一想到这里,就有点心慌。
 
“你………你干什么总是来找我?”
 
杨重没成想她突然问这个,笑了:“余光,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
 
余光听了,脸瞬间一白。
 
“一个男人成天来找一个女人,你说,这是什么原因,”看着余光发白的脸,便又忍不住贴着余光耳边用性感的声音说:“当然是喜欢你了。”
我爱的你杨重余光全章节小说免费阅读
听到喜欢这两个字,心里七上八下的。她想,这种富家公子,即便说喜欢,也多不会认真,自己更融入不了他们的世界。这几天他天天来,可总提起请她出去吃饭,想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想什么呢,我说我喜欢那你,你好歹给个反应啊。”杨重看她出神,有点不满。
 
“我不喜欢你,所以不能接受你,包括你的东西。还有,你不要再来学校里找我了,影响不好。”余光柔柔的说,但脸上全是认真。
 
杨重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脸色也暗沉下来,道:“你他妈的能别那么……”面子里子都被这小女人踩的一文不值,本来就因为面对她才收敛的暴脾气此时也忍不住发了出来,粗暴的嗓音引来了路人的注视。而最后未说出口的那句不知好歹,也到底是忍住了。
 
余光面对气的脸上青筋似要爆出来的男孩,听着他的怒吼,心惊了一下,然后脸皮薄要面子的她看见周围同学的关注,心里也是又气又囧,还不能表现出来。
 
“你不要以为我现在喜欢你,就可以对我甩脸子了。”说完冷哼了一下,嘴里嘀咕着便上了车,绝尘而去。
 
余光愣愣的站在原地,看了看垃圾桶里的两个白色塑料袋,眼里的泪珠怎么擦也擦不掉。
 
回到寝室,付美正跟赵婷婷他们看电视剧聊帅哥呢,见到余光失了魂似的走进来,眼睛红红的,然后躺到床上。 便过来关心:“光光,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跟姐姐说,我替你报复。”
 
三人关心询问,余光只把头埋在枕头里,什么也不说。
 
过了一会儿,才听见一道弱弱地含杂着一丝哭腔的声音:“付美,我好难受啊。”晚上十点,正拉开大城市夜生活的序幕。一座独立位于商业中心街角的两层建筑,门面看起来比一般的酒吧小又普通,但是往里看,奢华中透着低调的装饰琳琅满目,如置身古代的皇宫。二楼其中一间的包厢里坐着三个衣冠楚楚的男孩。一个拿着酒杯端正地坐着目不斜视,一个仰躺在沙发上吊儿郎当地看着对面一杯接一杯把酒当水喝的人。
 
今天是陈晓帆约的他们,说是好久没见了,今天又刚好是周末。但是一进来,他就看见杨重点了好些酒,现在满桌的空瓶子几乎都是被他一个人干光的,而且沉静的可怕。这厮怎么了,上次见他还挺乐呵的,今天心情又不好了?
 
“阿重,你家老爷子又逼你去公司里了?”陈晓帆想了想道。
 
杨重听了莫名其妙,但还是平静的回;“没,干嘛这么问?”
 
不是这个原因,那就是——他偷偷看了看那边男人的表情,斟酌着开口:“难不成是那姑娘的事?没搞定?”他们都知道杨重这几天每天都去那女孩子学校里报道,本来以为这种事定是手到擒来,也没放心上。
 
然而话刚完,就听刚刚还没精打彩的人立马坐直神情严肃的叫道:“谁说我是因为她!”说完嗤了一声,然后头转向一边。
 
其他俩个人对于他这种此地无影三百两的做法表示扶额,这情商低的,怪不得追不到人。
 
“哥,什么情况,跟我们说说,我们还能给你出出主意呢,”说完拐了拐一旁的何升阳,“升阳,你说是吧。”
 
何升阳附议,点了点头。
 
“有完没完,说了不是因为她。”说完又想了想,到底郁结难消,又忍不住脱口道:“她以为她是谁啊,天上的仙女吗,碰也碰不得?老子是陪笑又陪吃,每次买给她的东西不要又得屁颠儿的拎回来。就这样还得被她嫌。你们说说,老子亏不亏。”
 
这下子他们可听明白了,敢情人姑娘压根看不上他啊。
 
陈晓帆想了想说:“哥,我觉得吧,人家姑娘不愿意跟你,有三种情况。第一,是人家欲擒故纵,吊你胃口呢,这样的话,这姑娘还真不简单;第二,就是人家是好人家的姑娘,想考察考察你再决定是否交往;这第三嘛,”看了眼那边竖起耳朵听的某人,干脆的说:“就是人家有相好的了。”
 
“不可能。”杨重听了激动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