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小说的名字是《我爱的你》,小说是虐心爱情类型小说,故事主要是围绕主角杨重余光两人展开的;余光——总会有人问起你:“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的回答是我一直相信,但,自从遇见了他,我又懂得了那一种情不知其所起一往而深的心境。 杨重——老子以前从不信这么邪乎的东西,一见钟情是什么狗屁,说穿了老子就是看上她那儿嫩生生的,白腻腻的,粉嘟嘟的小脸蛋儿和软乎乎的小身子了。额—不过时间一久,还真就不得不信这个邪了。
 
《我爱的你》精彩试读
约好在他们常聚的酒吧,常来的包厢,个个坐定等着那位爷。只见一位服务员开了门,领进来一个人,来人双手插着兜,穿一身月牙白衬衣,领口系到最顶上,下身一条黑色的九分西裤,搭一双深蓝色的运动鞋,顿时空中一股禁欲气息飘来。
 
“叫我来什么事”,一本正经的坐下开口问。除了他两个好朋友,还有林野也在,想着他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跟他们几个小屁孩闹了?
 
哥,最近过的可好,没啥糟心事吧?“
 
“就算有,你能帮我解决吗?”
 
“额,说出来分享一下,俗话说的话啊,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欲求不满,能解决吗?”
 
“咳,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呢,这在弟弟我这就不算个事儿,不过,哥,你怎么突然开窍了,我以为你至少需要再过十年才能体会到女人在男人生活中的重要性呢?”
 
“我只是不想像你一样,肾亏得早。”杨重不屑一顾。
 
想他们这帮人,都是沛城有头有脸的人家,平时什么都爱玩,也都玩得起。自己是从高一就开了荤,连道貌岸然的何升阳都有过两任女朋友,可杨重那家伙自己是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他楞是没见过他有过女人,更别说喜欢谁了。
 
这下子是有中意人了,还是躁动期到了,不过不该啊,按说早过了那年龄了。想了会儿,突然灵光一闪,“不会是那天车展见过的那位吧?
 
何升阳见他终于说到正题了,插嘴道:“阿重,我早看出来你喜欢那姑娘了,好啊,一见钟情。“说完还戏谑的瞟了他一眼。
 
杨重其实心里早明白了,而且也想明白了,男欢女爱很正常,谁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姑娘,然而,想起那天的拒绝,还是让他心难平,被拒绝的滋味很不好受,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奇耻大辱。
 
“自作多情,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哦,我浑身的毛孔都看见了。”何升阳一本正经回答。
 
杨重也不理他了,端起酒杯喝酒。
 
何升阳看他那副闷骚样儿,径自开口:“人我也是从林野那里打听到的,林野,你说。“
 
叫林野的男人,听了一会儿加上之前让他打听的事,也大致清楚了,就是在他车展上看上一姑娘儿了。
 
“我也是从一个朋友那里知道的,他跟那姑娘的室友认识,知道他们在一个学校。那天就是来找她那是室友的。”
完本小说我爱的你杨重余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说完还嫌不够,问了一嘴:“杨重,真喜欢啊?喜欢就追啊,挺好一姑娘。”
 
陈晓帆不解了,“哎,你怎么知道那姑娘挺好的,你见过啊?”
 
“我是没见过,听王奇说的,就是我那朋友,经常找那姑娘室友,见过两面,说是很本分很有才气的一女孩。”不过他没说的是他那朋友似乎对这姑娘挺感兴趣的。
 
杨重听了,痞痞一哼。
 
陈晓帆以为他还对那天被那女孩拒绝而耿耿于怀,“哥,别那么小气呀,女孩嘛,就是要矜持些的,要想成事,先要放下身段。这可是我多年实践总结出来的名言啊。而且,男人得大度。”
 
“就你话多。”
 
何升阳看他懒洋洋,不爱接茬的样子,便说:“好吧,既然你没这个心,今天就当我们白跑一趟了,散吧。“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往门口走,其他两人见这情势,不知作何,呆呆的也站了起来。
 
刚要开门,就听沙发上传来某人低低的声音:”哪个学校,地址给我。“眼神飘向别处,神色甚是别扭,要不是因为这里灯光昏暗,还能看到其红通通的耳朵。
 
站在门口的三人:......
 
憋着笑坐回去,实则已经内伤。装啊,怎么不接着装了!今天是个好日子,晴飘万里,空气凉爽而清新。这样的天气适合出游,适合运动,还适合堵人。
 
中午了,随着沛城大学的下课铃声响起,陆陆续续的学生也涌了出来。
 
此时文学院的教学大楼旁的人行道上证站着一位身形挺拔的男孩,一身浅灰色得运动服,手插在裤袋里,耷拉着脑袋,脚在路边随意的划着。不时还抬起头看看,这一副样子一看就是在等人。
 
余光上完最后一节古代文学史,想着今天是周三,楼道里肯定很挤,便坐在座位上等了一会儿。
 
过了15分钟后才出来,走出教学楼,打算去食堂。刚从一颗槐树下走出来,便见路对面走过来一个人,正向着自己,面上还擒着笑。
 
余光仔细一瞧,顿时又惊又吓,一面心里暗度:怎么又是他,一面又不停脚步。
 
杨重早在余光出现在视线范围里就看见了她,穿着一身米白色运动服,怎么看怎么好看。而且惊喜的发现跟自己好像在穿情侣装。
 
压下那股子害臊,镇定地朝她走去。
 
“喂,我看见你看见我了,干嘛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
 
“我跟你又不熟,需要打招呼?”余光边走边回。
 
“不熟?你是我的幸运女神,你忘了?”杨重看她走,也跟着走。
 
“你……我才不是!”余光听到这个,窘迫极了,站着瞪着他,但是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杨重看着面前的女孩,冰肌玉骨,唇红齿白的,即使生着气也依旧明艳不改。莺啼婉转般的娇嗔直听得他浑身舒畅,可还是不放过她,“我说你是你就是。”
 
余光简直被他的强盗样给气坏了,恶狠狠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他,想着:这种有钱的公子哥都这样,越理他越来劲。
 
杨重见她要走,拦着道:“你不问问我今天为什么来找你?”
 
余光不理。
 
杨重见她不理,便自顾说话:“我今天来是来还你书的。”
 
余光这才想起来,原来那天掉的书被他捡到了。
 
“拿来吧!”伸出手,余光道。
 
杨重看着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道:“书在我车上,想拿就跟我来。”
 
“那我不要了”
 
“行,那你把你电话号码给我,对了,还有你寝室楼的位置,上课的教室都告诉我。”
 
“神经病”余光就没见过这样霸道的人。
 
“说不说?”杨重看她像看神经病人的眼神看他,嘴角一撇“那我就全学校问去,虽然你不要了,但是我是一定要还你的,拾金不昧是传统美德嘛!你放心,我总会知道的。”
 
听着这番说辞,余光简直无语凝噎。一股闷气在胸口发不出来。从小到大,余光就是个乖孩子,尊敬师长,友爱同学,孝顺父母,生活波澜不惊,顺风顺水的,所以突然有人为难她,嘴巴就有点词穷。
 
看着女孩红涨着一张俏脸,轻蹙着眉头,眼睛却还是亮晶晶的,望着他妥协道:“走吧,”边走边回头问:“你车是停在学校门口是吧?”
 
杨重心里喜不自胜,嘴上却表现出不满:“你们这什么破学校,车子也不让开进来,还说是沛城最好的大学呢?”
 
两人走在学校的路上,杨重多了个心眼的与余光肩并肩的走在一起,让路过的学生忍不住侧目看过来,应该都在感叹:好一对养眼的情侣。 余光低着头走着倒是没发现,杨重是欣然接受这种侧目礼。
 
走到校门口,见有一辆银灰色车子停在那里。